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29 September , 2020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公安部9日向《环球时报》证实,近日,中国警方成功从泰国遣返回国100余名非法偷渡人员和组织偷渡团伙成员。据了解,今年以来,中国警方已从东南亚国家遣返回国多批非法偷渡人员及组织者。

经 查,非法偷渡人员主要来自新疆,他们在境外组织偷渡团伙的精心组织下非法出境,大多变卖家产、拖家带口,向偷渡团伙缴纳了高额的偷渡费用,动辄数千美元不 等。这些人中,既有涉嫌国内刑事犯罪的,也有在国内从事涉恐活动的,还有不少是被裹挟出境的。他们中间不少人计划通过东南亚国家辗转到达土耳其,再到叙利 亚、伊拉克参加恐怖组织和所谓的“圣战”。

据已被抓获的麦合木提·奥布力等多名组织偷 渡人员供述,“世维会”、“东伊运”等境外“疆独”恐怖组织千方百计利用暴恐音视频、网络社交软件等渠道方式,大肆在境内外宣扬宗教极端思想,煽动、蛊惑 他们非法出境参加“圣战”“殉教升天”。他们还供述,上述组织直接参与到组织偷渡活动中,安排接应人员,协调利用当地关系为偷渡活动提供便利。

非法偷渡活动也严重破坏东南亚国家正常的出入境秩序,给当地安全稳定带来极大威胁和隐患。相关国家执法部门依法对其进行打击,先后抓获多批非法偷渡人员,组织偷渡团伙头目和涉恐分子。根据联合国反恐公约和有关合作协议,中国警方与东南亚有关国家密切合作,依法将上述被抓人员遣返回国。

值 得注意的是,在查处非法偷渡活动过程中,中国警方和东南亚国家执法部门遇到来自一些国家的阻力和干扰。吾布力喀森·买提如孜等多名组织偷渡人员供述,个别 国家驻东南亚国家使领馆和有关机构,公然与“世维会”及组织偷渡团伙勾结串联,在明知这些人是中国新疆人的情况下,仍然为他们办理该国公民身份证明、发放 护照和旅行证件,甚至谎称偷渡维族人为本国公民而公然“营救”“接走”,为非法偷渡活动大开方便之门,肆意破坏当地法律和国际公约,更助长了非法偷渡活动 的嚣张气焰。

据了解,一些非法偷渡人员辗转到达土耳其后,并没有过上自己想要的“美好”生活,而是被带至硝烟弥漫的叙伊战场,从此走上一条不归路,最终成为“东伊运”等恐怖组织的“炮灰”!

据介绍,近年来,中国政府和警方严格依法对待被遣返回国的非法偷渡人员,经甄别核查有犯罪嫌疑的,依照法定程序公正进行处理;对其他人员,经教育转化后予以妥善安置,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已顺利回归社会,开始了新的生活。

公 安部有关负责人9日对《环球时报》表示,目前,中国警方已与许多国家建立了务实高效的警务合作机制,严厉打击涉恐犯罪和非法偷渡活动。此次中国警方从泰遣 返非法偷渡人员,是中泰两国警方依法开展警务合作的成功案例,有效震慑了此类犯罪活动。今后,中国警方还将继续与包括东南亚国家在内的有关国家加强该领域 务实合作,始终保持对“东伊运”等恐怖组织的严打高压态势,坚决打击各类非法偷渡活动,坚决维护国内和本地区的安全稳定。

中国涉恐分子出境路线

越 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疆“东突”等“三股势力”渐现与国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达伊沙”合流的苗头。这些中国籍涉恐分子是如何出境的?反恐专家介绍, 他们有两种途径:一是赴叙利亚和伊拉克直接加入“达伊沙”武装;二是到东南亚参加“达伊沙”在当地的分支。而由于新疆边防管控严密、有效,而中国南方边境地区 地理地形特殊,所以他们会选择广西或云南偷渡出境。

据报道,中国籍恐怖分子出境后,经 由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抵达土耳其,越过土叙边境最终进入“伊斯兰国”(IS)控制区。有媒体称,“达伊沙”的中国籍人员已达300多人。其中原因,不是因为马 来西亚和印尼的签证手续简单、通关容易,而是因为这两个国家内部的宗教保守甚至宗教极端群体内,潜藏着一个较为成熟的“圣战”招募和人员运送网络。

就 广西来说,东兴、凭祥是出现偷渡分子或涉恐分子频率较高的地方:东兴市在海陆两界与越南交界,东兴市区与越南北部经济最开放、政策最优惠的口岸经济特区芒 街仅北仑河一河之隔,这里也成为边境线上走私最为活跃的地区之一;凭祥亦是极端组织人员进入广西后实施偷渡的重点方向。凭祥地处中国南部,与越南谅山接 壤,素有“祖国南大门”之称,是中国通往越南及东南亚最大和最便捷的陆路通道。广西公安厅去年介绍称,2014年以来,广西破获的宗教极端人员案件约占全 国二分之一,其中,凭祥破获的案件占广西的三分之一。(腾讯新闻综合环球时报、中新网、观察者网站报道

Share

comments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