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29 September , 2020

(淮河环保行·新华视点)(1)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环保志愿者霍雅伦在位于河南沈丘县的谷河闸附近查看水质(5月17日摄)。谷河在这里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淮河环保行·新华视点)(2)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这是位于安徽涡阳县县城的一条河里漂浮的死鱼。这条河将汇入

(淮河环保行·新华视点)(3)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一名附近村子的孩子在安徽界首市田营镇魏窑涵水闸下看着八一沟上游流下来的污水(5月17日摄)。这条河沟将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淮河环保行)(1)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一名当地村民在安徽界首市的八一沟旁看着被污染的乳白色河水(5月17日摄)。这条河水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

(淮河环保行)(2)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在安徽界首市田营镇,一名当地村民在展示曹田沟的水样和矿泉水对比(5月17日摄)。曹田沟的水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

(淮河环保行)(3)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这是河南沈丘县蔡河边附近居民倾倒的垃圾(5月18日摄)。蔡河最终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淮河环保行)(4)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一名附近居民推车从河南沈丘县的蔡河边走过(5月18日摄)。蔡河最终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朱祥 摄

(淮河环保行)(5)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一名当地村民从安徽界首市田营镇的曹田沟旁走过,浮萍将河沟的这片水面完全覆盖(5月17日摄)。这条河沟将汇入淮河的 最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 徽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 入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淮河环保行)(6)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位于安徽界首市界陶路上的一座桥边的曹田沟,水面呈现红褐色(5月18日摄)。这条河沟将汇入淮河的 最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 徽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 入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淮河环保行)(7)别让淮河的“毛细血管”成为治污盲区

    位于河南沈丘县县城的一处门面房,其背后厕所的排水管直排入蔡河(5月18日摄)。蔡河最终汇入淮河最 大支流沙颍河。目前,淮河治污已经进入第20个年头,经过治理,淮河干流水质趋于好转,但流域支流及二级支流污染问题仍然突出。记者近日在位于河南、安徽 两省交界处的淮河中游地区采访时看到,这里众多的淮河支流、二级支流污染仍然严重,周边城镇、乡村的废水和垃圾大多未经处理就直接排入河沟,这些最终输入 淮河“大动脉”的“毛细血管”成为淮河治污盲区,严重危害淮河水质。新华社记者 陈晔华 摄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