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14 August , 2018

“1818黄金眼”微信公号5月19日消息,有一位小陈,说是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的营业员,要来说说水果批发的一些内幕,比如说,有腐烂水果流入市场,进入茶楼、酒店和冷饮店。

小陈:本来应该销毁的水果,低价推向了市场

小陈:“我们果品集团公司,将很多处理的水果,本来应该自行销毁的,这种处理水果推向市场,还强行要我们签字。”

 

小陈举了个例子,比如这张成交单,注明出售芦柑三百件, 件在这里就是箱的意思,每件十块钱,也就是说每箱十块钱,成交金额是三千块钱。这笔交易是5月16号上午八点半左右成交的,上面有手写一行字注明:处理,不可食用,还有一个签名,小陈说是他所在的营业五组宋组长的签名。

 

小陈:“腐烂发霉,每天都有三百箱,四百箱这种处理。天气热了之后嘛,按照低于市场价格,直接开票开出去,因为我们领导,要赚这个税点。(记者:烂的水果人家也不会买呀!)有人会买,特别是有些榨汁的,比如榨汁,还有冷饮店,还有一些茶楼会用到,还有些酒店,他们晚餐之后,有些西瓜,水果这种拼盘,会用到。”

 

批发市场石总:营业员必须签字

小陈说,他是批发市场的营业员,工作就是坐在磅秤前,给经营户的每一笔交易开成交单,每一笔交易,市场都要按比例抽成,每一张成交单上,都要营业员签字。小陈当场给市场不同层级的领导打了电话:

 

小陈:“市场处理水果签字,我觉得还是有点慌的,要么我们再沟通一下?”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石总:“另外有什么东西?你有什么新的意见?”

小陈:“就是现在单子上写上,不得食用,我们名字不要写。”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石总:“为什么?”

小陈:“因为这个涉及到法律问题。”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石总:“你不要跟我弄得,这个怕来怕去怕,你把单子写了,没签字,外面怎么知道?”

 

小陈担心的是,坏掉的水果流入市场后,成交单上有自己的签名会担责,市场石总的意思是,营业员必须签字。

批发市场副总:拿不定主意找组长

小陈又拨通了市场杜副总的手机:

 

小陈:“烂水果的处理问题,怎么处理?是不是还要我们签字?”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哪有烂水果要你签字出去了?”

小陈:“处理的水果呢?”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如果是你对这个水果,第一个:我认为我们要出去的水果,它是可食的,如果你不能确定它可食,就像它你认为是不行了,那么你如果没有办法处理的,那你可以叫组长,如果你认为可以的,签字,出门。”

市场这位杜副总的意思是,小陈拿不定主意,可以让组长来处理。

组长:有事他们会承担

 

那组长的意思呢?

小陈:“处理烂水果,我们签字还是欠妥,水果都烂了,我们签上去,还是会出事情。”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营业五组宋组长:“反正你就按流程做,如果有通知,他们会说的。”

小陈:“问题是现在出去的水果,我们还是写了我们的名字,还是照收不误。”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营业五组宋组长:“你签自己的名字再说,有事他们会承担的。”

“冒死”来爆料,小陈提供了部分视频证据

小陈:“问题是我签了这个字,我违反法律了,他把责任全部推给我们了,我现在就是冒死,来报料。”

 

小陈说他是冒死来报料,记者觉得情况有点复杂,带着小陈一起赶到了市场监管部门,小陈提供了部分视频证据。

杭州市余杭区农副物流中心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你的意思是,他们经营户这批腐烂的水果,相当于已经跟下家达成交易了,然后要卖,我知道你们是统一结算的,要到你这里开单,你的意思是:你不愿意开这张单子的?”

小陈:“对…”

经营户:坏掉的哈密瓜卖去KTV切片

小陈提供了部分手机拍摄的视频,其中一段是他坐在磅秤前,往电脑里输入单号时,跟市场经营户的对话:

 

小陈:“那个破瓜就是 KTV拿去榨汁的,是吧?”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经营户:“切片”

小陈:“切片吃?他说榨汁。价格呢?”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经营户:“一共要六十块钱。”

小陈:“几箱大概?”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经营户:“四箱。”

小陈说,这笔交易,四箱坏掉的哈密瓜,经营户卖了六十块钱。

商户:不便宜处理,难道扔掉吗?

还有一段视频,是小陈拍下了一笔交易,视频中,小陈随手拿起一个发霉的水果。

小陈:“发霉了,全部都发霉了,你这个东西卖给谁去?”

经营户:“我们拿回去自己吃。”

小陈:“放屁,你自己能吃这么多?”

经营户:“咦,这道门怎么不开的?他们吃都不要吃的。”

小陈:“单子我看一下好了。”

 

视频的最后,小陈拍了一张单子,也是一张交易单,也是那位宋组长的签名,但具体内容看不太清楚。还有一段视频,是小陈跟经营户的对话:

小陈:“这些水果都烂的,你看一下。”

经营户:“它就是头有点烂了。”

小陈:“里面都已经烂了,但问题是,如果我把这批水果,卖出去的话,我们单位要负责任的。”

经营户:“人家来,叫我便宜点,我不给他便宜处理,难道扔掉吗?你不管苹果,不管芒果什么的,人家软的都卖掉了,商场都要便宜处理。”

小陈:“对呀,我们市场以前没做好。”

经营户:“那也不是光我们一家。”

 

小陈:流向了茶楼,酒店和冷饮店

视频中的水果,有的发霉,有的烂掉,都是谁来买呢?买了做什么呢?

小陈:“流向了那些茶楼,酒店,还有冷饮。(记者:哪里的茶楼?)具体的名字,其实我们都不用说,因为我们都知道,杭州哪些茶楼,杭州哪些店。”

杭州市余杭区农副物流中心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我问一下,你现在具体了解到的,事先初步问一下,你知道市场哪些经营户流出去的?”

小陈:“有很多。”

杭州市余杭区农副物流中心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你说你是公司开票的?”

小陈:“对。”

杭州市余杭区农副物流中心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那你是怎么知道它这批水果是腐烂的?”

小陈:“因为它的价格,是低于市场价的,很便宜很便宜的价格。比如说五块钱一箱烂菠萝三百箱,四百箱就这样出去了。”

批发市场营业员:这种情况没有遇到,签字要签

 

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带着执法人员,赶到了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小陈已经手写了一份辞职报告,大概内容是因为良心上的问题,不想干了,要辞职。小陈还把这份辞职报告给一位同事看。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营业员:“我是好像没遇到过(记者:你良心没有那个?)呵呵呵,我是没有遇到过(记者:那有没有要求你们,一定要签字,处理那些腐烂水果。)这是要的,腐烂水果都要签字。(记者:那如果不签字呢?)不行的。”

批发市场副总:没办法把控,找组长

面对小陈提供的这些证据,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的负责人怎么看?市场监管部门又怎么看呢?

 

在市场办公楼的走廊里,小陈遇到了市场的杜副总,直接把自己写好的那张辞职报告交给了对方。

小陈:“不能昧着良心,继续做她的员工。我们公司不止这一个点,请你记住,我提建议,你们当儿戏。”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从他目前这个态度来讲,我个人的意见我会接受他的辞职,但是作为他说,他不能昧着良心来做这个,我有保留意见。”

小陈说,他已经做了好几年了,一直担心自己签字流入市场的腐烂水果,为此也不止一次向领导反映。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作为我们员工来讲,他前段时间跟我们说,说他这个字不签,我们说你有义务要去做,这件事。如果你对这个业务,你是觉得没有办法去把控的,那由我们的组长,他更一步地来鉴别。”

跟电话中一样,这位杜副总的表态仍然是,小陈拿不定主意,就找组长来处理。组长的态度,刚才我们电话中已经听过了,不妨再来复习一遍: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营业五组 宋组长:“你签自己的名字再说,有事他们会承担的…”

批发市场副总:已经尽到提醒义务,买卖无权干涉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我们市场对于这个腐烂水果,作为我们来讲,我们是不允许销售的。但是水果是按批发的,按整箱来的,里面它有一个残余的价值。”

 

杜副总强调的是,水果是按箱卖的,即使有部分是烂的,也是有残值的,杜副总还强调,批发市场只是一个交易平台,宗旨就是促成双方的交易。

杭州勾庄果品批发市场杜副总:“比如说你在卖水果的时候,有腐烂的情况,作为你,你觉得它有残余价值,那么我,我有这个需要,我说我要去喂鸟,那你能保证,我一定是去喂鸟吗?那么这个东西,作为我市场,我能保证吗?我在这个单子上面,题有不可食用。”

 

杜副总的意思是,经营户要卖,顾客要买,他们也无权干涉,但在成交单上注明不可食用,就已经尽到了提醒的义务。

监管所:要先调查,然后想办法

小陈:“公司只要交易就行了,她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喂鸟,喂人也好其实都是说辞,她只要把水果卖出去就行了,只要赚这个钱就行了。”

 

杭州市余杭区农副物流中心市场监管所王副所长:“我们想一个办法,怎么样避免流入市面,供人食用,这个我们要先调查,针对这个情况,我们要先调查。”

希望监管部门能调查清楚,让大家出去吃的也放心!!

(原题为《“烂水果”去哪了?果品批发市场营业员“冒死”爆料。本应销毁,却流向酒店餐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