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Friday, 22 June , 2018

专家:西方利用柬埔寨大选攻击中国
@zhongguoribao

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Norodom Sihamoni)正在中国访问,他的母亲也就是柬埔寨太后诺罗敦·莫尼列·西哈努克随同前往。柬埔寨国王一家每年春天访华以便国王进行健康检查,这已经成为传统。今年大家对柬埔寨国王访华行程尤为关注,因为在7月大选前,柬埔寨遭到西方的强硬压力。

对柬埔寨来说,大选得到国际承认极为重要。中国努力帮助柬埔寨组织选举。为了确保选举的透明、计票准确、选举委员会严格汇报,中国将提供最多30种必要设备,其中包括投票箱、投票间、电脑和其它装备。

与中国不同的是,西方竭尽所能,最大限度使柬埔寨大选难以举行。美国和欧盟停止为柬埔寨提供所承诺的援助,其中包括投票技术手段。欧美停止援助的借口是柬埔寨最高法院按照政府的要求,裁定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不得参加选举。日本仍遵守诺言,向柬埔寨提供了1万个投票箱作为人道主义援助物资。举行大选一共需要3万个投票箱。2月21日,日本驻柬埔寨大使堀之內秀久表示,新提供给柬埔寨的1万个投票箱是为了替换日本20年前援助给柬埔寨的那些投票箱。

柬埔寨需要中国方面的道义支持。国王获邀访华是道义支持的一个强烈标志。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1月11日正式访问柬埔寨也是中国巩固与柬埔寨关系政策的证明,当时双方签署了19项合作与提供援助和资金的协议。明显,中国在国家层面上支持柬埔寨有助于巩固洪森首相在选举前的地位。

洪森在过去32年间一直领导柬埔寨,今天成为西方攻击的靶子。西方指责洪森似乎在选举前镇压国内反对派。为了攻击和施压,使用了各种国际平台,其中包括计划在今年3月的“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期间在澳大利亚举行敌对性游行。2月21日,洪森在金边发表公众演讲时警告,倘若在“澳大利亚-东盟特别峰会”期间有挑衅情况出现,柬埔寨将冻结澳大利亚与东盟的任何联合声明。他还警告澳大利亚潜在抗议者,不要在游行期间焚烧他的照片或稻草人。许多柬埔寨红色高棉难民都生活在澳大利亚境内。

德国也向柬埔寨洪森政府施压。2月22日,德国停止为柬埔寨政府官员发放私人旅行签证,其中包括首相和家人、高级军官和最高法院法官。德国联邦外交部发言人苏珊妮·贝格-布卢姆(Susanne Beger-Blum)表示,在柬埔寨政府决定限制媒体、非政府组织和政治反对派的活动后,德国呼吁其它欧盟成员国采取类似措施。柬埔寨执政党人民党发言人速恩山(Sok Eysan)的反应具有典型性。他表示,自己不认为,这是什么大事。路透社援引他的话报道:“我们不会因去不成德国而死掉。”西方在发动反洪森运动后,事实上得到了什么?中国传媒大学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认为:

“首先,西方国家要输出他们的价值观念,这是最主要的目的。他们一贯支持柬埔寨的反对派,认为洪森政权是违背民主的,这是西方国家的价值观、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决定的。他们一直对洪森本人及人民党掌权的体制不满,认为洪森政权压制了反对派,没有实践西方所谓的真正的多党制。其次,他们是要给东南亚乃至世界做一个样子——如果一国实行多党制,进行竞争性选举就要按照西方的观念和标准进行。只有西方的标准才是正确的标准。此外,我们也不排除由于洪森和中国的关系,西方认为中国是洪森的支持者,借此对中国表达他们的情绪,但这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目的是支持柬埔寨的反对派,也就是柬国内的亲西方派,向东南亚国家提出他们的西方标准。并警示亚非国家,谁如果学习洪森,谁就要受到制裁,这实际上也是某种霸权主义。在此过程中,我们也不排除西方要借这个机会,对那些同中国友好的国家施压,间接地表达他们对中国的不满。”

西方的反洪森运动是对中柬战略伙伴关系的攻击。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东南亚、澳大利亚和大洋洲研究中心主任德米特里·莫夏科夫说:“从地缘政治方面来看,西方企图清除洪森,由此清除柬埔寨的亲华路线,让柬埔寨转向亲美路线,因为反对党柬埔寨救国党是绝对亲西方的。完全清楚,柬埔寨最近成为中国在东盟的主要盟国。实际上在所有东盟峰会上以及在其它论坛上,柬埔寨代表阐述的立场都与中国的立场一致。”

柬埔寨的局势在大选举行前白热化。观察员们不排除以下可能性:中国利用柬埔寨国王诺罗敦·西哈莫尼和太后诺罗敦·莫尼列·西哈努克访华的机会,努力帮助柬埔寨伙伴们寻找全民族共识,降低紧张度,缓和最尖锐的矛盾。西方想看到柬埔寨成为另一个“颜色革命”平台。与西方不同的是,对中国来说,重要的是确保选举把整个柬埔寨团结起来,而不是导致社会分裂。这对加强东盟一体化进程来说也是重要的。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