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Monday, 20 November , 2017
严庆谷生活照 本文图片均由 上海京剧院提供

作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京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上海京剧院的当家丑角,严庆谷在近两年又多了一个身份,当起了“制作人”。

2016年,他带领团队策划了“大圣来也——郑派悟空戏系列展演”,6场演出的平均上座率均超过95%,剧院里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盛况。从业多年,严庆谷在表演上获得殊荣无数,也深受观众喜爱。不过,传统戏曲久振不兴,这也令他担忧。

2017年初,严庆谷再次投入“小丑挑梁”——京剧丑角艺术展演。他说,京剧鼎盛时期,以丑角为主的剧目有三四十出之多,至今大部分都失传了。倍感惋惜的同时,他希望多挖掘整理一些经典老戏,为丑角演员搭建展示平台,改善行当边缘化,推动丑角艺术的长远发展。“这个时代需要智慧,需要创意,京剧也一样。”

修炼悟空戏三十年

“今年小丑挑梁的展演,是以小丑为主题的小戏和大戏,整体做一个展现。”9月28日,在上海京剧院的休息室,严庆谷与同事聊起新戏,神情自若。

今年初,上海剧协和上海戏曲艺术中心为严庆谷举办了“小丑挑大梁——严庆谷京剧表演艺术研讨会”,同时宣布2017“小丑挑梁”——京剧丑角艺术展演正式启动。这场展演跨度近一年,由大型武丑喜剧《佛手橘》和8个妙趣横生的折子戏以及两场“胡扯——严庆谷谐趣演唱会”组成。

“4月28日,展演的第一场戏拉开序幕,这出戏有将近半个多世纪没有上演。7月,我们又演了一场玩笑戏。”他说,得益于整体的营销计划,两场戏的上座率不错,都在九成以上。

而刚刚过去的2016年,对严庆谷来说,同样意义非凡。

《闹天宫》严庆谷饰孙悟空

这一年,他带领团队策划了“大圣来也——郑派悟空戏系列展演”,并且启用了制作人制度。元旦当日以《齐天大圣》开场,5月中旬《五百年后孙悟空》上演,9月《真假美猴王》重现唐僧西行之路上的“励志”故事,年尾以郑派悟空戏的代表折子《闹天宫》《借扇》《金刀阵》结束展演。6场演出的平均上座率均超过95%,每场票房收入达10万元。特别是元旦的首场演出,上海逸夫舞台甚至出现了加座的盛况。

2016年为期一年的“悟空戏”演出,严庆谷迎来了自己事业的高潮,这个猴年,他修炼郑派悟空戏已经整整三十年。“传统戏曲艺术的成长是相当难的,(演员)不会因为某部戏、某个角色就一夜成名,需要日积月累的功夫。”

悟空戏分南派和北派,北派猴王有杨小楼、郝振基、李万春等,而郑法祥、盖叫天、张翼鹏则是南派猴王的代表人物。郑派悟空戏自成风格,威武大气,无论身法、手法、步法乃至唱念、扮相都与众不同,是京剧南派武戏中极有特色的一支。而郑派的第三代弟子,如今活跃在京剧舞台上的,只有严庆谷一人。

“郑老是一个传奇的人物,也是京剧院的元老之一。其实郑老特别忌讳别人说‘猴’这个字,他强调孙悟空不是普通的猴,是齐天大圣,是斗战胜佛,所以他给孙悟空赋予了精神力量。郑老本身就会武功,身材伟岸,他在戏里也使用了武术的一些拳掌法,非常独特。”

练功是生活的一部分

严庆谷并非出生在艺术世家,与戏曲结缘,源于母亲对中国传统艺术的热爱。

《群英会》严庆谷饰蒋干

1981年,上海一所传统艺校招生,母亲建议他去报考,加之自身腰腿条件不错,11岁的他当即被录取。“家里的教育一直是这样,京剧是国粹,门槛比较高,我在学校对文艺也比较爱好,所以听母亲的话。其实,那会儿对京剧还没有多深的理解,只在电视里看过,觉着热闹。”

进了艺校,严庆谷起初被分在老生课堂,一个学期后,老师再根据嗓音条件与扮相,将他分到丑角组。入了丑行,他遇到了自己的启蒙老师——表演艺术家阎世喜。阎世喜出身于富连成科班世字科,其父亲为武旦大家阎岚秋。此后,他成为丑角表演艺术家张春华的入室弟子。

启蒙之时,老师便时常教导他,比起美丑,丑角需要追求喜剧的品格。“我们忌讳一个人扮相和谈吐脏,这是最忌讳的,老师经常提醒我们,一戳一站都要规范,要丑中见美。”

刚进学校半年不到,在一次练功中,严庆谷的手骨折了。“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挫折,当时是翻跳板,刚进去练习协调性,并不会太多技巧。大家轮流跳,有一位同学练过体操,能够腾空翻,我觉得很羡慕,自己也想找找腾空的感觉,结果转的力量不够,手撑地,当时就感觉手不对了。”此后,他静养了一个多月,因为打着石膏,手不能弯曲,每天他便将中药熏热,再使劲掰,“心理很着急,想快点好,跟同学一起练功。不能练功就看着,练习发声”。

《宋江题诗》剧照严庆谷饰酒保

传统戏曲演员,从来没有捷径,日复一日的练功占据了生活的全部。而学习丑角,还必须练习特有的“矮子功”,表演时蹲着走路要走得像正常人一样。为了练好这门技艺,严庆谷的膝盖曾经长达两年无法正常下蹲,至今膝盖仍留有旧伤,一块骨头突出。

“从小到大,可以说,伤痛是伴随我们成长。”严庆谷说,尽管如此,自己从未想过放弃,每次回家,家人对他学艺始终非常支持。“你是专业演员,练功就是你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每天都要吃饭睡觉一样。”

老戏曲需要新创意

“梨园界有一句话,无丑不成戏。然而,近些年,丑角行当却被边缘化得厉害。”说到这里,严庆谷眉头微蹙。市场刺激着传统戏曲团队,“艺校学生学习丑角的不多,似乎都不愿意选择陪衬的这个行当”。

多年来戏曲久振不兴,也令他和同行们反复思考。时代浮躁,年轻演员无法沉下心练功,文化政策以及演员自觉性,这些或许都是理由。但他认为,这个时代需要智慧,需要创意,京剧也一样。

《野猪林》严庆谷饰高衙内

“京剧院一年要完成的演出量,已经达到了饱和,但上座率和票房都不理想,经常中间位置的区域没有观众,演员需要和观众交流,可往往我们看不到人,长此以往,对演员的职业自信心打击会很大。”严庆谷说,近两年自己多了一个“制作人”的身份,除了管好台上的演出,台下的事儿他也一并管理。他想让大家找回行当的自信,他也是这样做的。

近两年的生活,除了练功排演之外,他将很大一部分精力花在推广宣传上。他和他的团队对京剧受众群体做了分析,去到一些企业和国际学校宣传新戏,并在上海图书馆、中华艺术宫的公益性文教场所举办讲座普及。他还在上海虹桥机场玩了一场京剧快闪,并拍摄了一部题为《王者归来》的主题微电影。办戏剧展览,开工作坊,请大家猜脸谱,猜人物,目的只有一个,让大家多了解京剧,争取到有消费力的京剧观众。

尽管在传统戏曲行业,制作人制度并不成熟,但他认为,不能再像以往一样按部就班,理念亟需更新。“我们每年投入的财力人力都很大,不同题材不同形式的戏尝试了很多,可效果很小,遵照剧团的一般做法,在剧院门口贴海报、网上发演出信息的方式进行宣传和推广,往往出票只有五成,完成一场演出剧院是倒贴钱的。”严庆谷直言,年轻人对京剧有误解,近距离接触戏曲很重要。而他所做的,就是多制造这样的机会,展示传统戏曲的美。“来几声叫好,和演员互动,这是只有进剧院听戏,才会有的感受。”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