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23 August , 2017

飞刀项目中,来自郑州的介颖涛投出了比赛中的第一个10环。 澎湃新闻记者 权义 江海啸 摄

古龙笔下的“小李飞刀”李寻欢曾让多少人如痴如醉,但在现实中,飞刀这门绝技依旧又只活在影视作品中。

近日举行的少林寺“无遮大会”上,掌上飞刀成为了七十二艺选拔赛的项目之一,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飞刀竞技比赛。

练习了3年的傅双岩是参赛者之一,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帆船教练和选手。为了参赛,他早早就放弃了“本职”的帆船赛事,选择来到少林。

“帆船比赛多,放弃了这个还有下一个。但飞刀这个我放弃了,就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时候。”作为一个中国传统武艺的爱好者,对于这次机会他格外珍视。

事实上,虽然在古代文献中时有记载,但由于传承的断档,近几年间,国内的飞刀爱好者几乎是“从无到有”地复活了这一项传统武术。

从搜集资料,到自己设计刀形,再到一点点地摸索发掘出古老的技艺……“哪怕我们断了传承了,也得想法挖掘出来,不然中国传统武术,就永远少掉了一项。”

傅双岩。澎湃新闻记者 蒲垚磊 摄

80后,谁没有个武侠梦

一身黑袍,加上茂盛的胡须,从外貌上看,傅双岩颇有武林人士的风采。

但实际上,他的工作却是在很多人眼中有些“新潮”的帆船运动,在和飞刀结缘之前,还有一段颇为曲折的经历。

“我的高中毕业证都是买的。因为家里穷,没钱上学,就去山里做了两年苦力。”黑龙江出生的傅双岩在少年时吃了不少苦。

但爱“折腾”的他,一路完成了“逆袭”。“后来自学了一些东西,开过影楼,开过网吧,又学了点网络,给人做网站。网站不好做了,又做了几年房产经纪,卖房子,赚了些钱。”

和弟弟合伙开房产经纪公司挣了一笔钱之后,傅双岩在弟弟的“带领”下接触了帆船,一步一步,从休闲帆船玩到了竞技帆船。

2014年,他下决心投入了职业帆船赛事,也是在同一年,他第一次摸到了此前一直很有兴趣的飞刀。

“作为一个80后,看武侠小说长大的,谁没有个武侠梦。”说到练起飞刀的原因,傅双岩的想法跟刚开始练帆船时一样,都是因为喜欢“玩”。

2016年下半年,他接了一份给老板开钓鱼船的清闲工作,趁机好好地练了一阵子飞刀。

这次“无遮大会”比赛中,他预赛拿到了第二名,不过决赛发挥不佳,最终获得的总共21名飞刀项目选手中的第六名。

飞刀赛场。

坚持练习的,不过百人

对于傅双岩来说,虽然没进入前三,但成绩已经足够让他满意。去年底购入两条帆船,开办帆船培训之后,没什么空闲的他已经差不多半年没有摸刀。

但在决定报名时,他却早早打定主意要放弃自己的“主业”——同期进行的一项中韩帆船拉力赛。之后这项帆船赛取消,倒让他少了点“心理负担”。

“飞刀帆船我也说不清更喜欢哪一个。帆船比赛多,放弃了这个还有下一个。但飞刀这个我放弃了,就不知道下一个是什么时候,或者还有没有了。所以必须要来。”

他说,自己对成绩并不太过在意,自己最看重的,其实是和那些“刀友”们见面的机会。

飞刀比赛。东方IC 图

目前在国内,飞刀可谓是相当小众。从三年前开始练习到现在,傅双岩从来都只是自己一个人练。和圈内爱好者的交流学习,一直都只能通过网络。

“一开始就是网上找前辈,通过他们的教学视频学习。在小区里练,被人投诉噪音太大,我就找了个荒废无人的小公园,做了一个靶子被人偷了,就买了块菜墩子在那儿练。”

本次比赛的冠军农俊宁和亚军农毅,以及进入决赛的谢文,都是来自广西,他们或是找河边空地,或是在朋友家院子,平时每个周末也都会聚在一起玩飞刀。一开始,也是费了不少功夫,才找到了彼此这些志同道合的朋友。

据傅双岩透露,在国内,目前接触过飞刀的人大概有两三万人,但玩得还可以的大约就两千人,真正留下来,一直在坚持练习的,不过百人左右。

选手在比赛中。东方IC 图

把“金钱镖”重新发掘出来了

“没玩过飞刀的人,很难用语言表述上靶时候的成就感。”说起几年练习飞刀下来的感受,傅双岩如此描述。

能够坚持练习飞刀的其他人,也对澎湃新闻记者表达过类似的感觉。而正是通过这些人的努力,飞刀才得以从曾经的“断代”中渐渐重见天日。

虽然在一些古代的小说等文字中有所出现,但其实到了现代,飞刀等中国传统暗器的技艺却基本失传。

等到有人想再开始练起这个项目时,他们才发现,很多东西只能“从零开始”。

2011年,农俊宁、农毅和谢文等人一同创办了中国飞刀联盟,刚开始,“联盟”里只有几十人,就连刀应该长什么样,大家也并不清楚。

他们去网上买过飞刀,但用起来却总感觉不是那么回事,所以在查阅各种资料的基础上,他们开始了自己“研制”飞刀。

“我们先是搜集一些资料,但资料毕竟还是有残缺。所以根据一些留下来的练习飞刀的手法描述,我们再去根据这些练法来猜测飞刀的外型。”谢文说。现在用得最多的“柳叶飞刀”,就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慢慢摸索,定型下来的。

而傅双岩则亲身经历了“金钱镖”的发掘和定型过程。

飞刀比赛。东方IC 图

一开始,大家猜测是铜钱的一边磨成刃,试过之后,才发现只要力度足够,不用有刃也能打进树里。

后来,为了增加稳定性,以及用旋转的力道来增加威力,投掷的手法又经过了几次改变,这才确立下了一个比较实用的方法,“到这里,才差不多算是把‘金钱镖’给重新发掘出来了。”

最近几年,在这些飞刀爱好者的自发研究下,飞刀的器械、技术,都有了不少的进步,入圈较晚的傅双岩说,自己可以说是站在了“前辈的肩膀上”。

“慢慢做起来,根据一些字里行间的记载去做这个事情,很不容易。”他感慨道。

外国都有传承,中国的东西不能丢

事实上,在傅双岩刚开始对飞刀感兴趣的时候,他也加了很多群,绝大多数人练的都是美国的“敢死队”(一种暗器的俗称),和日本的橄榄镏、手里剑等项目。当他看到有人在练中国的飞刀飞镖时,立马就被吸引了过去。

现在,中国传统飞刀的很多东西已经失传,不得不重新去发掘,这也让他颇为遗憾。

“比如日本的橄榄镏,技法就非常落后,但这是一个传承的证明,古老的技法就这样一直传承下来。”

“日本欧美都有这些暗器的正式比赛,就是为了传承,老的东西不能真的全丢了。哪怕我们断了传承了,也得想法挖掘出来,不然中国传统武术,就永远少掉了一项。”

现场验靶。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目前国内比较大的镖馆只有两家,但也很难靠这个赚钱。平时看热闹的多,但真的肯花功夫练的人少。

而在普通人眼里,这也不是什么“正业”。农俊宁和谢文就都表示,家里人对自己练飞刀颇有微词,“家人想的就是破坏力大,又容易惹事,而且这玩意不能挣钱。”

在傅双岩看来,中国体育圈还是比较“功利”的,一个东西没有比赛,就没人玩,飞刀也是一样,“人家都问练了能干什么……”

因此,像少林这次举办的比赛,傅双岩希望能够延续下去,“如果少林这个比赛办下来,一直有飞刀项目,一年只要保证有十几场比赛,就可以回去开镖馆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