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17 October , 2017

国内选秀歌手里,欧豪的从艺道路几乎无法复制。

参加2013年《快乐男声》前,他学音乐,出过单曲,执着于唱歌。比赛拿到了亚军,却一头扎进电影圈,以平均一年两部作品的速度演戏。《青禾男高》《秘果》《悟空传》《建军大业》……今年夏天一个月内甚至接连上映了4部他主演的电影,跑路演繁忙到在机场吐出来。

这得益于欧豪有一张“电影脸”。什么是“电影脸”?光线出品人孙永焕在后台与欧豪偶然擦肩而过后告诉《左耳》原著作者饶雪漫,欧豪亮瞎了她的眼。饶雪漫见过欧豪后得出了同样的结论,便和导演苏有朋商讨,定下片中需要荷尔蒙爆棚的角色张漾属于欧豪。

《左耳》剧照

在《左耳》片场,欧豪证明自己不仅有电影脸,还有可以全力工作的精力。苏有朋导演在现场提出的所有要求,欧豪都会说ok,然后努力去完成。

很快就让人意识到,这个选秀小歌手聪明,敢拼,自律,兜得住。必须承认,在普遍娇气、呆萌为主的年轻男演员里,这几点已经足够让他迅速脱颖而出。

《左耳》给欧豪打开了人生另一扇门。拿奖,圈粉,出名,片约不断,他正式成了一个演员。问他,以后是不是把重点完全放在演戏上了?他迷蒙地抬眼:“还不够明显?你说呢?”

见到欧豪本人,感觉到导演愿意青睐他的原因。气场在自信和自负之间,讲话有力,有点野性,还带有没消失的孩子气。

《建军大业》剧照

因此《建军大业》导演刘伟强在现场,从不规定欧豪应该怎么演,他忐忑地又骑马又射击,问导演怎么演好一个将军的青年时代,刘伟强只跟他说,放开演,情绪到哪儿就是哪儿,想象一场足球赛,你正在冲刺射门的那种兴奋。听到这种没方向的指导,欧豪更不敢松,在片场几乎没有坐下过,他说人一坐下,就容易谢,容易困,他不允许自己瘫下来,怕再站起来就没状态了。

这个方法很笨,对非科班出身的欧豪来讲,这是他想到的最好办法。工作时候他不能允许自己有失误、有懈怠、松下来。八块腹肌里少了两块,也会嘀咕一下,嗯,最近少了两块。

《建军大业》花絮中,练习骑马的欧豪。

通常有自负倾向的人,内里就是自尊心和好强。欧豪知道自己好强,他对一个月四部电影路演宣传的强度没有意见,问他不会累吗?何必这样要求自己全部到场。“年轻嘛,就想,能做为什么不做呢。就是睡觉太少了。”睡觉少几乎就是他跟团队抱怨的唯一一件事了。

他笑嘻嘻地说,好强是天生,因为自己是天秤座。虽说非要讲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有牵强附会感,但他的好强,还真是很难跟成长境遇脱离关系。

欧豪出生于福建一个小渔村,村里的人以打渔为业。五六岁前,家里境况良好,他像普通男孩子一样疯玩没烦恼。到了6岁时候,父亲突然生意失败,家中几乎一落千丈,还欠了一大本的账。

欧豪去给大姨剥虾处理蔬菜,末了大姨给他一点零花钱,他拿到手还要念叨,“对不起,我们家真的没钱,否则不会让大姨给。”

跟奶奶去市场里买螺丝,觉得好玩就伸手拿,被老板用竹签扎手,告诉他买不起就不要玩。奶奶只得安慰,“以后要做有出息的人。”几乎从有记忆开始,欧豪就生活在要有出息、要改变生活的一口气里。

他在少年时期就出去打工,送外卖做帮工,给自己挣够了能去上广州艺术学院的钱。

听上去励志的故事,但经历真实映在欧豪身上,就成了必须抓住每个机会的紧迫感和拼命劲。

新中产们热衷于讨论,寒门到底能不能出贵子?这种紧迫感倒也不是没有坏处。欧豪没有拒绝过太多摆在面前的选择,能够宣传自己,没睡觉也要上台,能够得到更多机会,连着十几个小时拍电视剧,必须得拍完,能在形象上跟别人区别开,就坚持健身,分析自己侧脸比正脸好看,多照镜子,拍照要完美。

健身中的欧豪

没有人可以事事面面都完美,全都接受下来真的好吗?他挺直了脊背,“挺好的,至少不是一件坏事。”

欧豪上过一次豆瓣的小节目,读别人对他的评论。别人都嘻嘻哈哈读,再假装愠怒轻怼回去,欧豪念着念着就脸色沉下来,尽管也有节目效果之嫌,但气氛确实尴尬起来。

他说自己很明白清醒,“我接受讲得对的讲得好的,那么不了解就随便说的,我干嘛要觉得好玩?有时候要自信一点,相信自己就行了。没道理的话我不在乎。”

性格上的执拗拼命和黑白分明对演员这个职业来讲,利弊难分。这是个需要改变自己,体验他人,保持柔软度的工作,好强和自信利于行走娱乐圈,挡下刀剑不留伤痕,却也难以打开每次都需要重新进入的角色灵魂大门。

在电影节活动后台第一次见到欧豪,他趁化好妆的间隙,穿上黑色套装,沉着极瘦的脸,飞快跟隔壁的王传君去外面露台透气。对身后叫他,想要跟上他的工作人员,头也没回。

喜欢拍侧脸的欧豪

【对话】

“拍《建军大业》,不敢掉以轻心”

澎湃新闻:在《建军大业》这样和许多其他演员合作的戏中,具体得到了什么样的收获?可以举例子说说吗?

欧豪:作为年轻演员,能参与这样一个片子,我觉得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对于年轻人,我们也是在拍摄过程中去了解历史、铭记历史,然后向我们的英雄致敬,学到什么都是跟大家在一起的。这个首先创作氛围很好,最重要的是,我觉得参与拍摄这个电影,做这样的一个事情是非常有意义的。

澎湃新闻:跟这些演员合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可以分享?

欧豪:这个角色毕竟是历史存在的真实人物,所以我们不敢掉以轻心。会非常非常严谨地做每一场戏。所以我们在现场,基本除非收工的时候,导演招呼大家一起聊一聊,更多的时候其实都在拍戏,就是沉浸在自己的角色里面走一走,或者练习骑马、射击什么的。

澎湃新闻: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战争年代,对于革命信仰也很难有概念,你是怎么让自己建立起那个感觉的?和导演做过沟通还是其他方法?

欧豪:历史很重要。其实我们虽然说没有很深刻的了解,但是以前读书的时候,比如对于南昌起义,这样一些事情都会有一些了解的,虽然可能没那么深刻,而爱国本身就是我们应该有的。

我演戏的方式就是“用心”,就是专注地投入。首先是你对整个剧本有一定的感觉,然后通过角色去诠释出自己的东西,然后再在电影中完成自己的任务。很多时候在现场,就是那样的环境下,你自然就会融入。你知道我们不能完全还原当年的战争场景,但我们希望把它做到最好,真实把观众带入进去。

澎湃新闻:那你觉得相比《建军大业》里的其他年轻演员,你有哪些优势或者说独特的地方?

欧豪:我说不出来我的优势在哪。

《悟空传》剧照

澎湃新闻:最喜欢《西游记》里哪个人物?为什么?

欧豪:孙悟空,他就是一个叛逆的代表,自由潇洒不被约束,我小时候比较像他。

澎湃新闻:《临时同居》是你第一次跟快男以外的娱乐圈接触吧?当时的感受是什么,从接剧本到演完。符合你曾经的想象吗?

欧豪:当时只是公司安排。我是怀着一个“见明星”的态度去尝试,我觉得挺好玩的。真正开始觉得拍戏有意思,是从《左耳》开始,毕竟对整个角色以及剧本身我是特别喜欢,以及拍这个戏也投入了感情。

这都是自己选择的,我对这个职业是喜欢的,所以你不会觉得这个工作会让你觉得不想去做。别人强迫的那种感觉其实并没有,所以这所有的工作也是你自己愿意接的嘛。可能以后生活比工作更重要,但现在可能就是工作。

《左耳》剧照

“我每次跟导演合作,不需要问,就是一种信任”

澎湃新闻:你最近接了很多戏,并且反响还不错,以后是想主要往演员方面发展,而不主要做歌手了?

欧豪:这还不够明显吗?现在大多数的工作,基本上都是演戏。我觉得做一件事情都会有始有终,把它做好,对自己有个交代。也不知道我两年三年或者五年过去了,是不是还喜欢这个,基本上现在是很喜欢,然后我就这样做好。出一些记得住角色的作品。

澎湃新闻:这么忙的状态你都不拒绝,能接就接是吗?所以你是个对要求自己的事都尽量满足的人?

欧豪:毕竟年轻嘛。

澎湃新闻:从快男结束后,开始演电影,给你带来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欧豪:就变得忙碌了,我也变成熟了。可能就是你会慢慢发现,想法会跟以前不一样了,也更成熟了,然后责任感也更重,不再是以前觉得自己就一个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澎湃新闻:最开始演戏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很难?

欧豪:挺难的,第一次演戏的感觉就好玩,就看到喜欢的演员,因为以前老在银幕里见到他们。然后就开始进入片场,感觉很专业。而且因为你没有负担,所以你也不会紧张。

现在其实还是会有难的时候,但我觉得这就是有意思的地方,就因为难挑战,那我自己的性格也是一定想做好,就会想办法把它克服。这个过程也是一种成长。

能说出来的具体的困难就是很累吧,睡觉时间太少。

《青禾男高》剧照

澎湃新闻:你演的角色,要么是热血少年,要么是成长中的厉害人物,你觉得导演们喜欢找你演这类角色的原因是什么?

欧豪: 可能因为我年轻嘛,哈哈,也可能导演看到了,许多时候我身上可能也可以赋予角色一些丰富的东西,也可以表现出就是观众想要看到的吧。

我每次跟导演合作,都没有问他为什么要找我,而且也不需要问。对,就是一种信任。

澎湃新闻:你真实的个性是这种热血少年吗?

欧豪:青春期的时候可能有,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像。因为现在我已经算是在一个比较稳定的工作状态中,虽然每天都在尝试不一样的新鲜事物,但整个大环境是稳定的。所以现在心态非常的稳定,希望有一些能留得下来让观众记住的角色。

澎湃新闻:你现在有想尝试什么新的角色类型吗?

欧豪:边缘一些的角色,比如反派、卧底之类的。我之前都还没尝试过,觉得好玩。

《秘果》海报

“喜欢男人戏,恋爱戏看得少”

澎湃新闻:相比其他演员,你不是科班出身的,你的演戏方式是什么?

欧豪:用心,去体验。我以后也不会专门针对表演去学习,可能不会专门去学习技巧,但可能会去多看一些优秀的电影,然后跟一些前辈去讨论,去学习取经,而不是单纯的学习表演技巧。我还是喜欢演戏过程中的这种体验。

澎湃新闻:现在你自己会推掉一些剧本吗?推掉的那些,都是哪种?

欧豪:我觉得不适合的就推掉,很难说是哪种,因为收到的会有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剧本。比如一些言情剧吧,平时本身就看得少。

澎湃新闻:你喜欢的音乐和影片有什么共同特征吗?

欧豪:对我来说节奏很重要。就算是比较文艺的电影也会有比较好的节奏。《教父》《被解救的姜戈》《闻香识女人》这种我比较喜欢看。还有《恋爱中的男人》。我比较喜欢看一些男人戏,恋爱戏看得少。

澎湃新闻:你介意别人用第一印象来看你吗?比如试镜片场,会有人说你是选秀歌手出身。

欧豪:我还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而且就算是别人有这钟固定的印象,其实对我来说也没什么,你不能去要求别人什么。

澎湃新闻:在不工作的时候,你的24小时都怎么度过?

欧豪:看看电影,打打游戏,然后跟朋友一起,就是这样。跟普通的年轻人都差不多,在休息的时候其实选择都差不多。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