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23 August , 2017

7月21日,有两部大片在北美同时首映。一部是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敦刻尔克》(Dunkirk),另一部是吕克·贝松的《星际特工:千星之城》(Valérian and the City of a Thousand Planets)。两位导演都声名在外,又同是牵肠挂肚多年后的圆梦之作,但获得的关注却是大相径庭。

《星际特工》海报

通过媒体的各种报道、诺兰和演员轮番接受的采访,以及影评人几乎一致的推崇,对于我们这些还要等上一个多月才能得见真容的中国观众来说,《敦刻尔克》是一部怎样的电影,值不值得去大银幕一探究竟,这些都已是一目了然。

相较之下,反倒是评论两极分化的《星际特工》的面目,正变得越来越扑朔迷离。吕克·贝松为何对这个拍摄计划如此执着?高达2.1亿美元的制作成本花在了哪里?影片成败的关键何在?如果票房失利的话,又会如何影响吕克·贝松的职业生涯?

在今年的五月和七月,澎湃新闻记者前后两次采访了吕克·贝松。从导演的夫子自道中,似乎可以找到以上问题的答案。

“千面贵族”珍珠人

花费七年,圆一个十岁的梦

在我所有采访过的电影人中,吕克·贝松是最不修边幅的一位。五月在他的欧罗巴片厂初见时,他上身穿着一件洗得泛白的Jack Daniel’s的黑色广告衫,外套一件史泰龙在《洛奇》系列里经常穿的黑色带帽拉链衫,袖口边都已经磨毛了;下身是一条黑色的牛仔裤,看上去也没有比上身的T恤新多少;脚上的那双工装鞋也带着经年累月的尘垢。在欧罗巴上班的所有员工,看上去都要比这位老板穿得讲究。

到了七月的上海,他照例是这身行头,只不过内搭换成了印有《星际特工》漫画版海报的T恤。据说在当天上午的中国网商大会上,他刚刚给马云、雷军这些国内互联网产业的大佬,做了一堂关于原创力的讲座,晚上就将风尘仆仆地飞回法国。

“千星之城”阿尔法上每种外星生物都有具体分工

虽然衣着随性,吕克·贝松却并非不拘小节。前后两次采访中,记者都被告知,不能拿出手机来拍照,因为他非常反感这样的行为。要拍他可以,请使用他所认可的专业摄像器材。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要求,却不难看出他不为潮流左右,坚持自我的行事风格。对于不想拍的电影和想拍的电影,他也同样保有一份近乎偏执的执着:比如许多影迷翘首以盼的《这个杀手不太冷》的续集和《第五元素》的续集,又比如这部耗费七年时间才完成的《星际特工》。

《星际特工》的成因,要追溯到二十多年前,吕克·贝松筹备《第五元素》时期。当初他请法国著名漫画家让-克洛德·梅齐埃设计电影里未来纽约和天堂之城的场景。吕克·贝松告诉梅齐埃,之所以找他帮忙,是因为自己从小痴迷他画的《星际特工》系列漫画。梅齐埃反问他:“既然喜欢,为什么不把《星际特工》改编成电影,而要去拍《第五元素》?”

“珍珠人”饰演者萨沙·露丝、艾梅琳·瓦拉德、波林·瓦罗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吕克·贝松萌生出将《星际特工》搬上银幕的想法。不难想见,其中很大部分原因是情怀使然:“我十岁的时候,电视台只有两个频道,没有互联网,没有手机,也没有电玩,最近的电影院离我家有12公里。总之,和现在的世界天差地别。只有回到这种背景下,你才能理解这部漫画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它刊登在每周都会发行的漫画杂志上,每周只有两页,看完之后要足足等上七天才能知道接下来故事如何发展。它甚至影响了我小时候学习新事物的方式。每期杂志到来,我都会小心翼翼地打开,仔仔细细看遍各种细微之处。那种等待,是煎熬,但也给了你做梦的时间。”

《星际特工》的画面色彩丰富,吕克·贝松说,他心中的未来并不黑暗

“说到《星际特工》的故事,一男一女在宇宙中,彼此有些好感。这是一个非常现代的故事,对于当时生活在巴黎郊外小镇的我来说,是一剂逃离现实的灵丹妙药,瞬间就能让你忘了身边的种种,当时这可算是我唯一能逃离现实的途径,所以我才会铭记于心。”

然而,拍摄《第五元素》时遇到的种种技术壁垒,让他望而却步。《星际特工》的故事并不复杂,就是一对欢喜冤家在28世纪的宇宙中,辗转各个星球间,完成一个个棘手的任务。但是,里面弘大的宇宙场景、繁多的星球和空间站,以及数不胜数的外星人和怪兽,在当时难以完成影像化。直到2009年《阿凡达》的上映,才让吕克·贝松看到了希望,更为幸运的是,在此之前,他已经得到了《星际特工》的改编版权。

《星际特工》中的外星人有100多个,戏份较多的也有20个

“我是在十年之前才拿到版权的。在我之前,有一家好莱坞大公司很早就买了,但他们没有任何作为。于是,我想我不能表现得好像很想拍的样子,就那么按兵不动地等了好多年。但在拿下版权的前三年里,我们也像之前那家美国公司一样,什么都没干。因为当时的技术还不成熟,我们只能做一些先期规划。七年之前,我决定‘让我们试试吧’——注意我说的是‘试’而不是‘做’。四年之前,我才确认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1.3亿美元的特效,不只为视觉震撼

《星际特工》的漫画连续出版了三十多年。技术的日新月异,让吕克·贝松可以自由选择他想要改编的故事。于是,主人公Valerian和Laureline在“千星之城”阿尔法上的一次终极任务,便成了他的首选。

《星际特工》中的宇宙飞船

《星际特工》的制作成本高达2.1亿美元,去掉政策优惠的退税,也有1.71亿美元。这个数字别说是独立电影,就算放在好莱坞的六大公司,也是绝对的大制作。之所以投资如此高昂,在于这部电影需要庞大的特效支撑,单是砸在这上面的金额就达到了1.3亿美元。

《星际特工》全片有2700个特效镜头,由全球最顶尖的三家公司——维塔数码(《阿凡达》、《指环王》系列)、工业光魔(《星球大战》系列)和Rodeo FX(《权力的游戏》)联手打造。这是三家公司第一次同时投身一个项目,参与的总人数接近1000人。

《星际特工》中飞船坠毁

关于一口气找来这三家公司合作,吕克·贝松解释说:“因为全世界目前没有哪家特效公司,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完成《星际特工》的全部特效工作,不论是工业光魔还是维塔数码都做不到。所以,我们把某些相似的镜头打包在一起,发给我们认为较为擅长这类型特效的公司。比如开篇的大片沙漠的场景就由工业光魔来做,之后的阿尔法城是维塔数码做的,而太空船、太空站、车辆之类具体的东西都是Rodeo FX做的。”

除了奇异炫目的场景之外,影片中还出现了100多个形态各异的外星人。吕克·贝松又精挑细选了其中的20个作为出镜率较高的角色:“我选择的标准有两个:一是要让我吃惊;二是要让我能相信它确实存在于宇宙中某个地方,不够真实的我不要。第一版预告片里,红蓝色的很高大的外星人Kortan Dahuk,我就很喜欢,它很符合这两个标准。”

然而,吕克·贝松投入大量经费与时间构筑的魁丽宇宙,却并不仅仅为了视觉上的震撼效果。“阿尔法是个空间站,来自各个星球的人聚居在那里。有白人、黑人、黄种人,有穆斯林和基督徒,此外还要再加上8000种外星人。当下,我们这些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生活在地球上已经很难了。想象一下,28世纪还要再加上8000种外星人,该怎么活呢?(笑)那可是一项很大的挑战,这篇漫画的背景设定就是我选择改编它的原因。”

戴恩·德哈恩之前主演过《杀死汝爱》、《救命解药》等独立电影,《星际特工》是他主演的首部商业大片

电影之外,吕克可以走上街头,为反对极右翼候选人勒庞而奔走疾呼,但更多的变化让他无能为力。在7月上海的采访中,他对在场的中国媒体记者说:“还记得《超体》的第一句话吗?‘生命诞生于十亿年前。’我们需要不时停下来思考一下该如何看待生命。比如今天早晨,我打开手机看到一条消息:2017是历史上灭绝动物和植物最多的一年。我们每天都在杀死数以千计的物种,它们就这么消失了。地球只有一个,人类现在并没有所谓的B计划,这是我们唯一的家园。顺便说一句,我很赞赏中国政府对于巴黎协定的支持。可是,美国总统特朗普却要退出协定,这是美国建国两百多年中最愚蠢的决定,完全是开历史的倒车。”

于是,他在《星际特工》中构建了类似乌托邦的“千星之城”阿尔法。它庞大、徇烂,更重要的是,能容纳各类物种共生共荣。

尽管现状不尽如人意,但吕克·贝松对于未来却并不悲观,从《星际特工》突破赛博朋克的科幻电影风潮,代之以色彩丰富的画面就可见一斑。他说这是他刻意为之:“历史已经被写好,无法改变,但未来还是一张白纸,有什么理由非要那么黑暗呢?我知道现在很多好莱坞的科幻片要么雨下个不停,要么主人公苦大仇深,但我觉得未来应该是充满欢乐的,从《第五元素》中,大家应该就能看到我对未来的态度。如果我认为未来是一个暗黑世界,那不如现在就自杀算了。”

卡拉·迪瓦伊走下T台后,曾出演过《纸镇》、《自杀小队》等影片,《星际特工》也是她首次在商业大片中挑大梁

虽然不吝在制作上一掷千金,但吕克·贝松其实也是自有他的打算。《星际特工》并没有使用3D摄影机拍摄,而是采用2D转制。一来是因为“设备太重不灵活,我更看重的是机器的灵活,想用吊臂就用吊臂,想手提就手提,目前3D机器的适应性还不够强”。另一方面就是因为“现在技术已经非常成熟,尤其是我们找到的这家中国公司,拥有最顶尖的3D转制技术,这样能省下大约500万美元,没必要乱花冤枉钱”。

选角色,就和谈恋爱一样

有打磨多年的剧本,有最具知名度的特效公司保驾护航,如果说《星际特工》有什么一望而知的软肋,两位主演怕是绕不开的话题。不论是饰演Valerine的戴恩·德哈恩(Dane DeHaan)还是饰演Laureline的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此前都没有主演商业大片的经验。不过,两人也并非默默无闻。被中国影迷昵称为“戴涵涵”的德哈恩曾主演《杀死汝爱》、《救命解药》等独立电影。“卡抽”迪瓦伊在走下T台后,也参与过《自杀小队》、《纸镇》等各种类型的影片;凭借古灵精怪以及坦承敢言的个性,更是在Instagram上坐拥超过4000万粉丝。

蕾哈娜在片中饰演歌手Bubble,但也有动作戏份

《星际特工》的漫画之所以能长销不衰,两位主人公的化学反应功不可没。同样,娃娃脸的德哈恩和气质独特的迪瓦伊,能否在银幕上还原漫画中这对欢喜冤家各种插科打诨以及让人欲罢不能的相爱相杀,是决定影片上限的关键。

谈到两位主演的选择,吕克·贝松的回答非常感性:“这就和谈恋爱一样,喜欢一个人,但很难说清为什么爱他(她)。有时候是因为那人身上多种品质的结合,有时候是因为他唯你马首是瞻,还有时候是因为他始终和你对着干。所以,真的很难说清为什么就选了他们两人。”

吴亦凡饰演纳泽

“在我小的时候,Laureline这角色对我来说,就是两个字:摩登。她掌管一切,能驾驶宇宙飞船,和男友的相处也很独立;她还是一个好战的姑娘,个性很强。这样的人物在那个年代并不常见,从时间上来看,遥遥领先于尼基塔、神奇女侠这种女性主义的角色。这么一个个性强硬同时也保持着女性柔情一面的人物,让我这个小男孩大开眼界。”

“男主人公Valerine也不错,人长得很帅,而且他自己很清楚这一点,甚至在这方面有些自负。与此同时,如果你能看到他的内心世界,会发现他的情感其实很细腻,在外表之下,还有更真实的一面,这就是我喜欢他的地方。而且这个男主角没有任何超能力,他就跟你我一样,只是肉身凡胎,但他做的一些事情很有英雄气概。”

影片的男女主角是一对平时爱互相抬杠但关键时刻总能互相扶持的欢喜冤家

相比两位主演,《星际特工》里的几位配角更声名显赫。据吕克·贝松透露,蕾哈娜饰演的歌手Bubble并不是打酱油的角色,有20-25分钟的戏份,但“她在电影里负责的可不是唱歌,而是真的有动作戏”。

至于同样是歌手出道的吴亦凡,吕克·贝松对他的表现非常满意,为此“我还给他加了戏”。“他很有教养,也很有礼貌,总是专注地聆听以便弄清楚导演想要什么。”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电影里国防大臣的角色由爵士大师赫比·汉考克(Herbie Hancock)出演。“他是当之无愧的天才,曾经和迈尔斯·戴维斯等最伟大的爵士音乐家合作。但是,跟前两位一样,我也把他当作演员而非音乐家在用。”

相比票房,更希望观众能看出与众不同

或许是因为“史上最贵独立电影”的名号,相比《星际特工》本身如何,外界更关心它的能否回本。然而,吕克·贝松本人对于票房却表现得并不在意。他在接受《福布斯》采访是透露,影片制作成本的94%是通过预售发行权的方式获得的,因此他的欧罗巴公司背负的风险非常有限。

吕克·贝松对于票房并没有很大的野心,他更希望观众看到这部电影的与众不同之处

欧美的媒体乐于帮他把账算得清清楚楚,而中国的媒体总是在追问吴亦凡,对于后者他似乎更为不解。“我已经三番五次被中国媒体问到,‘你选他是出于商业考量吗?’潜台词就是‘我们可不相信中国演员足够优秀,能凭实力加盟外国电影。’真有这样的想法的话,那你们可要小心了。你们应该相信自己国家的演员,别总是自以为这里面有什么猫腻。我们选择他们,只是因为他们确实不错。”

“要知道《星际特工》的时空背景是28世纪的宇宙,环境本身就要求物种和人种的多样性,因此演员来自各个国家,法国、美国、英国、新西兰、中国等等。这就要求演员必须具有开放的思维,乐于跟其他国家的同行合作。我了解到吴亦凡是在韩国的一个男孩组合里出道,他在韩国念书、学习如何跳舞唱歌,于是我说,‘嗯,这正是合适的人选。’”

萌萌的外星人

他希望观众能够认可这部电影,但不是因为它所费不赀,而是出于独立电影人的骄傲。“像《星际特工》这样制作规模的电影却不是由好莱坞来投资,这是很少见的。我想要证明,我们这样的独立电影也能成事。我希望观众能这么想,‘我们不仅想看到好莱坞的大制作,也想要电影院上映的片子能有多样性。’不然的话,我们只会有《蜘蛛侠12》、《钢铁侠24》,而我只需要负责拍《这个杀手不太冷15》、《尼基塔12》或者《第五元素12》——应该叫《第12元素》才对——就行了。”

“拍电影的过程太艰辛了,如果光是为了名为了利,我是不会去拍的,不值得。而且如果银幕上充斥着一模一样的超级英雄或者黑暗的故事,观众看多了也会觉得无聊。我拍这部电影是要让观众重新获得乐趣,让他们感觉科幻片也可以很有趣。就像是《死侍》,我很喜欢,不中规中矩,有意思。我宁可这部电影有瑕疵,那没问题,关键是要有特点,而且我相信有我这样想法的观众也不少,肯定有人渴望看到不同的东西。”

主创出席洛杉矶首映礼

“有些电影的出现,彻底改变了科幻片的面貌,像《星球大战》、《2001太空漫游》、《阿凡达》。我不确定《星际特工》能不能也做到这一点,但我乐意在这个方向上贡献我的一份力量。要是有人看过之后评论说,这电影和以往我们所见过的任何电影都不一样,那就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然而,媒体不会放过他。在接受Deadline采访时,吕克·贝松还是被要求给出对于《星际特工》的具体票房预期,他的回答是:只要能跟《超体》差不多就行了。而《超体》的全球票房最终定格在4.62亿美元,如此看来,吕克·贝松并没有指望这部让他劳心劳力的新作能赚什么钱。

总是一起出现的三胞胎外星人

被问到如果票房失利会有什么后果,这位58岁的导演举重若轻地回答:“大不了就不再拍大制作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