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Friday, 18 August , 2017

2015年,大鹏自导自演的电影《煎饼侠》票房一路高歌猛进,最终突破十亿大关,处女作即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绩,大鹏作为电影圈的新人,起点实在是有点高。

这个起点和大鹏的努力有关,也和那一年中国电影整体一片利好的大环境有关。

当被问及“有这样一个高起点在前,之后继续从事电影事业是否会有压力”时,大鹏自信地表示:“我一点压力也没有,因为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很好。”

7月21日,由大鹏、范伟、张天爱、邬君梅、乔杉、任达华共同主演的喜剧电影《父子雄兵》在全国上映。这一次,大鹏还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监制。

从《煎饼侠》里的本色出演,到《我不是潘金莲》里王公道的油滑世故,大鹏作为演员早已不是那个仅仅只会直白咯吱你笑的“X丝男士”。

今年下半年就有三部由他主演的电影上映——《父子雄兵》《缝纫机乐队》和《奇门遁甲》。

眼下上映的这部《父子雄兵》主要讲述了怀揣梦想的范小兵(大鹏饰)连累老爹范英雄(范伟饰)一起被卷入债务纠纷,父子二人在一系列啼笑皆非的生死考验中消除多年来的隔阂,最终联手打败“BOSS”的故事。

这部喜剧用欢声笑语包裹温暖的父子之情,让观众在大笑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内心的情感触动,开始重新审视当下的生活,特别是父子关系。大鹏说自己看到剧本,很直接地想到了上世纪陈强、陈佩斯父子演绎的经典父子喜剧《二子开店》,那之后父子题材在中国电影市场上已经缺席良久。

作为演员,大鹏一如既往地拼命,和乔杉拍摄的一场水泥戏堪称“从影以来最大挑战”,一整天全身泡在水泥、化肥和涂料的混合物里。大鹏苦笑道:“身上灼烧的伤疤要留一辈子了。”

泥人乔杉和大鹏

大鹏在圈里人缘极好,这一点已经不是新闻。这次做“监制”,也算是他的一次“仗义”出手。出品方最初把剧本交给大鹏,是希望他能来做导演,但当时大鹏正在进行《缝纫机乐队》的创作,也坚持“只导演自己写的本子”,因而谢绝了邀请。但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好剧本,想要尽自己最大努力参与其中,于是选择了担任监制,与片方一起组建整个拍摄队伍。

过去电影行业里,“监制”总是由相当资深而富有经验的电影人担当,而只有过一部导演作品的大鹏自己都尚算是一个电影界新人。面对这样的质疑,大鹏说自己并没有把它当作一个职务来看待,“在接到《父子雄兵》这个项目的时候,不管在什么岗位,我都愿意把它制作成一部好的作品,监制只是片方加予你的职位罢了。”而比起许多挂名监制,大鹏也自认工作对得起片方的信任。

【对话】

澎湃新闻:这是你第一次监制电影,具体的工作包括哪些呢?

大鹏:我可以按时间顺序来跟你讲一下这件事是怎么来的。大概在去年三月份的时候,万达,也就是这部电影的出品方,把《父子雄兵》的剧本给到了我,他们最早是想找我当导演,来拍摄这样一部喜剧。

但我自己是有原则的,我不会去拍不是我自己写的电影。因为我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我只能拍我自己写的电影,在创作的过程中我知道自己要怎么去实现它。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这是别人写好的电影,拿给你拍,有点占人便宜的感觉,我会觉得我应该更深度地参与到那个创作过程中去。所以当他捧着热腾腾的做好的饭到你嘴边的时候,我觉得就这么吃太坐享其成了。

我反馈给他们的意见是,第一,我没办法做这部戏的导演,因为我那时候已经在创作《缝纫机乐队》了,我认定自己导演的第二部作品叫《缝纫机乐队》;第二,这剧本写得很好,我很喜欢,所以我也不想看到他们再去找别人,担心这样的话这部剧可能就不能呈现最好的效果。

我倒不是说自己的业务能力有多强,但是我看到时下很多电影没有态度,没有那么认真,搞得很多喜剧根本不像喜剧,甚至不能被称为电影。没有美术、摄影艺术,甚至没有表演,我很怕这部电影最后有一个不好的结果,所以我愿意去承担这样一份责任。

所以我说,我当不了导演,但是我愿意参与其中,于是就有了一个比较合理的方案,就是我担任这部片的监制,和片方一起完成整个拍摄的队伍,然后每个演员都是我找的。

澎湃新闻:所以最初的创意和创作倒不是说你自己有这方面题材表达的想法?

大鹏:嗯,没有。在《煎饼侠》之后,我用了两年的时间写了三个故事,未来我要拍的三部电影大致有了个方向,然后我从这三个故事中先选择了《缝纫机乐队》来进行操作,这里面杂糅了各种情感,各种疯狂的想法。

但是没有考虑过要做一个父子情喜剧,至少没有主动考虑过,直到收获了这样一个剧本。我感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能让你在这样一个情感层面上进行表达,因为中国除了缺少喜剧,其实更缺少一些有针对性的人物关系的故事,比方说父子。

澎湃新闻:以往的电影行业中,监制这个身份通常都由特别有行业经验的人来担当,那你在电影行业中算是比较年轻的血液,觉得有什么新的挑战和觉得难以应付的地方吗?

大鹏:是这样的,中国的电影行业监制有两种。

一种是挂名监制,他在电影当中并没有实质的参与工作,在片中写上他的名字只是镀金,因为他的影响力可能大于导演的影响力,因此这种挂名可以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这部影片,这个是行业里比较普遍的一种操作方式。

还有一种监制就是像陈可辛导演的《七月与安生》《喜欢你》这样的,他其实是深度参与了创作的,然后协助他想提携的导演来完成他心目中电影的样子。

但无论是哪一类,他们的影响力和他们的经验在业内都是受到认可的,这点毋庸置疑。

那对我而言,我其实就是希望这部电影能够从制作层面来讲,尽自己一切努力去实现它的样子,但我也不是导演,所以我就选择这样一个角度去参与其中。

我觉得无论大家怎样评价,我当然是一个电影行业的新人,但是我愿意自己的全部努力去协助导演完成这样一个工作。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有一天,大家走进电影院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他应该会理解并且认可我在其中做的对得起片方的信任。

澎湃新闻:那监制这个身份有给你带来看待电影新的角度吗?

大鹏:我觉得年轻人其实特别需要挖掘,需要有经验的人指引,而我当时拍摄《煎饼侠》的时候我的制作预算是1200万,所以我根本请不起监制。我也试图请过很多导演来帮忙,但是没有办法,所以我知道如果有一个能力范围在我之上的人可以给我指点方向这一点多么重要。

在看到《父子雄兵》这个项目的时候,不管在什么岗位,我都愿意把它制作成一部好作品,只是说片方给你加了这么一个职位,我觉得我还是对得起这个身份的。

澎湃新闻:第一部导演作品就迈入十亿票房大关,那正好也是中国电影市场最好的一年,有这样一个高起点在前,之后做导演或者监制会有压力吗?

大鹏:不会,我觉得观众自然会判断好的内容。我一点压力也没有,因为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得特别好。我也不太喜欢别人夸我有多好,我希望大家提到我的时候可以更多地从专业的角度评价,而不是一种感受。

我根本不是天才。我的贴身团队都知道我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比较较真儿,我不是靠天赋的,我没有天赋。

澎湃新闻:之前跟你合作过的一些演员,大家都说大鹏是一个非常擅于学习的人。那么这次和范伟这样老一辈的喜剧演员合作,有什么样的火花或者启发?

大鹏:我觉得至少大家在看《父子雄兵》的时候,会非常相信电影里的这两个人是一对父子,这种化学反应的产生来源于对手戏演员的给予,也就是说像两个人谈恋爱一样,如果只是我爱你,你不爱我,这样的感情是很尴尬的,在外人看来也不幸福,必须是两个人在一起从眼神当中就看得出这两个人就是这样的。

范伟老师在跟我对戏的时候他是非常代入角色的,也让我产生一种不演好就对不起他的感觉,所以每次和他一起演戏都觉得特别舒服。

你可以看到在不同作品当中我作为演员的表现,如果你觉得在这里面我演得不错,其实我都是我,也许未来有进步空间,但是短时间内并不会有天差地别的不同,这份不同是对手戏演员带来的。

澎湃新闻:比如说在喜剧搞笑桥段的处理方面,觉得现在喜剧观念和过去有什么不同吗?

大鹏:不会。我觉得其实喜剧观人人都不一致。从我而言,我特别不喜欢那种夸张的肢体动作、表情,还有很直接的、原始的一些东西。到目前阶段,我特别追求剧情的合理性以及人物在矛盾冲突之下让人产生的笑点,这一点跟范伟老师是一致的。他太有经验了,所以能打动他的作品,那首先从剧作层面得到了认可。

因此跟范伟老师合作一定会学到很多东西,但这种学习不是技术上的学习,你无法复制一个范伟,这是一种态度上的学习,你会看到一个优秀的喜剧演员在处理每一场戏的时候认真的态度。

这种东西其实不是来源于天赋的,不是老天爷赏饭给你吃你站在那儿就成为那个角色,背后他付出了很多努力去认真地揣摩,比如他很少看手机,他就沉浸在那个老兵的世界里面,他不脱下他的演出服,在等待的时候他也尽可能让自己成为范英雄而不是范伟。

我觉得这些都是我们值得学习的地方,而这些都是态度上的学习,而不是方法。

澎湃新闻:之前《我不是潘金莲》演完的时候你说特别累,那这次演喜剧会不会相对而言比较得心应手一点?

大鹏:我觉得喜剧和其他表演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觉得很多评论会产生一种误导,一个是说喜剧是最难演的,还有是说喜剧人是特别忧伤的,我觉得这两种都是误导,而且愈传愈烈。

为什么说喜剧最难演呢?难道悲剧不难演吗?或者说其他正剧不难演吗?我觉得让人相信才是最难的,也就是说喜剧就是正常的表演,我觉得只要你特别认真地去处理这件事情,让观众相信,就是成功了。最怕的是你一谈到喜剧就是夸张的肢体语言和表情,那这件事比什么都简单。

所以我觉得喜剧不难演,喜剧演起来也不轻松,别的戏同样如此。只要你认真,别糊弄观众。

澎湃新闻:像范小兵这样的人物和煎饼侠和你自身比较接近,而《我不是潘金莲》里的角色和你本人差得非常远,所以你觉得演员应该是发挥自己的特长还是应该跳脱出自己的舒适区,去尝试和自己差得非常远的角色呢?

大鹏:我是个体验派,同样我接触过的倪妮也是这样,她需要相信我才能有状态进行表演。也有另外一种演员,比如说周冬雨,还有张译,在合作的时候感觉到他们是天赋异禀的,不需要像我们这样努力就能表现得更好,但也不代表他们背后不努力,只是看上去很轻松。

所以我觉得作为演员,你要找到属于自己的方法,不一定要永远扮演和自己特别像的人,只要你找到方法,去相信角色,就可以了。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