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17 October , 2017

在蒲松龄《聊斋志异》里有一则叫做《促织》的短篇故事,意味隽永,讽刺力度十足。

那篇故事讲述的是明朝宣德年间,宣德皇帝喜欢看斗蟋蟀,正所谓“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一时之间从上到下都在想法子找蛐蛐儿,终于灾祸落到了一个叫做成名的人头上。

为了找到一个好蛐蛐进献上去,成名被打得皮开肉绽、儿子跳井自尽,终于找到了一只可以斗倒雄鸡的蛐蛐儿,成名一家也因此换来了荣华富贵。

蒲松龄在给这个故事作注解时说:“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

《绣春刀:修罗战场》(下称“绣春刀2”)其实也讲了这么一个斗雄鸡的故事,在片中张震饰演的沈炼面对着一幅虫子斗雄鸡的画若有所思,而在人物海报中,沈炼的背后就是一只蟋蟀。(注:片中说画上的是蝈蝈。但好斗的虫是蛐蛐,不是蝈蝈……)

《绣春刀2》原定于8月上映,后提档到7月19日。

不管是否存在能够斗倒雄鸡的蛐蛐,人世往往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一、大树们

《绣春刀2》的故事从一则野史开始。在《甲申朝事小纪》里有一篇《万乘刺船》:“熹庙五年五月十八日,祭方泽坛回,即幸西苑,与巴巴乘舟,上身自刺船,一内臣佐之,随波荡漾,方相顾欢笑,拟若登仙,倏忽大风陡作,舟覆,上与二内臣俱坠水底,两岸惊呼,从者俱无人色。内官谈敬急奔入水,负帝以出,二臣已毙于水,船上金宝酒器,并湮没无存。”

按照推论,也许天启皇帝便是因为这次失足落水而身亡。如果这个推论成立,那么一个有趣的就是,明朝有两个皇帝都是因为落水而驾崩,同时他们两个都没有子嗣,因此继承大统的都是他们的弟弟辈。

正德的离世引发了嘉靖朝的大礼议,以至于直接影响到了嘉靖数十年不见人、潜心修道的生涯,明代政治格局从此改变,文官开始正式登上舞台,成为举足轻重的人物。

而天启的离世则带来了“吾弟当为尧舜”的崇祯,这位刚愎自用的皇帝,在面对着西北和东北的战争,屡屡出错,最终北京城在他手上丢失。

当然,明朝亡于谁手这个问题众说纷纭,至今没有定论,在《绣春刀》第一部里也给出了自己的答案,第二部讲述的不是明朝政治的终结,而是政治的动荡。

第二部的背景就是天启皇帝落水,也许在历史上只是巧合,但故事从这则野史开始,开启了一段阴谋论。

分析一下当时的局势。天启五年,阉党以受贿二万两为名逮捕杨涟,并让他惨死在狱中,此前一天,左光斗已死,随后,袁化中、魏大中、周朝瑞、顾大章等共计六人殉难,东林党被阉党压制。天启六年,魏忠贤编纂《三朝要典》,给东林党人定性为逆党,从此魏忠贤一家独大,再无人可制。

然而魏忠贤是宦官,在那样一个时代,尽管后人经常说魏忠贤有不臣之心想要篡位,但魏忠贤自己一定也知道,自己是没有当皇帝的合法性的,他的一切权力来自于皇帝本人而非制度的授予,由于天启皇帝放心他,他才能大权在握——同样的道理,如果天启死了,那他也很有可能会倒台。

而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崇祯皇帝上台后,迅速铲除了魏忠贤的势力。《绣春刀》第一部就讲的这样一个故事。

所以在这样一个魏忠贤一家独大的时候,《绣春刀2》开启了阴谋论,将天启落水设计成一个阴谋,一个改朝换代的变天大阴谋。

有资格登上舞台的人,只有朱由校、魏忠贤和朱由检。至于魏忠贤身边的许显纯,朱由检身边的陆文昭,都只能站在舞台边缘,以为自己能登上舞台。

因此不同于第一部《绣春刀》里失势后疯狂反扑的魏忠贤,这里的魏忠贤始终是那个权倾朝野、志得意满的天下第一权阉,在本片中依旧由金士杰饰演,却因为角色不像第一部那样有多重心思、多种变化,而失去了独有的魅力。

金士杰饰演魏忠贤

与之相反的则是朱由检。在本片中朱由检还只是天启的皇弟信王,年轻的信王由青年演员刘端端饰演,刘端端曾出演过《镖门》《嘿,老头》《少帅》等多部颇具质量的剧目,现如今出演朱由检,更是给了他一个发挥空间——朱由检在本片中的戏份并不算多,大概仅仅三场戏,但每次都有不同变化,一是运筹帷幄的背后主使,一是软弱怕死的懦弱信王,一是沉着冷静的崇祯皇帝。

尽管这样的朱由检和历史上那个刚愎自用、颇有血性却也不顾一切的崇祯形象有些差距,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是有所偏离的,但在本片中作为一个仅仅出场几次的信王,能在本片中作为一个艺术形象而立住,刘端端的表演也能撑得起这样一个变化了三次的信王——甚至可以说这个演员是本片中的最大惊喜。

面对着这样一个朱由检,魏忠贤最终一步错、步步错,每一步都被朱由检埋下后招,最终一败涂地。在《绣春刀2》的海报上,代表魏忠贤的是一只黄雀,而朱由检背后的图则是蛇。

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魏忠贤以为自己是那只最后的黄雀,但他不曾想到的是,在他的背后,还有一条蛇在紧盯着他。

在那篇耳熟能详的中学课文《五人墓碑记》里,有这么一句话:“大阉亦逡巡畏义,非常之谋,难于猝发,待圣人之出而投缳道路:不可谓非五人之力也!”这里的“大阉”便是魏忠贤,而“圣人”则是朱由检。

该篇文章的作者是复社创始人张溥,也因此这篇文章站在了东林党人的立场上来讨论魏忠贤和崇祯皇帝。然而几百年时间过去了,人们开始对阉党和东林党产生了不一样的态度,从各种史料中钩沉出了这两派人不同的历史面貌,史学界也开始争论不休,这直接影响到了影视作品。

在胡金铨的电影《侠女》中,正邪分明,主角顾省斋和杨琏之女杨慧贞一起,共同击退了东厂千户欧阳年和锦衣卫北镇抚司许显纯,在那部电影里东林党人是完全的被迫害且英勇不屈的人,而阉党则是怙恶不悛的大恶人。

到了“绣春刀”中,态势则开始稍稍偏移。

在《绣春刀2》中没有展现东林党人和朱由检就是十足的善人。因为全片最大的阴谋就是由他们开启的,并因此引发了一连串的事情,而这些人同样会不管不顾小人物的生命,必要时候谁都可以牺牲,只要是为了“大义”。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绣春刀2》没有刻意去表现政治谱线,也并没有在阉党和东林党之间站队,也因此,沈炼才会是这个系列的第一男主。

二、蚍蜉们

既然魏忠贤所代表的海报是黄雀,那么在这条食物链上,自然会出现螳螂和蝉。

先谈沈炼,沈炼的身份设置很有意思。他只有也只能是这样的设定,才能表现出主创想要表达的故事主题,亦即电影的野心必须要通过这样的人物才能够实现。

这是一部历史电影。

在明末那段党争激烈的日子里,先是东林党占上风,浙、齐、楚、宣、昆各党派和东林党互相攻讦,后来到了天启年间,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扫清所有障碍,彻底站在了食物链最顶端,再往后崇祯年间东林党再度抬头,随后是弘光年间的东林党、复社与阉党残余的斗争,一直到了最后永历年间吴楚党争。有人说,明亡于党争,并非没有道理。即便是大儒黄宗羲,都难免会写出《汰存录纪辨》这样立场鲜明、情绪激动的党争著作。

因此要想如实表现出那个时代的党争情况,必须选取好一个局外人的视角。

张震饰演沈炼

沈炼就是这样一个局外人。无论是第一部还是第二部,他都是游走于各党派之间的小人物。第一部里他先被聂远饰演的赵靖忠差遣,再来是赵立新饰演的韩旷(东林党人)也借机利用;在本片中,他则无意中被卷入进一桩惊天大案,随后被双方利用,双方都想踩着他这个垫脚石,爬到更高的位置。

也因此只有在这样的视角中,观众才能看到斗争的本质。

与此同时,这还是一部武侠电影。

在上文提到的《侠女》,大侠在江湖,他们行侠仗义,总是跟朝廷里的“鹰犬”过不去;而在《三侠五义》里,大侠则身处庙堂,比如南侠展昭,被皇帝封为“御猫”,进入到了官方的正统话语体系中。

当选择了一个派别时,看问题总是不真切,《绣春刀》是一部历史题材的武侠故事,所以主角如果是江湖中人便只能隔岸观火,而如果是在庙堂中又容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了。

 

而沈炼则不一样。他是一个游走于江湖和庙堂之间的普通人。尽管身为锦衣卫,可他的行事却不完全以服从命令为准,他会看到不满就拔刀而起,最终杀了魏忠贤的外甥;尽管他是性情中人,却也不会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看着自己的朋友非议朝政,最终不得不亲手逮捕他。

也因此在这样的视角中,他作为一个灰色地带的人,才有成为主角的潜力。

这是主创选择沈炼的原因,也是沈炼的悲剧。因为沈炼永远是棋子,永远是蚍蜉。谁都可以杀他,谁也都不稀罕杀他。

从主题上看,这和第一部是一致的。在《绣春刀2》里面,沈炼身处乱世,浮浮沉沉由不得自己,被要求放火烧了案牍库,被要求拿着《宝船监造纪要》换取荣华富贵,被要求……这一切都是无可奈何随着他人的行为而动,只因为自己最一开始动了恻隐之心。

因为沈炼的恻隐之心救了一个局中之人,于是他被迫卷入了所有事端中,成了所有人的棋子。当然,把沈炼当作棋子的不只是朱由检和魏忠贤(甚至他二人都没有正眼看过沈炼),还有自以为是棋手的陆文昭和裴纶。

陆文昭和魏忠贤

陆文昭由张译饰演,张译是个好演员,作为他的第一次古装表演,这次的表现不算差,演得挺到位,但也能从他对陆文昭这个角色的塑造中看出来他很少拍古装影视。因为他念台词的风格和他的肢体,都比较近现代化,如果是那种古装舞台剧话剧,他可能比较适合,但是在影视作品里,他的风格有些突兀。

自以为自己会是那个胜利的棋手,却没想到自己仍然是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雷佳音饰演的裴纶同样如此。今年是雷佳音的丰收年,刚在播完的《白鹿原》里饰演了鹿兆鹏,又出演了热门剧《我的前半生》,随即在《绣春刀2》里饰演了一个非常讨喜(不亚于第一部的丁修)的角色裴纶。

裴纶的角色海报是一只蜘蛛,更是有意思。自以为能够网络一切,成为最后的大赢家,可他却不知道自己仍然是一只虫子,在食物链上任凭再厉害也斗不过黄雀,更何况……蛇呢?

陆文昭和裴纶这两个人物设置比第一部多了一层,在第一部里只有一环套一环的人物,大家都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但是这两位却并不能清楚自己的位置,他们以为自己会是棋手,可其实却依旧是那个棋子,只是他们是负责吃掉其它棋子的棋子罢了。

简而言之,他们都是蚍蜉。想要爬上去,想要蚍蜉撼大树,真可谓是可笑不自量。

这是《绣春刀》的主题,也是第一部和第二部共同的主题。如果非要打个分,那么第二部可能会比第一部稍稍偏低一点,因为主创并没有更深入地进行一些探讨,而是在第一部的基础上复制了一遍所能挖掘到的深处,而主角同样是被迫卷入,故事换了,内核依旧。

除此之外,本片还有一些逻辑上的问题。比如朱由检在历史上的人设,比如为何东厂的人不事先取走《宝船监造纪要》,比如他们几个人逃到桥边时为什么不先一起逃过去然后再砍断桥?诸如此类的一些问题表明《绣春刀2》尚未尽善尽美,依然存在着许多逻辑漏洞,不少地方的故事转折略显刻意,但这仍瑕不掩瑜,武戏比第一部精彩,内核依然能够散发绝望和希望,从这一点上看,这部电影挺不错的了,而接连两部的成功足以让观众期待第三部能否表现出更大的野心。

回到上文中的恻隐之心。是啊,恻隐之心能改变什么呢?天启还是死了,朱由检还是坐上了皇位,魏忠贤还是遗臭万年了,而……

而明朝最终还是亡了。

不管历史上有没有沈炼,有没有沈炼去抓北斋,有没有沈炼去抓北斋那一刻的恻隐之心,最终的结果都没有改变,一切历史大势都不由沈炼决定,他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

但是别忘了,恻隐之心至少改变了北斋的命运。

杨幂饰演北斋

【作者孔鲤,微信公众号“书林斋”(微信号:Kongli1996),微博@孔鲤】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