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Friday, 18 August , 2017

在波兰举办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日前开始了审议“遗产地保护状况”(State of Conservation–SOC)环节, 大会全天主要讨论了由世界遗产中心(WHC)所做2017年度“世界遗产保护状况”(Item-7)整体情况报告,以及“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保护状况” (Item-7A)两部分。巴西的自然遗产塞拉多保护区被列入濒危遗产名录。而对13项濒危世界文化遗产保存状况的审议中,乌孜别克斯坦的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再次引发长时间的讨论。

7月4日波兰世界遗产大会

审议“世界遗产保护整体状况”

世界遗产中心在2017年度报告中将威胁世界遗产保护整体状况的要素进行总结,包括对自然遗产、文化遗产造成负面影响的因素及对遗产地突出普遍价值产生影响的因素。

对世界遗产保护整体状况产生负面影响的主要因素

图表 对文化遗产造成负面影响的主要因素

审议“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保护状况”

在对“列入濒危遗产名录的世界遗产保护状况” (Item-7A)审议环节,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共对全部55项濒危遗产项目(其中自然遗产18项,文化遗产37项)给出决议。7月4日大会共开放讨论了9个濒危自然遗产项目和5个濒危文化遗产项目。

在讨论中,委员会认为1983年登录成为世界自然遗产的科特迪瓦境内的“科莫埃国家公园”(Comoé National Park-N 227)在近年随着政局逐渐稳定和一系列措施改善,决议同意将其移出濒危清单。对于1978年登录成为第一批世界遗产的“塞米恩国家公园”,根据坦桑尼亚提交的对决议的书面修改意见被正式从濒危遗产清单中移除。

科莫埃国家公园

塞米恩国家公园

与前两者不同的是,英国的“利物浦—海上商城” (Liverpool – Maritime Mercantile City -C1150)因在其现有法律框架下,短期内没有合适的改正方案,并在大会上大打苦情牌,最终将继续留在濒危清单。此外, “耶路撒冷古城及其城墙”( Old City of Jerusalem and its Walls–C148)于1982年列入濒危遗产清单至今,其保护状况审议每每成为以色列同中东各国在世界遗产大会上的交锋之处,特别是巴勒斯坦以成员国身份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以来,在耶路撒冷保护状况审议上的冲突愈加激烈。今年委员会国要求不再讨论具体条款,直接就决议进行投票,最终投票采取了简单多数原则,赞成决议10票,反对3票,弃权8票。决议通过,耶路撒冷继续保留在《濒危名录》中。

利物浦–海上商城

耶路撒冷古城及其城墙

此外,在7月4日的边会(Side-Events)中,教科文组织已经开始谨慎地讨论处于战争冲突威胁中的世界遗产应如何记录、恢复和当地人员能力建设等一系列切实的技术问题。其中比较富于启迪性和思辨精神的讲演来自于黎巴嫩大使,他在开篇就将重建问题,特别是历史城市的重建与乌托邦的建设联系起来——两者均给予了城市居民再造“理想”的机会。

7月5日波兰世界遗产大会

自然遗产案例中的奇葩和诡辩

在自然遗产案例中,巴西的自然遗产塞拉多保护区:查帕达-多斯-维阿迪罗斯和艾玛斯国家公园(Cerrado Protected Areas: Chapada dos Veadeiros and Emas National Parks)因预扩大遗产区而被列入濒危名录。

在该案例的讨论中,芬兰、秘鲁、阿塞拜疆等委员国纷纷表示了对巴西在遗产保护、社区参与和利益相关者交流等方面工作的肯定和祝贺,然后表示了对列入濒危的支持。而巴西代表也承诺,将继续与IUCN和当地社区进行建设性的对话,早日就扩大的边界达成共识并制定完善的保护管理体系,通过列入濒危来更好的保护,以期早日移除。

塞拉多保护区

而于1979年以标准(ix)(x)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产地是波兰/白俄罗斯的Białowieża森林在近年来则遭受到日益严重的砍伐。而这种较大规模的森林砍伐是被波兰政府称为“卫生砍伐”(sanitary cuttings)的“保护”——号称正是出于对生物多样性的保护,政府需要将被某种甲虫污染的林区砍伐殆尽,以防止整个森林生态的破坏。7月4日,会场外就有波兰NGO代表组织游行和抗议,以“我们是森林,我们处于危险中”为标语,表达对肆意砍伐森林行为的抗议,而会场内,经过激烈的讨论,委员会达成共识,多给缔约国一年时间,在43届大会上讨论列入濒危的可能性,其余决议维持不变。

Białowieża森林

波兰NGO代表组织游行和抗议

文化遗产案例:可逆的历史肌理与可逆转的大会审议

乌孜别克斯坦的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Historic Centre of Shakhrisyabz),这座14至15世纪凯许地区(Kesh)的文化和政治中心,以历史城镇类型遗产于2000年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而近期一系列大型城市改造项目(地方政府眼中的民生改善工程)不可逆转地破坏了原有的城市肌理——遗产区内大片传统住区被新的绿化系统所取代,同时多处重要历史纪念物也采取了不恰当的修缮措施。这些改变可以通过卫星图对比照得到清晰的反映。

2011年和2016年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对比卫星图

其在2016年世界遗产大会上被列入濒危,但决议草案指出,2018年大会的评估将决定遗产地是否有潜力以一些遗存的纪念物和历史城区再次申报,或遗产地的受损程度使其已丧失OUV载体,应依据《操作指南》段落192将其从名录中移除。

而在本届会议的讨论中,沙赫利苏伯兹历史中心再次引发长时间的讨论。该项目仍将在2018年探讨其是否仍保持有OUV的问题以决定其是否会被除名。

(本文整理自“清源文化遗产”公号中的《第41届大会保存状况评估》)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