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hursday, 24 September , 2020

汲取二战教训 捍卫世界和平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这场战争是人类历史上第二次世界大战,也是规模最大、最惨烈的一场世界大战,从欧洲到亚洲,从大西洋 到太平洋,先后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被卷入其中。这场历时8年的战争由日德意三个法西斯国家发动,最后以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等反法西斯国家和世 界人民战胜法西斯侵略者赢得世界和平而告终。然而,胜利来之不易,据不完全统计,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军民伤亡共计约8000余万人,其中苏中两国牺牲最大, 约占80%以上,法西斯阵营方面也伤亡巨大。今天我们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时,不仅要回顾这段悲惨的历史,更应从中汲取教训,采取实际行动,捍卫 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成果以及在此基础上以《联合国宪章》为最高准则的战后国际秩序,创造一个持久和平和繁荣的未来。

那么,有哪些二战的教训值得我们汲取呢?在笔者看来,至少有五方面都具有现实意义,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钱文荣作主题发言。 新华网 郭小天 摄

教训一:高度警惕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是战争的祸根,只有坚决反对和制止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才能使世界和亚洲人民避免再遭惨不堪言之战祸。

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根本属性就是战争。德国纳粹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扩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直接根源。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开创了一个以和平与发展为主流的历史新时期。但是,时至今日,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并未从世界上彻底根除。在日本、意大利、德国和美国等数十个西方国家,存在着新法西斯主义和新军国主义势力的活动。尤其是日本的一群极右翼分子和极端民族主义分子一直在企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如今愈来愈猖獗。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一定要高度警惕,决不容许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决不容许历史悲剧重演。

教训二:防止新“绥靖主义”东山再起

    “绥靖主义”是一种纵容侵略、挑拨战争、扩大战争的政策,必须坚决反对,才能制止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绥靖主义东山再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第二个教训,是美英等国为了自身利益,以牺牲别国为代价,同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进行勾结和妥协的绥靖主义政策的结 果。众所周知,一战之后,《凡尔赛和约》墨迹未干,美英等战胜国就偏离《和约》的原则和相关条款,不仅不去根除德国东山再起的思想根子和实力,而且采取了 “抑法扶德”政策,为日后希特勒上台加快扩军备战奠定了物质基础。

与此同时,作为战胜国之一的中国,却在巴黎和会上反而成为被宰割的对象。中国要求索回德国强占的山东半岛的主权,竟然遭到英、法、意、美的拒绝,反而把中国的领土山东半岛转送给日本占领。这样不仅侵犯了中国的主权,而且纵容日本军国主义者加快了对中国的侵略扩张。

进入上世纪30年代后,这种绥靖主义政策更是变本加厉。最典型的体现就是1938年9月英法在美国支持下策划的慕尼黑会议和《慕尼黑协定》。他们逼迫捷克政府接受希特勒的扩张要求,把苏德台割让给德国,妄图实现“欧洲普遍绥靖”,将祸水引向苏联,坐收渔利。

在东方,1931年日本军国主义者挑起“九一八事变”,侵占中国东北三省。美英法等国控制的国联不但没有对日本进行任何制裁,反而无理要求中国承认日本在东北的“特殊权利”,实际上是支持和纵容日本的侵略。

1937年7月,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激起了全世界人民的极大愤怒。然而,美英两国政府却依然对日本采取姑息、怂恿的绥靖政策,妄图以牺 牲中国来换取它们自己的利益。这就是“东方慕尼黑阴谋”。1939年7月2日,英国政府发表声明,表示承认日本侵华现状,同意不妨碍日本在华行动。

美国为集中应付欧洲局势,自1940年11月起与日本进行正式或非正式谈判,力图缓和美日矛盾。这种做法不但实质上纵容了日本的侵略行径,而且也未能阻止日本军国主义大规模空袭美国领土珍珠港事件和太平洋战争的爆发。美英策划的“东方慕尼黑阴谋”从此宣告破产。

历史证明,“绥靖主义政策”是一种纵容侵略、挑拨战争、扩大战争的政策。它不但没有能遏制德国法西斯和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野心,却鼓励了侵 略者的冒险,加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这是一个十分深刻的教训。可是,我们今天仍然看到绥靖主义政策的阴魂在世界各地游荡。战后美国对日本的政策就是 一个现实例子。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美国为日本制定了一部新宪法,规定日本不得拥有军队、国家交战权和集体自卫权,因而被人们称之为 “和平宪法”,其初衷是要使日本非军国主义化,把军国主义的魔鬼关在瓶子里,以阻其军国主义东山再起。然而,二战结束后不久,西方国家就挑起了冷战。美国 为了反苏、反共的需要,对日本进行根本性的政策调整,从遏制转为扶植。

首先,美国不但不去彻底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罪行,还释放了包括7名甲级战犯在内一大批战犯,甚至让甲级战犯岸信介当上 了首相,任由一群粘附着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政客们长期把持着日本政坛。这些人不但没有也根本不可能像战后的德国政府那样去彻底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的滔天罪 行,而且在美国的纵容下日本军国主义思想沉渣泛起,越来越猖獗。安倍为首的一群日本极右势力竟敢公然否定侵略罪行、质疑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解禁集体自卫权,大肆扩军备战。这在相当程度上是美国战后对日采取实质上的绥靖主义政策的结果。可见,今天在我们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强调坚决反对新的绥靖主义政策,对维护战后国际秩序具有多么重要的现实意义。

最近,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表一篇题为《日本困境:亚洲的下一个地缘政治噩梦?》的文章,作者特德·卡彭特告诫说:由于安倍不愿为日本的 侵略行为赔罪,日本政府在具有潜在危险的领土争端等问题上更加大胆和扩大军事开支,“华盛顿最后可能面对一个与中国、韩国或许还有其他邻国为敌、但继续依 靠美国来实现野心的更强势的盟友(日本)。”美国领导人应该深思!

基辛格去年6月在与中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的对话中指出:“有的国家正在美中之间玩游戏,美中双方都需保持清醒的头脑,以免被利用 了。”中国领导人、中国政府和人民对此始终保持者清醒头脑,现在主要的问题是美国领导集团的头脑很不清醒,一味扶植日本右翼势力,缺乏战略远见。

教训三:及时制止局部战争,防止演变为世界大战

    局部战争往往是大规模战争的前兆,必须及时制止局部战争,才能防止其演变为大规模战争乃至世界大战。

众所周知,一战是从巴尔干半岛燃起而酿成世界大战的。这是欧洲几个帝国主义国家借着奥匈帝国皇储在萨拉热窝被刺杀之机争夺地区霸权的结果。 同样,第二次世界大战是由日德意法西斯首先发动局部侵略战争,然后逐步升级演变而成的。如果当时国际社会,特别是拥有较强实力的英法美等大国对局部侵略战 争有足够的警惕,并迅即起来制止,而不是采取“绥靖主义政策”,那么第二次世界大战也许不会发生。

二战结束70年来,虽然新的世界大战没有发生,但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从未停止过,极大多数都是由西方大国直接挑起或在背后插手和操纵的,尤 其是几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都是美国发动的。如今虽然发生大国间全面战争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完全排除因擦枪走火而演变成局部战争的可能性。

人们常常拿全球化导致国家间相互依存关系日益紧密为由,认为新的大战特别是大国间的战争不可能爆发。去年6月基辛格在与傅莹的对话中针对这 种观点发表了不同看法,认为大国间的战争风险依然存在。他说:“历史上不是所有的战争都有经济上的原因。现在,虽然大国之间相互作战的可能性不大,但战争 的风险仍然存在。 回顾一战发生前10年的欧洲,虽然没有发生战争,但几乎每年都会出现大大小小的危机,人们对危机习以为常了,不去认真处理,导致失控,走向战争。现在如果 对危机处理不及时或者不恰当,也有可能失控,引发战争。”

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为了扩展和维护全球和地区霸权,打着“反恐”和“人道主义干预”的旗号到处干涉各国内政,大搞“颜色革命”、“政权更 迭”,制造地区和内部冲突,从中渔利。近年来,在东欧,美国伙同它的北约盟国制造了乌克兰危机;在东亚推行以遏制中国为主要目的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不 断唆使和支持少数东亚国家特别是日本挑起事端。安倍为首的一群掌握着军政大权的极右势力仗着美国的支持,亟不可待地解禁集体自卫权,大肆扩军备战,妄图重 温“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美日的图谋一旦得逞,将是东亚乃至世界人民的厄运。

同时, 我们还要看到,由于现代化武器的快速发展,其杀伤力和破坏力比一战、二战时已成倍增强。因此,国际社会必须充分认识和高度重视局部战争和地区冲突的潜在危 险性,坚决反对和及时果断地制止局部冲突。同时我们也要做好应对各种针对我国和其他东亚国家的局部战争的充分准备。

教训四:反对极端民族主义 消除战争思想根源

    极端民族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思想根源,必须坚决反对极端民族主义,消除发动战争的思想根源。

德日两国法西斯主义的共同点是以种族主义为核心的极端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是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的思想根源。

极端民族主义发展到顶峰的表现形式,是从其他国家手中夺取希特勒提出的所谓“生存空间”。希特勒极力鼓吹:“亚里安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 族,我们的使命就是要统治其他民族,并消灭其他劣等民族。”他要求德国必须拓展它的“生存空间”,建立一个强大的新帝国,成为“地球的主人”。

同样,日本军国主义者也一直在宣扬“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民族”,认为大和民族对其他民族来说,理所当然地处于领导地位。提出建立以日本为盟主的大东亚洲联盟的就是臭名昭著的日本极端民族主义者、二级战犯大川周明。

战后,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一般以新民族主义的形式出现。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曾说:“日本种族是杰出的,因为自天照大神时代以来,日本人就像最好的清酒那样纯洁。”他说,“一般说来,日本人在西方与法国人最相近,不过他们一般都优于法国人。”

日本新民族主义者不仅蔑视欧洲人,而且从心底里看不起美国人。中曾根康弘在多次讲话中公开流露出对美国和整个西方的轻蔑。1986年9月他 还在自民党年轻党员会上说:日本人比美国人聪明,美国人的智力水平低于日本人。这是极端民族主义的另一种表现, 即种族主义。日本新民族主义的象征是靖国神社, 其主要特征是否定侵略历史和罪行,修改“和平宪法”。

西方媒体称安倍为新民族主

教训五:捍卫《联合国宪章》,不让二战悲剧重演

    《联合国宪章》是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基础,必须坚决捍卫《联合国宪章》 ,才能使人类避免再次遭受世界大战的灾难。

《联合国宪章》的制定和联合国的成立,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成果和维护战后国际秩序的集中体现,反映了各国人民渴求消除战争劫难的强烈愿望。

联合国成立之时,举世欢腾,人们普遍认为从此世界可以太平了。然而,战后近70年来,《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和《联合国宪章》确立的战后国际秩序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遭到超级大国、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践踏和破坏。而美国恰恰又成为战后国际秩序的最大破坏者。

二战刚结束不到一年,英国首相丘吉尔于1946年3月在美国富尔顿就发表了反苏、反共演说,拉开了冷战的序幕,接着,1947年3月12 日,杜鲁门总统在致国会的咨文中提出了以“遏制共产主义”作为国家政治意识形态和对外政策指导思想,挑起了全面冷战。随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争霸,加剧了 冷战,并将其延续了40多年之久。

期间,美国在亚洲先后发动了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随后,苏联及其东欧集团解体,冷战结束后,美国成了唯一超级大国,更是肆 无忌惮,它又接连发动了六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海湾战争、波黑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和利比亚战争,把一个来之不易的战后国际秩序搞 得满目苍夷。

如今,阿富汗处在瘫痪的边缘,人民依然生活在美国发动的“反恐战争”的灾难中;一个曾受到美国支持的所谓“伊斯兰国”的极 端组织在伊拉克、叙利亚肆虐,并正在向整个中东、北非和中亚,南亚等地蔓延;利比亚处在充满暴力的无政府状态。从根子上看,这一切都是美国及其北约伙伴们 造的孽。

联合国前秘书长瓦尔德海姆在他的回忆录中说:“若没有联合国全体成员国不仅在口头上而且也要在行动上遵循《联合国宪章》的原则,联合国是不 可能发挥宪章所规定的,特别是在在国际和平与安全方面的作用的。”也就是说,只有坚决维护和执行《联合国宪章》 ,反对一切违反和破坏《联合国宪章》的言行,才能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

 《联合国宪章》也是制止法西斯主义和军国主义东山再起、维护战后以《联合国宪章》为国际最高准则的国际秩序的强大武器。宪 章不仅制订了维护世界和平的原则,建立了集体安全机制,还在《宪章》第107条中明确规定:“本宪章并不取消或禁止负行动责任之政府对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 中本宪章任何签字国之敌国因该次战争而采取或受权执行之行动。”它与《宪章》第53条和第77条一起构成了人们说的“敌国条款”,至今仍然有效。按照这些 条款规定,如果二战中的敌国再次发动侵略,任何一个负行动责任的国家都有权对其采取行动。国际社会有责任铭记历史教训,执行《联合国宪章》,决不能让二战 的悲惨历史重演。 (本文作者系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钱文荣)

者,美国国会研究部的报告称他为顽固的民族主义者,实质就是极端民族主义者。安倍一上台就抛出了“侵略未定论” 和“参拜(靖国神社)自由论”,宣称“日本回来了”,不断叫嚷:日本必须松开自1945年以来一直捆住其手脚的“和平宪法”的束缚,要有力地起来捍卫自己 的利益及价值观,扬言日本要当“亚洲领袖”。

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对国际和平与安全危害极大。英国《卫报》指出,安倍的新民族主义是在“为军国主义招魂”,“或复辟日本帝国主义”,“将使东亚的政治局势变得比以往更加不稳定。”因此,我们必须坚决反对日本的极端民族主义,如果任其泛滥,必将带来新的战争祸害。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