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23 September , 2020

和自己赛跑的人

——2015毕业季·创业季

策划:曹 滢 陈竞超 | 统筹:孙 博 | 采写:汪徐秋林 张志杰 | 摄影:孙 韬 | 编辑制作:陈竞超

《新华访谈》工作室 | 新华网图片频道 · 联合出品

新华网北京5月4日电 (汪徐秋林 孙韬 张志杰)2015年中国高校毕业生将达到749万。在多数毕业生都面临升学还是找工作的抉择时,也有一群人选择加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浪潮中。北京 高校中四个今年将要毕业的创业团队,向《新华访谈》记者说出了他们的创业故事。

一、李念:创业是一件逆流而上的事

李念是中国传媒大学2009级广播电视编导(电视编辑方向)的学生。原本2013年就该拿到本科毕业证的他,在大四那年选择休学创业。最开始,他给有需求的摄制组提供无人机拍摄的服务。今年3月,他们又发布了自己的新产品——车载摇臂系统。

车载摇臂解决能够解决李念之前利用无人机拍摄时遇到无法完成高速近距离追拍运动物体的问题,但是本科所学专业非制造类专业,也让李念在寻找合伙人时遇到了困难。“刚开始一直想找,但是都没有合适的。现在的研发团队,是在想要放弃的时候聊天聊上的。”

“我可能不会纠结于工程师如何实现代码,我需要明确的是达到的效果。与研发团队合作两年,加上我自己平时的一些积累,以及和团队参与的讨论,我已经非常了解它的系统架构,但是还需要不断和做各个方面的人员进行沟通和改进。”李念说。

李念也会拉着昔日同学和他一起创业。李江山和容博凡分别是他的高中和大学同学。公司创立之初,几个人自己凑了150万作为最初的天使基金,现在他们准备融500万元的A轮资金。

“有些学科有知识体系,有的学科没有。创业不是告诉我怎么做就能成功的。它是一件逆流而上的事。项目、团队都是有差异的,不可能国家政策一扶植,大家就都成功。很多人创业会失败。学校、政府给的优惠政策对你是有帮助,但是这并不是最终的决定结果。”李念说。

传媒大学为学生创业提供创业孵化基地,基地为创业学生办公提供场地。李念的办公室就在基地里。最近因为车载摇臂的问世,常需要加班到深夜,李念干脆在办公室内用柜子围成一个角,摆上一张床,平时就睡在那。

当记者问及李念,团队间是否存在分歧时,李念说:“分歧会有,是对事不对人。但都是同龄人,比较好沟通。2009年学校就有开很多影视公司的学生。我当时为什么会创业,很大原因就是上学时候私活接多了。

“我把到现在能干下去的公司都看成很不错的结果。开了一个小公司,先稳住,再慢慢想着扩大。”

“我是团队的带头人,会有压力,但我要维持下去。要肩负起这样的责任。”李念说。

二、时艳强:不愿过一眼看到头的人生

2015年5月2日是[我想认识你]团队从清华科技园x-lab创业孵化器搬进五道口新办公室的第一天。早上九点,团队CEO时艳强就和团队核心成员在办公室里开当天的例会。

[我想认识你]是由清华大学及其他学校学生创办的一个组织高校学生和毕业生的从“线上”到“线下”进行恋爱交友活动的团队。团队自2013年10月成立以来,组织多次活动,成长迅猛。近期他们将在首轮融资中完成近千万元的融资规模。

创业团队有很强的不稳定性。有人是冲着项目好,有人是玩玩,也有人一直留了下来。[我想认识你]的团队一年多来换了6波人,记者采访观察发现,许多公司的创业人员在初期都会选择睡在公司里,一张折叠床加上枕头和棉被,就能睡上数月甚至数年。

“我现在面临毕业,如果要把这个约会活动做成生意,一年或许能赚个二三十万。我去公司能拿到这样的薪酬,能够逐年加薪,也会有更高的平台; 此外还有很多人会选择当清华的选调生,但我不愿意过这样一眼能看到头的生活。所以做这个项目,就不再仅仅是为钱。创业让我无法预计十年甚至一年以后的生 活。”出生与农村,大学时多次创业的时艳强说。

据时艳强介绍,[我想认识你]项目开展一年多来,参加人数达到2万人,其中约有5、6千人找到男女朋友。记者通过询问了解,[我想认识你]团队中,很多成员都来自最初活动的参与者。他们希望通过组织高校单身男女的约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时艳强有时作为线下活动主持人,会在现场调侃自己:“一个约会项目的组织者,最遗憾的就是早有了女朋友。”在不久前的一个活动中,时艳强向相恋三年多的女友求婚。5月2号上午,双方父母在时艳强新的办公室中首次见面。

三、宋一凡:我们的项目是未来的潮流和方向

由清华大学2015年本科应届毕业生宋一凡和清华大三学生沈天翼合伙的创业团队,清华清显科技有限公司研发的虚拟现实技术在去年12月获得400万 元的天使投资。当记者问,为何投资人会从众多项目中选择这一项目时,清华大学汽车系应届毕业生宋一凡认为,投资人选择自己的项目,除了自身产品能吸引人 外,虚拟现实技术也有可能成为今后科技浪潮发展的方向。根据宋一凡的描述,用户在戴上类似于眼镜的仪器后,随着运动,仪器中的屏幕会发生变化,让用户仿佛 置身虚拟世界中。

“国内在这一领域做硬件的团队较多,但我们是做软件的。有位投资人对我们俩从技术到个人都进行了考察,认为我们的技术水平与小公司相比,算是先进。也没有找到明显的竞争对手。”宋一凡说。

据宋一凡介绍,公司两位合伙人,学习数学的沈天翼和学习汽车的宋一凡在平日所学的内容与虚拟成像技术并无直接相关性。二人是在与社会团体的接触中逐渐了解并掌握这项技术的。

“如果我们去做互联网或则app的话,可能在宣传和营销上就不太有优势。所以我们选择去做一个技术类型的创业项目。”宋一凡这样介绍自己创业的想法。“当然,并不是非创业不可,我们是真觉得从虚拟现实技术这件事上看到了机会,才搁置了手头上的事开始创业。”

宋一凡认为,他们之所以能够融到钱,其中一个原因是对资金有明确的认识。“融到的钱都是责任,希望将来能够以10倍20倍的回报返还给投资方。名义上这笔钱属于风险投资,没了就没了,但如果我们拿来乱用,没有烧出眉目,将来如果还想找人投资,就没有人会愿意投我们了。”

四、靳美娇/李建锋:不能一辈子都只开夫妻店炒粉

靳美娇和李建锋是北京一对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夫妻。两人三年前在旅行中认识并在一起,去年年底他们合伙在北新桥的胡同里开了家专卖新疆炒米粉的店。靳 美娇说,大学在五家单位实习过的她,想要的也都得到了。遇上李建锋后,就觉得“我们注定要一起创业”。现在他们准备注册公司。靳美娇说,“我们不能一辈子 都只开夫妻店炒粉。以后准备开连锁店。我是学法律的,他是学包装设计的,大学生要用所学的知识回馈社会,不能浪费社会资源。”

靳美娇说,她来北京上学后,家人就一直对她在北京过上成功的生活抱有殷切希望,直到现在,她也没将自己开炒米粉店的选择告诉他们。靳美娇认 为,创业是为了过上自己希望的生活。但创业到底会过上什么样的生活,靳美娇说,最开始她也不知道。“我并不是特别敏感的人,对于大的时间并不会特别细心。 生活就是日子,让自己充实些就好。”

李建锋说,他大一就想要开店,家里也一直支持他。大三时家中给了他一笔启动资金,当时他把这些钱放到股市和余额宝中。到了大四,当靳美娇提出“不如做点什么事”时,他就将它们拿来开了这家米粉店。

靳美娇说,冬天饭店刚开业的第一周,没有人来,她就利用互联网,在微博上寻找想吃新疆炒米粉的用户,在朋友圈里宣传自己的米粉店。一天,她心生感慨写的文章《老公,毕业我们一起卖米粉吧》获得数十万的阅读量,让更多读者和媒体开始关注这对小夫妻和他们的米粉店。

靳美娇说,他们俩在学校中能够遇见的创业的学生并不多。创业后她有意认识各类创业先锋,走进创业圈,积累人脉。当自己的米粉店火起来后,投 资人就提出对他们的小店进行投资。但二人对资本介入的时机还存在一定分歧。靳美娇说,她更看重投资人带来的社会资源,希望尽快让懂餐饮的投资人来参与。李 建锋则认为,他还需要再磨练,投资的事可以再缓缓。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