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2 December , 2018
原标题:专车司机称被抓罚款可以报销

  一市民正在使用专车。京华时报记者陶冉摄

  从去年开始,专车逐渐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并成为人们外出交通方式的一个选择,但也频繁出现绕远道收费和司机骚扰乘客等报道,专车的合法性和安全性也 引起广泛的质疑。上海、南京等地都出现了抵制专车的举动,北京交管部门也在今年初叫停专车服务。京华时报记者近日对北京市内专车运营现状进行调查采访发 现,多家公司的专车仍在运营,且存在诸多乱象。专车司机称,即使被抓罚款也不怕,因为专车平台负责报销80%的罚款费用。

□乘客投诉

女性乘客曾被骚扰

4月12日,媒体人申先生发微博称,他在北京南站预约滴滴专车,司机告诉他一个不存在的地方,申先生找了半小时才找到司机,司机在等待的过程中却在收 等待超时费,而且车内还散发着奇怪的味道。由于司机对道路不熟悉,一路依靠导航开车,并不断询问乘客应该怎么走。申先生下车回家以后已是夜里11点,司机 还打电话称乘客下车后2分钟还未结账,提醒申先生结账。申先生对该司机做了差评,该滴滴司机专门打电话对申先生进行辱骂。申先生向滴滴打车客服人员投诉, 得到的解决方案是“你把他拉黑就好了”。

3月初,网友“SiaLee_小秋梦想家童心未泯”在四惠东预约滴滴专车,司机将乘客送到楼下后申请加其微信,遭到了乘客拒绝。此后该司机用陌生电话 号码给乘客打电话,直接表示要约该女生外出吃饭,并威胁称如果不同意,他会一直打电话进行骚扰。乘客称自己已有男朋友,提醒司机不要再骚扰她,而该司机仍 然不断给乘客发信息,并且发了六七条信息辱骂乘客。无奈之下,该乘客向嘀嘀打车投诉,但嘀嘀打车客服建议乘客不要理会该司机,乘客在网络中发帖举报此事。 随后,快的打车副总裁陶然发布微博称,经第一时间了解,该司机确实有言语骚扰的不当行为,这触犯了公司的红线,公司已经和该司机解除合作,对乘客他们也给 予了适当的补偿。

路况不熟绕远扣钱

据了解,部分司机对道路不熟悉,等待时间会超过乘客的预计,行驶途中也会出现绕路的情况。近日,记者在左家庄乘坐滴滴专车,一名女性司机抢单后称将在 3分钟之后到达乘车地点。记者等待20多分钟,司机才到达。该司机解释称,自己对道路情况不熟悉,在三元桥附近走了三个来回才找到路口。而在乘车过程中, 司机对道路认识不清,一不留神就错过了道路出口,只能在下一个路口调头。

乘客张先生反映,4月2日,他预约滴滴专车从北京南站接朋友到通州梨园,司机没有按照正常的路线向东行驶,而是一路向北走到了北二环,“司机说要避开 拥堵路段”,最后将车一直开到了北四环,接近清河的地方。张先生发现问题后要求折返,司机仍要求张先生多交纳50元打车费。

□记者调查

未做培训顶班开车

据快的专车司机王师傅介绍,他刚来北京一个星期,顶替表哥开了三天专车挣钱。王师傅称,他原是外地的一名交警,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多元钱,生活压力 较大。王师傅在单位办理了停薪留职,开始北漂寻找工作。王师傅的表哥在北京工作并购置了车辆,随着专车业务的兴起,表哥在快的公司申请了开专车,空闲时间 可以挣点外快。王师傅到北京以后,由于一时未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就临时顶替表哥开起了专车。“没有经过培训和考试,也没有跟公司说,车一直在路上接单,反 正公司也不知道谁在开车。”

王师傅称,他所驾驶的别克GL8为7座客车。王师傅刚来北京不久,对路况并不熟悉,经常需要乘客指路或通过手机导航才能到达目的地。从联想桥到人民大 学东门,王师傅都需要询问乘客具体的行车路线。较重的河北口音,也给王师傅与乘客的沟通造成一些障碍,不熟悉的地名,王师傅需要跟乘客进行多次沟通。因为 走错路而绕道时,王师傅只能向乘客道歉,或者提前停止计程表,希望能获得乘客的谅解。对于交警的盘查,王师傅的表哥也给他做了安排,“只要跟乘客说法一 致,就说是朋友的车,不是运营车辆就好”。

被抓罚款可以报销

滴滴专车司机曹师傅在北京开了十几年的货车,经朋友介绍,曹师傅发现专车司机的收入明显高于货车司机,他也在去年年底辞职加入了专车的团队。曹师傅 称,他向公司提出的申请获得通过后,公司组织司机培训三天,讲解软件操作和业务知识。通过考试以后,曹师傅就走上了滴滴专车的岗位。专车司机可以使用自己 的车辆,但是车辆必须为3年以内的新车,行车里程在6万公里以内。司机需要有3年以上的驾龄,并且未出现过安全事故。此外,滴滴公司也可以提供租赁车辆招 募司机,司机需要每天交纳180元的“份子钱”。

按照曹师傅的计算,驾驶自己车辆的专车司机不用交纳份子钱,公司会根据司机的接单数据,每单收取22%的管理费用,“干活就扣钱,不干活就不会收钱, 时间比较自由。”曹师傅估算,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专车司机都是上班族。此外,在早晚行车高峰期,公司会对司机的每个订单给予补贴,司机在高峰期基本不用向 公司交纳管理费用,曹师傅并不担心高峰期堵车对自己造成太大的影响。

曹师傅也担心,由于目前专车尚未合法化,仍有交警执法查扣车辆。曹师傅虽然未被查到过,但是同行被查的经历仍令曹师傅在路上格外谨慎。据曹师傅介 绍,2015年之前,如果被交警抓到驾驶专车揽客,司机需要交纳18000元罚款,罚款的80%由滴滴公司报销,剩余部分由司机个人承担。

培训考试越来越松

专车司机陈师傅称,他加入专车已经有了大半年的时间,司机入职前都需要通过培训考试。由于专车公司招聘司机都要求至少有3年的驾龄,所以培训主要是进 行公司业务规范培训和软件操作训练。培训结束以后,公司负责人通过笔试和面试应答对司机进行考核。陈师傅抱怨称,专车刚刚兴起时,公司对司机的考试较为严 格,一般只给与司机两次考试的机会,如果司机无法通过就不再任用。但是随着专车业务的扩大,公司对司机的要求水平也逐渐下降,“司机如果一两次无法通过考 试,考官允许他们回去继续复习后再次参加考试,直至通过考核。”

记者随后就采访中发现的问题,采访滴滴等专车平台,但登记采访后,对方始终未对罚款报销等情况予以回应。

□专家建议

防止专车出现垄断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周汉华表示,在新的经济业态下,政府要实现从传统监管到新的管理模式的转变。针对专车发展中将来需要面对的问题,政府也要制定适应其发展的法律制度,让观念的变革推动法律的、制度的修改和完善。

他提到,比如反垄断问题,在目前的专车经营中,汽车租赁公司和乘客都成为了专车平台的用户,双方都得通过平台才能联系,因此平台占据了核心点。在这种 情况下,政府的反垄断任务就比较艰巨。第二,专车平台掌握大量信息,比如双方的市场信息,乘客个人的信息、信用卡信息等,政府要注意采取措施。

明确专车经营性质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蒋大兴认为,面对专车这种新的经济形式,政府还要注意一个问题,即明确专车平台的经营性质,它到底是提供信息的中介,还是参与租车 的运营商。目前来看,专车开具的发票是租车公司或者代驾公司,这就可以倒推专车平台只是中介。但从收费主体看,主要交易行为由专车平台完成,租赁公司可能 只分成小部分,那么专车平台就不是简单的信息中介。

蒋大兴提到,发票问题涉及政府的税收管制,法律对信息中介和租车运营商的管制有差别,如果理不清这个问题,企业进行税收规避时,政府可能就难以控制。

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顾大松分析称,由于目前尚没有关于专车业务的法律政策,私家车从事出租车或约租车服务在当前法规下并不合 法,并且由于企业规范制度尚不完善,车辆运营中也出现了不少问题。但是,专车能够满足城市居民个性化、差异化的出行需要,其发展也需要企业建立起完善的运 营规范制度,并且联合交管部门进行监管,从而规范专车运营。

顾长松介绍称,私家车从事专车业务在目前法规下并无空间,可在互联网思维下,从发展汽车共享的高度考虑,依靠立法引领创新,推动改革。合规的专车,需 要由企业或企业联盟自定车辆标准、驾驶员准入标准和服务标准等。主管部门依标准进行事中事后监管,重点釆取信息监管方式,对企业违反标准的事实和投诉处理 情况等信息进行公布,实现政府与市场的合作治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