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hursday, 21 June , 2018

印度欲打入中国庞大IT市场。印度软件和服务业企业行业协会(NASSCOM)在贵州贵阳建立了第二个数字合作机会广场(SIDCOP)。根据双方签署的协议,明年将要实施的协议总价值为60亿美元。

贵州是中国的大数据中心。凉爽、山地良好的自然条件也是其原因之一。例如, 中国技术巨头腾讯正在山区建设面积为30平方公里的庞大地下数据库。在贵州还在为苹果云服务建造类似的数据中心。将在2020年前建成,它占地面积67公顷。结果,最近三年贵州IT部门投资增加378%。去年贵州向与数据交换、存储、处理有关的服务投资28亿美元。过去的贫困省2018年第一季度GDP增速为两位数字–10.1%,居全国前列。

看来印度打算不想错过这个机会。«Quarz India»援引Grant Thornton India LLP咨询公司执行董事Vidhya Shankar的话报道称,软件生产和服务领域一直在印度发展不错,而中国能生产良好的设备,因此要把这些优势联合起来。

以前在该领域印度都是同美国合作。根据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数据,近年来获得H-1B工作签证的,多半都是印度人。例如,2014年拿到这种签证的印度人达220286名。第二位是中国,但远远落后于印度–仅有26393人。同时拿到这种签证的绝大多数印度专家都在计算机服务领域工作。但近来美国签证政策收紧。H-1B签证发放数量大幅减少。因此印度开始转向新的世界技术巨头–中国。

对印度来说,中国是个诱人的市场。对华IT领域投资平均每年增长11.2%,是对美投资增速的两倍。仅为发展大数据分析技术,2018年中国就已注资55亿美元。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陈凤英在接收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指出,中国虽然为大数据和云计算注入巨额资金,但却缺少程序设计专家,而印度刚好可以填补这个空白。


陈凤英说:“中国是在硬件方面发展速度较快、水平较高。因此,中印两国在大数据、云计算等方面的合作将是优势互补的。其次,正如中国在东北亚地区同日本、韩国开展云计算合作,大家共同研发,共享成果。其中日本的半导体行业强于中国,而中国的硬件发展水平高,双方合作是互利共赢的。中印的合作也是如此,印度软件人才是优于中国的,例如,在硅谷,印度的人才已经进入了中高层,而中国的人才还处于中基层。所以,两国在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数字经济领域合作路径是宽阔的。此外,无论如何,中印都是亚洲国家,今后如果两国能够共同研发,共同突破技术,对亚洲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都将大有裨益。只有技术实现突破,才能新的产品,如果技术无法突破,就只能停留在低水平制造层面。”

有趣的是,印中两国在像高科技这样重要的领域加强合作,发生在两国地缘政治矛盾激化的背景之下。例如,去年8月差点在洞朗地区发生军事冲突,当时中印两国军人面对面相互对峙。印度形式上还不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因为该倡议中的一个重要项目–中巴经济走廊,穿越喀什米尔。该地区一直是印度和巴基斯坦的领土争议地区。然而,当两个亚洲大国都面临着共同发展的目标时,地缘政治摩擦可以退居第二位。更何况,许多问题,包括中国的”一带一路”,都可以讨论,对其中一些地方进行调节。


陈凤英接着说:“谈到中印之间的地缘政治矛盾与合作问题,绕不开双方在‘一带一路’合作上的分歧。但是中国领导层已经提出,‘如果有异议可以修改’,因为‘一带一路’只是中方提出的一个各国开展合作的倡议,有异议是可以商榷的。 ‘一带一路’有六条经济走廊,有两条经过南亚,印度对于中巴经济走廊和孟中印缅经济走廊一直感到担忧。但是这其中的美国因素和印太战略是很明显的。实际上,在开展合作当中,第三方只是一个参考因素,不是决定性因素。如果将第三方国家视为决定性因素,就会在很多方面缺乏主动。印度过去虽然一直自诩是西方体制,但是它毕竟是东方国家。中印都是发展中国家,在承担国际义务的同时,都希望国家得到发展。而且国家之间如果没有任何摩擦,也就不能称其为国家间关系了,加之有些国家间还会涉及边境问题,问题就更复杂了。所以,我始终认为,在中印都想发展的共同目标下,难免会出现利益分配的问题,但是利益分配是正常的。毕竟谁都想在世界的利益蛋糕中分得更大、更好,我们应该看到的是,中国和印度都在谋求发展这一大方向。”


SIDCOP远非是在高科技和IT领域的首个项目。去年12月NASSCOM还同大连市政府签署了建立IT产业走廊的协议,将专攻网络技术研究。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