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5 August , 2018

法新社周一报道称,中国电信巨头中兴周日,5月6日,向美国政府发出要求取消禁止美国公司出售给自己配件的制裁令的申请。对该申请的反应或许能让有关防止贸易战的谈判的前景有所明朗。从各方面看,上周末在北京举行的中美贸易战首轮磋商无果而终。

4月美国政府禁止中兴7年内不许在美国市场购买当地技术公司的产品。实际上把中兴购买包括网络设备和手机在内的本公司终端产品25-30%配件的大门给关上了。例如,禁止购买高通或英特尔的芯片以及相思通信和Lumentum控股公司的光学设备。上周中兴举行了有自己在美十多家伙伴负责人参加的会议。中兴认为,制裁自己实际上就是美国在同中国大贸易战,而非为了确保美国的国家安全。

制裁中兴致美中贸易摩擦加剧。中方对此做出的反应是:将依靠法律维护自己权益。5月3-4日在北京举行的贸易谈判中,中国就美国针对中兴采取的限制性措施向美方提出严重交涉。中国商务部的有关报道称,”美方表示重视中方交涉”,”将向美总统报告中方立场”。

股市与管理研究所专家米哈伊尔·别利亚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没有对围绕中兴的局势的今后发展做出判断,但他列举了可能对中国公司取消或者不取消制裁的依据。

哈伊尔·别利亚耶夫说:“总的来说,美国是想遏制中国发展的潜力,尤其是它的科技进步。与此同时在此战略中也有一些痛点,它们必将导致美中关系恶化。尽管特朗普的政策似乎没有可预见性,但是美国人足够准确而敏感地感到这个界限。他们实际上永远不会越过它,从最近对朝鲜的态度就可看到这一点。他们已经紧紧地靠近这个危险的界限,但他们不想越过它。自我保护的本能在这里发挥着作用。就中兴公司而言,当然很难预测美国人是怎么想的,他们是怎样考虑自己的步骤的。不过我认为,考虑到地缘政治背景,紧张的中美关系以及世界局势,美国人在现阶段将会迎合对方。”

中国教育部智库专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全球化与中国现代化问题研究所所长王志民认为,中兴问题可以通过磋商解决。

王志民说:“在全球化时代,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完全独立生产所有的零部件。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发挥自己的集成效应,即便是美国的苹果、波音公司也是如此。很明显,美国此次打击中兴的时机选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双方互相‘出牌’的阶段,其目的并不是单纯地针对中兴。不过美国打出中兴这张牌,也不太能站得住脚。一方面,目前美国已经派出了包括财长、贸易代表在内‘豪华阵容’来华谈判,目的很明确,就是想压中国。另一方面,中国考虑到美国的相关禁令如果继续实施,将对中兴公司造成很大影响,中方也已经就此提出了交涉。但我个人认为,既然美国将中兴公司作为一个筹码,双方就能够通过谈判解决这一问题,双方会拿出彼此都能接受的方案,我个人对此事持谨慎乐观态度。”

中方在此次北京谈判中就中兴问题提出严重交涉,或许是公开对外透露的有关此次谈判的唯一详情。也可根据美方对中国有关取消制裁中兴的申请的反应判断美方是否做好防止同中国开打贸易战的准备,不排除这种可能。

根据北京谈判结果,这个问题悬而未决。双方官方人物都对谈判结果没有做出评论。这是暂时根本没有什么好评论的征兆之一。美国财长姆努钦只是透露,双方进行了”很好的会谈”。新华社则称,”还存在较大分歧”。

新华社指出,就扩大美国对华出口交换了意见。然而还在谈判开始前中国官方消息人士就已表示,减少美中贸易逆差不是谈判内容。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此次北京谈判后接受《财新》杂志采访时推测,谈判没有触及这个话题。易纲指出,中美贸易巨大逆差是个结构性和长期性问题。应当”理性”对待该问题。

华盛顿要求中国必须在截至2020年年底减少对美国的2000亿贸易逆差。2017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达到创纪录的3750亿美元,尽管美国对华出口一直在增长。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