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Monday, 24 September , 2018

《华盛顿邮报》从亚瑟·琼斯和史蒂芬·施旺凯特的纪录片《六人》中引申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没人知道”泰坦尼克号”沉船上还有6名存活下来的中国人?该报指出,有大量记载和描写有关在这场灾难中逝者和生存者的书籍和文件。

然而有关中国水手的报道却只字不提。不过发现了三等舱(最低等舱)乘客Ah Lam, Fang Lang, Len Lam, Cheong Foo, Chang Chip, Ling Hee, Lee Bing和Lee Ling的船票。据说,他们都是水手,在一家英国公司工作。公司要把他们送到古巴工作。他们应先抵达纽约,然后再坐船Annetta到达目的地。有证人说,一名中国人借着一大块木头在冰水里呆了很长时间,活了下来。其余五人也被救援人员救了上来。

布鲁克林《每日鹰报》曾提到过这几名生存者,尽管这样的报道很少。这些可怜的中国人被称为胆小鬼,说他们似乎抢占了船上留给妇女和孩子们的位置。《华盛顿邮报》写道,中国人的遭遇并未到此结束。美国不让他们入境,并把他们禁闭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按原计划把他们送上了去古巴的路。关于他们后来的命运,无人知晓。如此残忍对待他们,是因为1882年美国就有禁止中国人入境的法律。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部禁止某一民族入境的法律。这段历史再次证明了华人在美国的遭遇。坦诚地说,”泰坦尼克号”上的遭遇或许还不是这六名中国水手一生中最悲惨的遭遇,《华盛顿邮报》指出。

据彭博社报道,中国在为自己铺设通往欧洲的道路。最近10年中国人购买或投资欧洲资产3180亿美元。而且中国的兴趣非常广泛:从东欧的基础设施建设到西欧的高科技公司。一半以上的交易由中国国企完成。而且还不包括那些对零起点的合资企业的投资。欧洲已经成为中国投资一号站点。欧洲同中国的交易规模,以美元计算,大于美国45%。由于许多并购是在高科技部门,西欧,包括德国和法国,开始警觉起来,呼吁针对中国投资制定统一的限制性措施。然而像希腊、葡萄牙和塞浦路斯这样的欧盟贫穷国家并不支持它们。这些国家依靠中国资金建设基础设施,因此担心限制性措施有可能让自己丧失投资魅力,彭博社指出。

《外交学者》刊文称,中国正在建设绿色能源,但这是一条漫长艰难之路。就再生能源投资规模而言,中国已经居全球之首,计划到2020年向该领域注资3600亿美元。然而许多因素制约着绿色能源的顺利发展。首先,随着煤炭价格的下跌,煤炭能源利润上升。这迫使私人资本投资煤炭工业,而不是再生能源。其次,中国工业仍依赖于煤炭,所有基础设施都基于这种燃料。为了把经济机制变成再生能源,需要向相应的基础设施投入大量资金,无疑这会吓跑私人资本。可见,因为污染被罚,经常是更划算。最终煤炭在国家能源消费比例中仍占大约60%,《外交学者》指出。

《福布斯》刊文称,中国是汽车电器化理想地方,因为它们有滴滴出行。一直有两个问题影响向电动车全面过渡:动力储存和充电问题。可以在家给汽车充电,但是很难在路上找到充电站。而且即使能找到,充电也需要很多时间。滴滴出行研制的机器人出租车或许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汽车本身将计算自己的动力储存,需要充电时就退出应用程序。此外,这一模式非常适合中国市场,因为中国电动车通常都走不长距离。中国高铁发达。但还有一个怎样乘坐公交车到达指定地点的问题。基于人工智能的机器人出租车网将有助于优化交通状况。出租车费用可以包括在火车票内,软件就会告诉你出站后往哪走并在规定时间坐到机器人出租车内,《福布斯》写道。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