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14 August , 2018

近日备受质疑的鸿茅药酒,在“封神”道路上,曾经获得多名“专家”的背书,其中既有中国中医科学院的教授,也有蒙医专家。

有意思的是,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查询梳理发现,有三位曾经为鸿茅药酒“站台吆喝”的专家,与鸿茅系有关联公司的董事出现重名。

在鸿茅药酒的宣传文章中,大多会提到鸿茅药酒入选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几乎所有介绍鸿茅药酒入选非遗的文章里,都会出现一个名叫柳长华的专家的身影。

柳长华在报道中的头衔是中国中医科学院教授、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在媒体的公开报道中,柳长华常年发表诸如“保护鸿茅药酒等非遗瑰宝义不容辞”,“做好中华药酒文化的传承是鸿茅药酒发展的核心动力”,“鸿茅药酒独特的‘八步古法’酿制技艺,作为中医药的原创科技资源,属于中医药文化不可再生的资源”等观点。

不光是谈非遗问题,柳长华还多次以中医专家的名义接受采访,介绍鸿茅药酒的药效和药用价值。他在2016年接受新华网采访时专门谈到,“鸿茅药酒是可以天天喝的服食养生之药”,而完全忽视鸿茅药酒是非处方药的本质。

中医科学院官网截图

中国中医科学院官网的公开资料显示,柳长华,1954年出生,教授,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原所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医药传统知识保护研究专业委员会会长,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中国传统医药非物质文化遗产产业联盟理事长。

与此同时,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名单中也有一个柳长华。这位“柳长华”除了担任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之外,还与另外三家企业有关联。

公开转让说明书

其中一家“柳长华”担任董事的厦门鹰君生态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正在申请挂新三板挂牌。澎湃新闻记者在厦门鹰君生态农业的公开转让说明说中看到,其董事柳长华“1954年5月出生”,“2003年3月至2016年4月,历任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教授、副所长、所长”。

这一段说明中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官网关于柳长华的介绍有诸多吻合,基本可以认定为同一人。

澎湃新闻记者还注意到,柳长华担任监事的另一家企业——山东扁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曾经作为申报主体,将“泰山扁鹊仓公故事”成功申报了泰安市第六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除此之外,这家“文化公司”在工商信息中登记的经营业务内容,还包括了“中医理疗和中医保健”。

另一位在鸿茅药酒的宣传稿中多次出现的专家名叫孟根杜希。他曾多次以内蒙古医科大学附属蒙中医院院长、蒙医专家的身份,提出“鸿茅药酒是蒙医瑰宝”等观点。

据企查查显示,内蒙古鸿茅大酒坊有限公司的两个自然人股东之一也叫孟根杜希,他以20万元的出资额,持有公司40%的股份。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另一个出资人包宇光,同时是内蒙古鸿茅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以及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孟根杜希还全资持有一家公司——乌兰察布市源泉酿酒有限公司。

同时,孟根杜希还担任了内蒙古医大福瑞蒙中医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该公司的大股东就是内蒙古医科大学。两个“孟根杜希”也有不小概率为同一人。

除了上述两个“站台”频率较高的专家,还有一位曾经为鸿茅药酒“著书立传”的医生杜毅,也在鸿茅系任职。

网络资料显示,杜毅现任内蒙凉城县医院副主任医师,兼中国凉城鸿茅集团科研所所长及内蒙鸿茅天然药物研究院副院长。2000年他主编的《古方揭秘——鸿茅药酒中药成分与药理研究》公开出版。此外,知网信息显示,杜毅在《内蒙古中医药》上还曾发表过名为《鸿茅药酒稳定性考查与研究》的研究文章。

据企查查,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的高管名单中也有一人叫杜毅。不过,在2016年12月的一次变更后,杜毅从高管中退出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