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8 July , 2018

李显学体重只有98斤,但他的精神头儿,却超过了很多比他年轻的老人。李显学认为,这得益于锄草修路。从2008年开始,李显学就在四川省古蔺县双沙镇周边的山道上锄草修路。近的地方,他中午回家吃饭,下午继续干活。如果比较远,就自己带上水,就着馒头、饼干当午餐。一年四季,只要天气允许,他就不会赖在家里。

去年底,当地老年协会的热心大妈们将他十年锄草修路的事迹报告给当地政府,李显学的故事才得以曝光。今年初,李显学登上省精神文明办评选的“四川好人榜”,成为“助人为乐”的典型代表。

李显学正在山道上除草。

那个”修路的老头”,大家都认识

距离县城37公里的双沙镇是古蔺县第二大城镇,从古蔺到双沙,汽车要开一个小时。这个集镇,四面被大山环抱,虽然越来越多的水泥公路从各村通往集镇,但仍有十余条羊肠小道,分布在镇外的群山中。无论上学还是赶场,很多人仍然习惯于走山路。

从双沙车站出发,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随便问了几位街边店铺的摊主,他们不仅都认识李显学,而且知道他住哪里。“李显学?你说修路那个老头是不?他住商贸大街,你往前走,右拐随便问哪个都晓得。”

李显学的家是一幢三层小楼,楼下门面上着锁,老李和儿子一家住在二楼。第一次登门,老李不在家。邻居陈弟英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老李又带着锄头上山修路去了。

在双沙镇政府背后的大南山上,有一条水泥公路通往大山腹地,还有一条羊肠小道弯弯曲曲,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中。当地老人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这条山路是双沙镇(原名白沙场)通往古蔺县城的重要通道。双沙交通改善前,集镇上的居民需要徒步十几个小时,才能走到古蔺。而这条羊肠小道沿线,分布着大大小小的村居民院。

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看到他时,李显学正在半山的山道上除草。虽然是阴天,但72岁的李显学穿着单薄的夹克,已经累到出汗,说话时喘着粗气。

“这是今年第一次到大南山来锄草,一共要锄四公里。”李显学说,这条小路连通山上的公路和山下的场镇,虽然旁边有公路,但因为小道更近便,因此很多步行赶集的村民、读书的学生,都习惯于走山路,可以节约很多时间。大南山的路常有人走,路况并不差,有些地方凿了石梯,有的地方用方石块彻成了堡坎。

一次散步,他决心“不让孩子湿脚”

李显学回忆,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早上,他外出散步,不知不觉就从镇上走到大南山。“那时还早,学生们从山上往下走,去学校上课。”李显学发现,虽然天空并没有下雨,但草尖上的露水,将孩子们的裤管和鞋子全部打湿了。

“我当时就想,这些娃娃,早上出门打湿了,没得衣服鞋子换,要接近晚上才能到家,那不是裤子鞋子都靠体温‘烘干’?”李显学说,那一瞬间他产生了一个想法:“反正我闲着没事,不如这路边的野草都割干净,露水没地方粘,孩子们就不会湿脚。”

从那以后,李显学一干就是整整十年。当地人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周边近十条沿山小道,总长十余公里,李显学总是默默把路铲平,把茅草荆棘砍掉、铲净,不能行走之处都要维修。

李显学1971年从部队退伍,第二年被安排进当时的白沙区供销社,此后又在当地做生意,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双沙镇,附近的村民都认识他。“个个都晓得我住镇上,是个拿着退休工资不用干活的老头”李显学说,他怕人家笑话,见路上有人经过,远远就躲开了,别人走远了他才又出来割草。

李显学正在山道上除草。

“大南山这条小路,起码有上百年历史,祖祖辈辈都在路上走,从来没人专门来割草。”山上的老人说,当大家第一次发现路上绊脚的草被割得干干净净时,还以为是哪家的孩子淘气搞的恶作剧。

十年时间过去,李显学在附近山道上割草修路的事早已不再是秘密。当地居民也从最初的困惑不解,到现在大家都为老李点赞。去年底,当地老年协会的热心大妈们将李显学十年修路的事迹报告给当地政府,李显学的故事才得以曝光,并获评“四川好人”。

“路好走了,身体也比以前好多了”

“我两个孩子刚开始得知我锄草,很不理解,怕别人以为我得了‘神经病’。”李显学告诉他们,自己天天上山劳动,其实就是锻炼身体,最终还是说服了他们。

如今,李显学的儿子儿媳白天都要上班,孙子读幼儿园,李显学只需要每天简单地帮老伴收拾一下家务,就带着工具出门了。时间长了,李显学发现用镰刀割草只能治标,不能断根,被割掉的野草很快又长了出来。于是,他将镰刀换成锄头,直接从草根处将草锄断,并翻土覆盖。“这样锄一次,可以管三个月左右。”李显学说,现在,他每年只需在同一个地方锄草两次,就能基本解决问题。

常从大南山经过的村民夏世端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夏天最热的时候,常看到李显学在树荫下午睡;下雨的时候就撑把伞休息。李显学回忆,一年的初夏时节,他在一块荫凉的草丛中睡觉,突然感觉有东西在身上动,惊醒过来吓出一身冷汗:一条蛇正从身上快速滑过,钻进旁边的草从中不见了。李显学说,这些年在山上修路,磕着绊着的事偶有发生,但问题都不大。“总的来说,路好走了,而且我身体明显比以前好多了。”

李显学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无论是十年前割下第一把草,还是现在天天上山,“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对我来说有价值,对别人来说能更加方便,这与是不是好人无人无关”。

(原标题:不忍孩子们走山路上学被露水湿鞋,七旬老人义务除草10年)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