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25 April , 2018

2018年平壤马拉松将在4月8日开锣。

一年一度的平壤马拉松比赛一直是外界观察朝鲜的一大窗口,也是朝鲜与外部世界“亲密接触”的一大时机。这项全称为“万景台奖”国际马拉松比赛的赛事受国际田联认可,自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每年4月在朝鲜首都平壤举行,于2014年首次允许外国业余选手参赛。

与去年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不同,尽管今年4月美韩代号为“秃鹫”的联合军演依旧举行,但因为朝鲜方面释放出对朝韩和朝美对话的诚意,半岛安全局势明显降温。

政治对话前,文艺、体育的交流往往先行。就在本月初,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平壤观看了访朝的韩国艺术团演出,并同艺术团成员合影留念。而此时举办的国际马拉松体育赛事又将对外释放何种新的讯息,值得关注。

今起,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推出多位参加平壤马拉松赛事的亲历者口述。

2018年平壤马拉松的线路,与去年一样。

口述人:弗兰奇斯

80后,欧洲人,经济型连锁酒店经理

2017年4月,他第一次前往朝鲜参加马拉松,从北京乘坐火车到丹东,在丹东过夜,第二天一早过境进入朝鲜,乘坐朝鲜列车直奔平壤。他是10公里赛程参赛者,比半程马拉松比赛距离更短。

 

“疯狂而令人惊奇”的旅行

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选择朝鲜作为旅游目的地,最主要的原因是获得签证太复杂、签证费用太贵了。我发现可以去平壤跑马拉松,是一位同事告诉我的,后来我们俩结伴而行。

这是一次“疯狂而令人惊奇”的旅行。

我想去朝鲜的首要原因是,这不是一个大部分游客会选择的常规国家,而且这个国家甚至根本不在我的愿望清单上。

我对这次旅途感到如此兴奋的原因之一在于我之前没有抱任何(过高)期待。基本上,我对朝鲜没有任何概念。当然,我读过一些报道,听过一些“难民”的访谈等等,但我总是认为这些都是信息宣传战的一部分。因此我从来没把这些信息太当真。

平壤马拉松从2014年开始接受外国选手参加,也成为西方人了解朝鲜的一个窗口。本文图片均为往年比赛资料图

穿越时空之感和舶来品

我的行程共5天,事实上很短暂,费用相对也少一些。

开往平壤的列车干净又整洁,但就设计和设施而言并不新潮。事实上,这可以用来形容这趟旅程的所有经历。我们就像在过去的岁月中穿行一般,这个国家彷佛仍然停留在上世纪50年代的某个阶段。他们的衣着和发型也是那个年代的风格。

但当音乐在诸如火车站等公共建筑中响起的时候,很是让我惊了一奇。在欧洲,我们基本上已经不再这样做了。在我们乘坐的列车抵达车站的时候,突然间就响起了后苏联时代风格的纯音乐,气氛既浪漫又忧伤。

今年马拉松的起点和终点都是金日成体育场。

平壤与我所想象的完全不相符。首先,城市真的很大,适合作为首都,道路宽广,不要忘记了这一点,与亚洲城市相比,欧洲城市常常小一些。其次,平壤是多姿多彩的。所有的建筑都粉刷过,这增加了很多的活力。再者,平壤很干净。平壤是目前为止我去过的最干净的地方。

令我很惊奇的是,我还看到了可口可乐、德国汽车,虽然数量并不多。我没有看到任何广告。平壤的地铁也是真实的,尽管它看上去的确像苏联时期电影中的一般。还有,我看到了一家披萨店,还有外卖的包装盒,这是舶来品。

平壤的科学博物馆(the science museum)真是令人叹为观止。直到那一刻我才意识到,朝鲜有关(改善民生的)对内各种宣传是真的。

2016年竣工的平壤科学技术殿堂。

赛事组织工作相当不错

既然整个行程都是围绕马拉松的,那我觉得很自然要去跑跑。我很开心参加了马拉松。

抛开西方(媒体)给我们对朝宣传的固有思维,我认为平壤马拉松的组织工作还是相当不错的。

我之前从没有参加过类似的大众体育项目,所有也就没法做任何比较。但平壤马拉松的赛道设置清晰,设置了一些补给站,给参赛者发放运动员号牌,还有电子设备记录时间等……比赛的一切都还很不错。更别提(金日成)体育场内座无虚席、加油呐喊声异常振奋人心的景象(编注:宣传册上推广词中也特别提到世界上绝无仅有的赛事体验——7万平壤市民在体育场内持续不断的掌声和欢呼声让人仿佛置身奥运会)。

沿街的平壤民众。

我所在的旅行团里,部分团员报名了全程马拉松(编注:简称全马,42公里,主办方规定的关门时间为4小时,半马为21公里,关门时间2.5小时)。但对于那些跑得慢的人来说,超过4小时的话,跑到终点时已经没有水和毛巾可以提供给他们了。有跑完全程马拉松的团友说,最后的补给站也关闭了,没有水可以饮用。似乎主办方并没有考虑周全所有参赛者的需求情况,这可能会比较危险,万一有什么情况发生的话。

朝鲜有兴趣展示自己的形象,并且证明西方主流媒体是以一种错误的方式在刻画他们的形象。举办马拉松只是另外一种把自己展示给世界的方式。外国游客去到朝鲜,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朝鲜,和他们在自己国家所阅读到的或者报道中的朝鲜不同。举办对外国运动员——之后是业余选手(游客)——开放的体育赛事这样一个主意,在我看来应该是一家在朝运作的国际旅行社想出来的。

说举办赛事是为了赚钱(编注:指外汇),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净利润而言,据我估算办马拉松最多能挣个30万到50万美元左右,即便对朝鲜这样比较贫穷的国家来说也是很少的数额。

但可以确信的一点是,这项赛事在对内宣传上有很好的效果。来自全世界的运动员到朝鲜首都竞逐胜负,这是面向资讯接收渠道有限的朝鲜民众很好的素材。

平壤马拉松的线路会途经多个景点,这是选手们从凯旋门经过。

没有人无故索要小费

朝鲜之行,除了导游以外,我没有机会和其他朝鲜人接触,即便是非语言的交流也不是很多。

当我们途经到平壤之外的一些偏远地区时,当地的人们会以一种很惊讶的眼神盯着我,他们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外星人,他们的惊讶无从掩饰。

在平壤的大街上,我没有这样明显的(惊讶的)感觉,要么是平壤的民众已经习惯了外国人的存在,要么就是因为他们受过良好的教育,并不会公开展露自己的感情。

但我们的导游很健谈、很友好,但我知道那是他们的工作。此外,导游并非只是和我们的旅行团中的单个人聊天,导游的时间是面对所有人的,所以我们并没有和导游建立起私人关系。

没有人无故问我们要过小费。不过,我们去一些旅游景点要额外掏钱,譬如门票,一些额外的餐食,如冰淇淋、啤酒,坐地铁也要自己买单。我们这个旅行团离开的时候整体性地给了导游一笔数额不小的小费,这也是全世界通行的惯例。所以在这方面,一切都非常透明。

在避免与游客发生争辩方面,导游是受过培训的,他们会有礼貌地、但立场十分坚定地强调他们看待事情的态度。

正因为以上种种,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希望可以再次前往朝鲜,与那里的人有更多的接触。

离开朝鲜时,我对这个国家的疑问和好奇丝毫不比刚入境时少。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