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Saturday, 17 February , 2018

一场英超焦点大战,变成了全世界球迷社交网络的隔空骂战。

2月5日凌晨,利物浦与热刺之间的对决足够跌宕起伏,主裁莫斯和边裁斯玛特两人“主宰”了比赛的走势,两次热刺疑似“假摔”全部得到点球,枉费了萨拉赫梅西版的表演。

利物浦主帅克洛普赛后愤怒表示,“如果我说出我现在的所有想法,我会收到一张足球界最大的罚单。”

范迪克对拉梅拉的疑似犯规。

阿里突破倒地。

这两次点球判罚的确具有争议性。前英超裁判德莫特·加拉格认为两粒点球的判罚完全正确,但克拉滕伯格则认为第一球凯恩越位,点球是误判,第二球范戴克与拉梅拉之间确实是有接触因此可判点球,这是一个“50%”的判罚。

这些年来,英超裁判水平简直每况愈下,阿森纳主帅温格就不止一次炮轰裁判,“英格兰裁判的水平每年都在下降。”一个月前,他还在一怒之下称:“裁判的水平还停留在上世纪50年代。”

但是,利物浦和热刺的比赛争议还算不上英超“经典之作”。看完下面这些表演,只能借用一句网友的话:裁判身残志坚,双目失明依旧坚持执法。

马里纳罚下吉布斯。

脸盲裁判

安德列·马里纳和罗杰·伊斯特就是两位著名的“脸盲”裁判。

2013-2014赛季,在阿森纳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张伯伦在门前用手救险,当值主裁马里纳却向张伯伦的队友吉布斯出示红牌。

2014-2015赛季,伊斯特也是老眼昏花,法尔考在禁区内被奥谢犯规,可伊斯特却将维斯·布朗罚下。更为可笑的是,他赛后居然还称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判罚。

卡罗尔门线内捞球。

门线冤案

英超从2013年开始实施“门线技术”,这项技术的出现杜绝了门线冤案的发生,而在这之前,英超曾出现过一起极为匪夷所思的门线冤案:

2004-2005赛季,曼联主场对阵热刺,比赛进行到最后时刻,热刺中场佩德罗·门德斯见曼联门将卡罗尔站位过于靠前,他得球后立马吊门。

曼联门将卡罗尔突现黄油手,皮球飞入球门将近半米,卡罗尔再将球捞出,无论主裁还是边裁居然都视而不见。当天的主裁叫什么来着?克拉滕伯格!

在网上,克拉滕伯格、奥利弗、麦克·迪恩和阿特金森的外号是——“神奇四瞎”。

本·撒切尔严重犯规。

放纵铲抢

我们都知道英超裁判鼓励场上的身体对抗,那到底什么叫“鼓励”呢?

举个例子:2006-2007赛季,在曼城对阵朴茨茅斯的比赛中,著名的硬汉本·撒切尔在与佩德罗·门德斯的拼抢中直接用肘子击打对方头部,门德斯一度陷入昏厥,队医采取吸氧急救,并将其送往医院。

如此恶劣的犯规动作,当值主裁加拉格却只是向撒切尔出示黄牌。

朴茨茅斯球员马修·泰勒非常不满,他质疑道:“这还不是红牌?怎么才会吃红牌,要把人杀了才会吗?”

虽然事后英足总追加了对撒切尔的处罚,但从加拉格临场的判罚也可以看出,英超所谓的“鼓励对抗”,有时候其实是裁判能力差,不懂得如何控制场面。

波尔提前结束比赛。

提前鸣哨

格拉汉姆·波尔这个名字大家也应该不会陌生,2006年德国世界杯,正是这位仁兄曾对克罗地亚球员西姆尼奇出示三张黄牌才将他罚下。

他在英超赛场也犯过一个经典的错误:1999-2000赛季默西赛德郡德比,比赛最后时刻利物浦门将桑德尔·维斯特维尔德开大脚,他开出的大脚击中埃弗顿球员哈坎森的后背,然后往球门方向滚去。

可就在皮球还在运行时,波尔突然吹响终场哨音,埃弗顿进球无效。

在波尔退役后,他才公开承认当时犯了一个错误,埃弗顿的进球应该成立。

克拉滕伯格已远赴沙特。

英超裁判为何业务能力这么差?

其实在英超当裁判也算一件美差。五大联赛中,来自西甲、德甲、意甲和法甲裁判的工资都是按照吹罚场次结算,其中西甲裁判单场工资最高达5200英镑。

英超裁判虽然吹罚单场的津贴略低,只有1150英镑,这是五大联赛中最少的,但英超裁判每个人都有基本工资,差不多是在38500英镑-42000英镑之间,加上吹罚比赛的补贴,他们一年可以净挣约7万英镑。

如今由英超职业裁判委员会主席麦克·莱利管理的这个裁判团队不到20人,绝大多数都是45岁以上的老裁判,其中年龄最大的就是那位曾经“老眼昏花”的罗杰·伊斯特(52岁),而年纪最小的则是博比·马德利(32岁)。

英超职业裁判委员会主席麦克·莱利。

人员流通性差就是目前存在的一个主要问题,年轻裁判得不到机会,他们也无法对那些“前辈”制造压力。

另外一个问题在于仅剩的那些精英逐渐淡出英超赛场。

随着霍华德·韦伯退役,克拉滕伯格远赴沙特,英超赛场已经没有一位业务能力拔尖的裁判。

克拉滕伯格虽然是犯过一些低级错误,但与国内的同行相比,无论执法水平还是场上的跑动能力,他都要更胜一筹。2016年,克拉滕伯格吹罚了足总杯、欧冠和欧洲杯三项重要赛事的决赛,还被国际足球历史和统计协会评选为2016年度最佳裁判。

克拉滕伯格为何要离开英超赛场?有经济上的因素,沙特足协给他开出50万镑的年薪,这要比他吹罚英超的年薪高出近5倍。

另外,克拉滕伯格非常不满麦克·莱利的管理方式,他觉得自己得不到支持。他认为莱利身边每个人都怕他,他身边都是一群唯唯诺诺的家伙。

莫斯与边裁。

在莱利的掌控下,过去的人为对当值主裁打分变成了全软件数据化,也就是你只要坐在办公室内对相应选项打钩即可,而这份报告会在比赛结束后几天时间内送到被评分者的手里。

可问题在于,英超赛程密集,裁判也停不下来,比如莫斯今天是当值主裁,过两天他就可能在另外一场比赛继续吹罚,之前那场比赛的报告还没来得及看,相同的错误又再次犯下,于是就会恶性循环。

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我们可能看不到了英格兰籍主裁的身影了,这也将成为近60年来的首次。要知道,英格兰主裁曾4次吹罚过世界杯决赛,这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

愤怒的利物浦球员。

由于克拉滕伯格已经远赴沙特,他不会具有资格作为欧足联代表前往俄罗斯,而阿特金森和马里纳均因为年龄原因已经在去年12月份退出国际赛场,英格兰目前在“精英裁判”这一组别中处于真空状态。

这也恰恰能说明为何英超裁判水平有问题了,与海外的同行相比,他们是真不行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