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Saturday, 20 October , 2018

中国著名雕塑家任哲年仅34岁,已然跻身最成功、身价最高年轻艺术家行列。网上关于他本人的信息很少,即便在面对面的交流中,他也尽量不谈自己,尽可能多地讨论艺术。任哲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谈到灵感来源、与美国著名演员约翰尼·德普的会面以及为上合组织赠送礼物一事。任哲还表示,计划明年在圣彼得堡办展。

– 您家祖上就是雕刻家吗?这门技艺是世代相传的吗?谁开启了您的天赋?您是如何入行的?

我的父母并不是做雕塑的,也不是和艺术相关的。我是因为个人的兴趣和爱好走上这条路的。

我觉得在我的生命过程中,有很多人不断地帮我打开这扇窗,包括到现在。最早可能是爷爷奶奶从小辅导我,父母送我到很好的美术环境去学习。在学习的过程当中,老师不断教导,同学之间也互相鼓励。我毕业以后,又有很多藏家大家在支持。所以一路走来,每个人都在我生命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很多东西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因为有了一才有二,有了二才有三,而不是因为某一个所以成了现在的样子,原因不是那么简单。

– 您很快就成了很有名的雕塑家吗?

也没有,我从毕业到现在大概12年了,现在也不是很有名。很多时候是,一个人在一个领域里不断地投入,持续而专注地做一件事情,才会自然而然地脱颖而出。但是有没有名,是别人给的,并不是心里的东西。

– 您的灵感来源是什么?

我的灵感来源于东方文化。东方文化一直是我创作的源泉和题材,毕竟我对这片土地更熟悉,我希望能够通过当代人的视角和方式,用国际化的语言,以让西方人和东方人都能看明白的方式,来讲古老而传统的东方文化。

– 您作品里的人物是同一个人吗?看起来他是一条连续的线表现的同一人物的不同样子,我说的对吗?

我做的人物分为几个系列。一个系列是传统神话题材作品,我们看到的这几件作品其实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另一系列是武术,在这个题材里面再做延续,把武术中一些很美的肢体语言通过作品表达出来。还有一个系列是武士。我的武士刻画的并不是具体的人,不是赵云、岳飞,不是某一个具体人物,但我希望这是所有时代武士精神的凝结。您可能会在我的作品里看到斯巴达克斯的影子,也有可能还会感受到欧洲和日本漫画里的元素。他们同样是武士,我只不过是把这些元素放在一起,共同表达我想表达的武士,更多的还是对武士精神的表达。

– 您这个绳子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其实这个绳子是我个人的语言符号。古代中国汉字里,“绳”通“神”。古代在测量星象的时候使用绳子,所以把绳子长度放在下面,慢慢地“绳”就演变成“神”这个字。我做作品希望是做精神的凝结,所以希望作品能够变成精神容器,但是容器,就像酒瓶和布袋一样,总需要东西把它封住,我希望用绳子把精神凝固住。

– 您自己练武术吗?

我练过武术,因为我在做作品的时候需要了解武术,需要明白武术怎么用力,要知道武术肢体动作的发力方式,所以我专门去学过武术,为了作品做了一些新的尝试。

中国著名雕塑家任哲

听说您曾见过约翰尼·德普,您能否谈一谈这次会面?

约翰尼·德普是第一次来中国,来做电影发布。他本身很热爱艺术,邀请了北京很多画廊帮他推荐艺术家,然后他去见,后来在很多艺术家里面,他觉得比较喜欢我的作品,说:“我想去见这个艺术家”,就有了我们这次的会面。我和约翰尼·德普共同创作了一个小雕塑。我感觉他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对艺术有强烈和执着的热爱,我觉得艺术还是很有魅力的东西。

– 您与其他世界级明星见过面吗?

我刚跟阿迪达斯合作了一款crossover的球鞋,见到了阿迪达斯签约的几位NBA球星。见面的时候我在他们身上能感受到很多创作的灵感。在上海和贝克·汉姆一起吃晚餐也有一些不一样的感受。我感觉,不管是什么样的职业,终归都是人和人之间的相处。但一个人能成为行业的佼佼者还是因为他的智慧,这些人都是很有智慧的人,我在他们身上也学到很多东西。

– 您向约翰尼·德普赠送了您的雕塑吗?

约翰尼·德普有我们共同合作的作品。

– 共同合作的作品刻画的是什么人物?

有点像加勒比海盗的杰克船长。

– 我知道你向上合组织赠送过一件作品,您能讲一下这件吗?

那次是上海合作组织做一个活动,活动过程中他们很喜欢这件作品,所以大家就选择这样一个很好的方式,作品现在陈列在上海合作组织里。这个作品选用的是中国古代人弹琴的形象,但他弹的不是真正的古琴,而是一段枯萎的木头。我觉得真正的乐曲并不是存在于耳朵里,而是心里,就像一个好的艺术作品,它不是停留在你的脑海里,而是停留在你的心里一样。所以我觉得,真正的乐曲是不需要弹奏出来的,是要用心去感受的。知音,知音,其实说的也就是这个,不是说你的乐曲我能明白,而是你弹琴背后的心境我能明白。所以当时上海合作组织非常喜欢这件作品,他们也觉得知音难觅,而且里面蕴藏着很深的东方精神,叫大音希声,就是说,真正庞大的音乐是不需要声音的。这也是我追求的一个境界,所以有了这次的合作。

– 您在海外的展出怎么样?

在海外的展览反响还是挺好的。我在东南亚、欧洲和美国都做过展览,大家看到作品以后,首先感觉挺接受的,很有时代感,同时也能感受到这是东方的,作品流露出值得深深思考的东西。现在很多作品表面化的东西比较多,或卡通化的东西比较多,大家在看的过程中,虽然会带来愉悦,可能不会停留很长时间。所以大家觉得我的作品还是有自己的特点的。

– 我知道您获过很多奖,多次在美国和台湾办展,你会继续这个方向的工作吗?

我会继续做展览,但我会准备好,我希望每次展览不是重复,而是对上一次的超越。我觉得展览的目的,对自己来讲,是一次一次超越自己、听到观众反馈声音的考试,如果对于其他社会、其他人来讲,我希望通过展览能把东方的文化带出去,能让更多的人看到作品以后开始对东方文化感兴趣,感觉跟他会有一些关联。

– 据说您是中国最贵的雕塑家,是这样吗?

这不太准确,价格和艺术虽然是相关的,但不是最重要的,而且很多价格不是某个人可以决定的,而是市场的供求关系导致的。

– 您最贵的作品是哪件?

我最贵的作品……刚刚有件作品放在香港交易广场的门口。今年正好是香港回归20周年,我在香港做了一个个人作品大型展览,也是这几年在香港做的最大规模的一次,香港置地集团帮我做的承办,在香港交易广场的圆厅里做的展览呈现。展出以后,他们把这件巨大的作品永久收藏在他们的广场前面。这个广场是香港的一个地标,有点像北京的王府井。这份荣誉对我来讲是很难得的,我也很珍惜这个机会。可能我不知道哪件作品是最贵的,但最近陈列的这件作品是最让我感动的,最有意义的。

– 这件作品现在归谁所有?

香港置地集团。

– 有没有计划在俄罗斯做一个展览?

有,我正在考虑在神彼得堡做一个展览。可能明年。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