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Monday, 10 December , 2018

和2017赛季U23新政的仓促上马相比,在本周末中国足协于武汉召开的职业俱乐部工作会议上,早早颁布2018赛季的“加强版”U23新政,并未引发俱乐部热议:

由于转会窗口未开、各队冬训将于本月底陆续展开,再加上“加强版”新政吹风已达半年之久,且据记者了解,俱乐部对于新赛季“加大U23球员政策倾斜力度”这一内容均有足够心理准备,转会市场对此更是心照不宣。

而去年U23新政的效果表明,处于特殊历史时期的中国足球,在局部发展层面确实需要“非常规操作”。

所谓“非常规操作”,更多指政策倾斜。

和此前“比赛始终要有至少1名U23球员在场”的“意见稿”相比,新政只要求U23球员的人次和外援人次匹配,已经算是新政的“让步”。

2017年6月3日,吉翔换下U23球员陈吉。东方IC 资料

而对新政的最直观解释,以球迷最关注的中超联赛为例,不外是“一场比赛如果要用满3个外援名额,就要匹配3人次的U23球员”,对于一家职业的、成熟的俱乐部而言,这样的要求并不过分。

“我们的U23球员储备确实不够,但大家都差不多,一是靠内部挖潜,从梯队找苗子,二是靠转会来补充,从目前的情况看,能在转会市场找到合适的U23球员非常非常难,所以内部挖潜应该是第一位的,这也符合足球规律,大家还得耐心做青训。”

一家北方俱乐部高层人士告诉记者,“其实足协也是希望我们多给年轻球员一些高水平比赛机会,中国足球底子薄,联赛应该多承担些责任。”

中国足协之所以有足够底气在新赛季加大培养U23球员的倾斜力度,是因为U23球员在国字号球队的战术体系中正占有日益重要的地位。

东亚四强赛,6名U23球员均在第一场中韩大战中首发。以下图片 视觉中国

两周前,在日本举行的东亚四强赛,里皮将杨立瑜、韦世豪、何超、邓涵文、刘奕鸣和高准翼等6名U23球员召入国足帐下,这6名U23球员均在第一场中韩大战中首发,而随后与日本队和朝鲜队的比赛,各有4名U23球员首发,其中,刘奕鸣打满3场比赛。

如果不出意外,2019年亚洲杯上,这些U23球员将正式取代今年征战12强赛的大部分国脚,而国足的改朝换代,也需要中超联赛在政策层面给U23球员提供更宽广的成长空间。

虽然,冬季转会窗口要到2018年1月1日才打开,但一向敏锐的卫冕冠军广州恒大已经在转会市场上打了胜仗:邓涵文、杨立瑜和唐诗新赛季转至恒大,而何超和张修维的加盟还是未知数。

不过对于恒大主帅卡纳瓦罗而言,新赛季三线作战,需要更可靠的人员储备。

2017年东亚杯,刘奕鸣打满3场。

而国内的U23球员很快就要接受全面检验。2018年1月,U23亚青赛就要在江苏常州开幕,目前,U22男足正在马达洛尼的带领下在阿联酋迪拜拉练,他们的热身赛计划是与约旦U22队、阿联酋两支俱乐部队进行3场热身赛。

这次为期两周的迪拜拉练正好横跨2018年元旦,回国之后,U22国青就要前往常州备战参赛。按照抽签结果,U22国足将与卡塔尔队、乌兹别克斯坦队和阿曼队同组。

在U22亚青赛结束后,球员将返回俱乐部参加冬训,此时,新赛季中超联赛已经迫在眉睫,政策方面的照顾使得U23球员在身价暴涨的同时也将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可以预见,U23政策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政策,中国足协对年轻球员的“照顾”还会在今后几个赛季发生变化:

近两年,不少业内专家呼吁,U23球员本不该算是需要受照顾的“年轻球员”,即便缺乏底蕴的中国足球,亦有相当数量的青年才俊在20岁之前就崭露头角。

刘若钒(右二)就是U18球员的代表。

比如,武磊首次联赛出场是14岁征战中乙联赛,而2012赛季,20岁的武磊便以中甲联赛本土射手王的身份带领上海东亚冲超成功;

黄博文则在自己16岁那年亮相中超赛场,并在自己的新秀赛季创下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年龄最小进球纪录(2008年中国足协规定18岁以下球员不可注册参加职业联赛,因此,黄博文16岁中超进球纪录很难被破)。

“18岁可以算是年轻球员,但在中国22岁还是年轻球员。”里皮在东亚四强赛时接受采访时曾表示。这意味着中国足球必须“提速”才能更快实现“国家男足跻身亚洲前列”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期目标。

因此,“18岁的年轻球员”极有可能将成为中国足球下一步重点照顾对象。2020年东京奥运会,中国足协已经定下“进军决赛圈”的任务,这就要求1997年龄段球员在2018年和2019年付出更多汗水。

虽然该年龄段球员在去年的亚青赛上3战2负1平小组即遭淘汰,但海外留洋球员的标签和国内联赛对于年轻球员的日益重视,将是球迷再一次对国奥队心存期待的原因所在。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