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16 January , 2018

“毫无疑问”,中国反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就中国针对周四联合国大会决议立场进行了专家咨询。128个国家,其中包括中国和俄罗斯,都赞成不要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倡议。美国、以色列、危地马拉、洪都拉斯、 马绍尔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瑙鲁、帕劳和多哥投了反对票。35个国家弃权。

中国坚持主张,在1967年边界框架下建巴勒斯坦国,首都在东耶路撒冷。12月22日,王毅外长在外交部网站对此予以确认。部长指出,巴勒斯坦问题,数十年悬而未决,是一个”历史性悲剧”。北京认为,这个问题不能一直持续下去。部长强调,解决问题的方向已经确定,即建两个国家。”我们主张,在1967年确定的边境框架下,建立独立和主权的巴勒斯坦国。首都在东耶路撒冷。”王毅这样宣布说。他呼吁,重新恢复巴以对话,将问题返回到谈判的轨道上。

12月21日到22日,北京举行的巴以对话,再次确定了中国的呼吁。这是各方代表继美国决定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把本国使馆迁到这里决定后的首次会晤。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顾问纳比勒·沙阿斯和以色列国会副议长西里克·巴尔分率本国代表团参会。

王毅

期待北京会议能有什么突破是不现实的。但是,将各方劝到谈判桌旁却是极为重要的事情。俄罗斯科学院东方学研究所阿拉伯和以色列研究中心专家鲍里斯·多尔戈夫、现代意识形态发展研究所副所长伊戈尔·沙特洛夫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这样指出。他们都认同12月21日《中国日报》编辑文章的内容。该文指出,中国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成功地扮演者斡旋者身份。

中国丝绸之路项目,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来说都极富吸引力。因此,中国在中东地区的全球玩家角色将与日俱增。伊戈尔·沙特洛夫这样认为。

他说:”现在,中国在巴以冲突中的新斡旋者身份,与传统的中间国有不同之处。显然,中国不仅仅是斡旋方,而且是中东与美俄类似的三巨头之一。目前,中国在外交领域活动积极,但同时并未忘记经济利益。将冲突方经济利益彼此捆绑的方式是有实际作用的。其它世界大国,在这方面的实践运用的并不那么精熟。中国将在此方向向前推进,比如完全可以通过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建海上和陆路丝绸之路。该项目要比劝说巴以双方坐到谈判桌旁的方式更具影响力。我觉得,北京解决巴以危机的新方式,即除外交之外所采取的经济合作方式,对于双方来说,都是值得重视的好建议。其中包括建设港口基础设施,在外巴勒斯坦地区推出物流项目。这些都是中国对中东巴以进程所能做出的贡献。”

另外,中国并非仅为自己在本地区追逐经济利益。同时,作为负责人的大国,还负责维护秩序。伊戈尔·沙特洛夫指出。

早前,中国也一直寻求在中东地区扮演斡旋者的身份。这符合其作为石油天然气进口大国的利益。专家鲍里斯·多尔戈夫这样认为。中国对本地区的兴趣只能增长,而且,北京有了更多的斡旋能力。中国努力在世界政治、在国际和中东地区扮演更大的角色。

他说:”显而易见,中国对在本地区搞斡旋感兴趣。其中包括在处理巴以关系日渐紧张问题上。本次北京对话,也证明中国在此方向的外交努力。我觉得,那些因为政治成本,认为中国在中东没有能力、也不想成为重要玩家的看法是不符合实际情况的。”

俄罗斯专家对以色列海法大学副教授约拉姆·艾弗罗娜的看法给出这样的评论。后者在接受新加坡《海峡时报》采访时指出,中国没有能力、没有必要也不具备专业水平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间搞斡旋。

西南大学伊朗研究中心主任冀开运认为,中国的斡旋,是冲突方接触的实际平台,为解决阻碍巴以和平共处的历史悲剧带来了机会。

他说:”目前中东形势失序,美国新上任的总统特朗普在中东的介入和投入力度有所减弱,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也在下降。而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承担起了为巴以搭建沟通平台的责任,尽力劝解双方。谈到中国能为巴以冲突提供什么,我认为,第一,为巴以双方搭建交流沟通的平台。第二,中国与以色列、巴勒斯坦等国一直友好相处,没有历史恩怨,我们本身对巴以和平并无私心,中国要提出的建设性方案不外乎就是对以往中东和平成果的进一步发扬光大,不是推翻,而是在原有基础上进行修正改良,同时也会继续坚持‘两国方案’,让巴勒斯坦独立建国,让巴勒斯坦得到主权国家的民族尊严,让以色列得到自己的国家安全保障,让巴以两国人民在相互尊重的基础,合作交流,过上平安正常的生活。当然,我们也要考虑到中东事务的困难之大,涉及的问题之多,巴以双方的积怨之深。中国能够发挥积极的建设性作用,推进中东和平进程,帮助巴以双方坐下来谈,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不可能在短期内取得很大成效。”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