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Monday, 10 December , 2018

事发一年多之后,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老虎伤人案定于12月19日在北京延庆法院开庭审理。近日,伤者赵女士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说,因被告方面明确表示不接受调解,会静待法院公允判决,“调解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不管赔多少,自己都失去了母亲,我不是外人说的那样,靠着母亲讹钱。”

“我们还是坚持无责的主张,希望进行人道主义赔偿。”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曹先生表示,因原告诉求的赔偿数额过高,无法达成调解,只能交由法庭审理。

被告称无法达成调解,原告:等法院公允判决

2016年7月23日,赵女士一家三口和母亲到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园东北虎园内自驾游览,赵女士与其母在猛兽区下车,后被老虎袭击,赵女士被咬伤,其母被咬死。事后,延庆区政府责令动物园停业整顿。

事发一月后,延庆区政府调查结果显示,赵女士未遵守猛兽区严禁下车的规定,被虎攻击受伤;其母救女心切未遵守规定,被虎攻击死亡。该事件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因坚持认为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应负有主要安全责任,在与动物园协商未果情形下,2016年11月15日,赵女士与其父分别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请求法院判令赔偿其后续医疗整形费、误工费、伙食补助费、精神损失费等,赔偿其已故母亲周女士的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近156万元。延庆区法院当日受理并正式立案。

今年2月初,延庆法院指定鉴定机构对赵女士做了伤情鉴定,伤残等级为九级。不过,对这一结果,赵女士一方表示不认可。3月29日,延庆区法院指定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伤残鉴定报告显示,赵女士符合九级伤残。

澎湃新闻注意到,因赔偿标准等因素的影响,原告所提出赔偿金数额也随之改变。据原告律师白晓强介绍,赵女士将索赔金额调整为69万元,伤者家属还为已故的周女士提出149万元的赔偿金,“该金额是按相关规定和最新标准拟定的。”

此前,动物园方一直主张无责,赔偿也是出于象征性的人道主义,并称将积极应诉。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工作人员曹先生说,在案件开庭审理之前没有太多需要说明的,一切看庭审情况,等待法院判决,“他们要求的赔偿数额太高,无法进行调解。”

“动物园明确表示调解可能性几乎没有。”赵女士表示,他们不接受调解,法院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等待公允判决。

“赔多赔少,我都失去了母亲”

事发一年多之后,对于伤者赵女士来说,记忆逐渐淡化,但突如其来的事故也给她留下难以抹去的影响。

“法律最终的判决才能说明一切,当然是在没有任何干扰情况下的判决。”赵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们一家人都没有放弃希望,都在积极向上地生活。

赵女士同时表示,不管赔多少,自己都失去了母亲,“我更不是外人说的那样,靠着母亲讹钱。”她也对记者表示,从没否认过自己有过错,但是不能因此而掩盖了园方的过错。

“野生动物园三番五次出事,原因是什么? 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希望通过我们的事情给社会警示,不要再发生这种悲剧。”赵女士说。

【对话赵女士】

澎湃新闻:事发后,你有再去过八达岭野生动物园吗?还会想起过去的事吗?

赵女士:去过动物园,都是跟媒体记者去的,最近一次和法官去勘验现场。在这个人生黑色地段,我只记得自己站在车门旁之前的那段记忆,监控里其他的画面都没有意识和印象了。

事发园区并不是全程禁止下车,有些路段可以下车,其他猛兽区都是直线型,只有事发地是U字型路段,当你走完U字路的直线一边又长时间见不到老虎时以为自己安全出来了。

澎湃新闻:有网友曾指责你“不守规则、私自下车”,这一年多以来,舆论对你造成怎样的影响?

赵女士:在这次事件中,舆论的确给了我影响,前期可能比较大,后期也都看淡了。我也不想再举一些例子,给不知情的网友产生脑补,自我假设。他们都没有亲历现场,不了解情况,都觉得自己会是无比地遵守规则。我觉得,这家动物园最大的失误是它当时没有标出口、入口,我下车点正对着大门,给人一种出了园子即将进入下一个园区的错觉。

澎湃新闻:在此期间,八达岭野生动物园方面跟你作了哪些沟通?

赵女士:他们没有和我沟通,只是在政府调查报告出来之前,为了稳住我们,不让我们对外界发声,期间和我父亲谈判过6次,说会给出满意的交代,园方说我母亲是英雄。但等调查报告出来后,他们就开始插科打诨,翻脸不认账。

澎湃新闻:在这一年多里,家里情况如何?

赵女士:其实也不想刻意说明了,只能说,这一年多不仅是我,包括我的家人都没有放弃希望,都在积极向上地生活。有时候,无论你想做什么,努力什么,都容易遭到诟病,因为他们都不了解真实的情况,只是自己在脑补,我的生活是我自己的事,自己为自己负责就好。

澎湃新闻:在法院认定和判决前,是否还有想要说的话?

赵女士:无话可说。舆论是把双刃剑,法律最终的判决才能说明一切,当然是在没有任何干扰情况下的判决。

澎湃新闻:在赔偿数额上,你说赔多少并不是你的关键诉求,为何?

赵女士:赔多赔少,我都失去了母亲。十恶不赦的罪犯也有羊羔跪乳之情,更何况是我。我更不是外人说的那样,靠着母亲讹钱。

野生动物园三番五次出事,原因是什么? 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是园方低成本的防范措施以及相关管理部门对安全管理责任的不重视,希望通过我们的事情给社会警示,不要再发生这种悲剧。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