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Saturday, 16 December , 2017

中国拯救本国公民以免陷入贷款圈套

中国政府将整顿小额消费贷款市场。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贷公司的通知》。《通知》指出,这些公司经常进行违法活动。此外,消费贷款市场的混乱致百姓陷入贷款陷阱,已对国家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构成威胁。


一名19岁女大学生,想买一部iPhone6s Plus,但还缺1.2万元人民币。她不好意思管家长要–父母都是农民,已经为自己的独生女儿能够上大学花掉了一切。她在校园里看到了小额贷款广告。广告称,公司15分钟就可办理任何目的的贷款手续,不需要任何抵押和担保。这名经验很少的姑娘去公司那里贷款,果真她很快就拿到了盼望已久的买手机的钱。看来这名女大学生没有把合同条件全部看完。原来,除了1.2万元 债外,还有近40%的利息;另外她还要付4000元的”服务费”。当她意识到自己难以偿还后,便不断找其他小额贷款公司,拆东墙补西墙。最终她要为苹果手机付23万元。看到自己已经走投无路,这名女大学生想自杀。幸运的是,当她手拿安眠药就要自杀时,被她父亲发现了。父母把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用来偿还债务后,还有大约6万元的缺口。这件事很快在互联网上传开。网友们都劝他们投诉,因为法律禁止这种高息贷款。


在中国靠借债过日子一直被认为是不光彩的事。过去中国人都是靠着辛勤劳动生活,钱能存点就存点。在中国人们一直是多存钱少花钱。但90年代年轻人进入市场后,一切都变了。他们从小没过过紧日子,早已养成了比自己父母花费大得多的习惯。现在年轻人最具代表性的观点就是:要生活在当下,而不是将来。不再把钱看得太重,只知道花,而不知道存。
问题是,这些年轻人只知道花钱,但还不知道怎么支配钱。因此他们暂时还不能仅靠自己的钱进行高消费。银行通常不愿给个人提供贷款,贷款给有国家做后盾的国企更可靠。结果市场出现了求远远大于供的现象。那些一心想挣钱的投机者们恰好利用了这一点。

先是在2007年出现了p2p网贷,市场迅猛扩大,年均增长234%,达2900亿美元。央行没有干预,直到2016年金融金字塔e租宝2016年出事。公司坑90多万投资人,吸收资金73亿美元。当时证监会发布了严格的p2p监管细则,规定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而在不同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能超过人民币100万元。此外,还对网贷机构自身资金实行分账管理,规定由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客户自己实行第三方管理。而且一个平台只能选一家银行。在这种条件下p2p已经无钱可赚,于是它们开始直接向个人提供消费贷款。
出现了许多小额贷款公司。此外,以前的p2p平台,例如,PPDAI,也转而提供小额贷款。像阿里巴巴以及腾讯这样的电商巨头也不甘落伍,它们向客户提供瞬间可以获得一定购物费用的服务,而且还有还款宽限期,实质上相当于提供了一张信用卡。

专家:中国必须控制金融市场否则可能发生危机

所有这些导致消费终于开始增长。这也正是中国政府早就希望看到的–让内需成为未来GDP增长的动力。根据中国商务部的资料,2016年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64.6%,而2017年有望超过70%。今年消费品零售额将超过37万亿元人民币。而无需抵押和担保的小额贷款总额升至1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国内小额贷款机构超过7000.
中国政府起初并没有阻止小额贷款潮。消费持续增长,每年”双十一”网售额连创新高。另外,也曾把小额贷款视作农村脱贫的途径。还在今年夏天新华社就报道过一位农场主:他因为通过蚂蚁金服很容易获得了一笔贷款,买了三轮摩托,开始以运货谋生。他在自己的乡村安稳地工作,无需到邻近的大城市里赚钱。蚂蚁金服同中国扶贫基金联合,在245个贫困地区开展工作,向1.6亿农民提供贷款。
但后来媒体开始暴露小额贷款组织活动的可怕细节。一会儿爆出趣店大型贷款平台用女大学生裸照作为贷款抵押,一会儿又爆出这些小额贷款公司雇佣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到欠债者家中威胁如不还清债务就感染你们全家。这当然会把那些不太懂医学的农民吓坏了。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开始明白不能让这种现象继续泛滥下去。卞永祖说:

“这种小额贷款公司并不全是非法的,也有一些通过正规经营来获取合理利润的,他们让更多的人获得贷款。但是这些贷款公司的门槛比较低,尽管利息高,却能够暂时帮助有些人度过自己的难关。但是部分小额贷款公司存在非法经营,比如通过非法手段催款,要求的回报也远远高于法律允许的范围,在没有金融牌照的情况下通过非法吸储手段吸引资金。这些对社会带来的危害远远大于他们给社会带来的好处。这种小额贷款公司某种程度来讲就是金融领域的毒瘤。因此,中国监管层才决定不再批准这样的小额贷款公司,今后还会逐渐通过监管措施打击、清理掉非法贷款公司,留下能够正规经营地小额贷款公司,让市场更加规范。”

也就是说,这些小额贷款公司原来并非是脱贫之良药,相反,是危险的社会现象。因为它们工作模式本身对经济构成极大危险。这些小额贷款公司的钱来自何处?为什么不怕贷款给任何人?答案很简单:它们通过发行由这些债务担保的证券来补充自己的资产。投资人也卖这些证券。这些证券甚至还在上海和深圳股市进行交易。而且地方机构给它们的排名还很高–与美国2008年的形势极其相似。只不过是,在美国不是消费贷款,而是巨额抵押贷款。贷方实际上也是向所有人发放贷款,并凭借它们发行证券–担保债务凭证。它们的评级也很高。没有人怀疑它们的可靠性;它们由什么来担保,也无人担忧。最终当还款日期来到时,市场崩溃,最终酿成一场经济危机。看来中国政府是想吸取这样的惨痛教训,在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灾难之前的初始阶段,就试图防止社会和金融风险的发生。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