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Saturday, 16 December , 2017

黑白镜头移动,从丁务源的圆脸庞转到他半新不旧的长衫上。一间房、一个脸盆、一面镜子,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的开场用大约三分钟的时间捕捉了这个农场主任上班前的全套准备工作。像是演员登台一般,在一天开始之时,丁务源已经把一天的重头戏在镜子前彩排了一遍。“三太太,农场的肥鸡肥鸭给您放到厨房了。”

《不成问题的问题》海报

作为一部小成本、文人气息浓厚的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之所以备受期待,离不开去年在金马影展和东京电影节上的斩获。全片分为三幕,采用单机位拍摄,1950年的老库克镜头让画面显示出粗粝的质感。在故事之外,镜头聚焦了重庆的云和雾,又让黑白的色彩流动出一种近似于传统水墨画的韵味。

将一篇短篇小说抻成两小时有余的篇幅,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在节奏和支线上不乏拖沓之处。然而即便这样,有人在电影里看到了费穆的《小城之春》,也有人从电影里看出了小津安二郎的影子——这大概都能说明导演梅峰在艺术氛围营造上的成功。

《不成问题的问题》剧照

“任何人来到这里——树华农场——他必定会感觉到世界上并没有什么战争,和战争所带来的轰炸、屠杀,与死亡。”小说《不成问题的问题》写于1943年,在抗日战争正酣的时刻,老舍却书写了一个似乎游离于时局和时代之外的后方农场。故事篇幅不长,主要人物是三男一女:迎来送往的农场主任丁务源,自称艺术家的浪荡子秦妙斋,想要破除陈规的新主任尤大兴和他的妻子明霞。

在1920年代末,老舍一度寄希望于用新的思想完成民众和社会的进步,用商业的崛起实现国家的复兴。而到了写作《不成问题的问题》的1940年代,他文字里的殷切呼唤,已经转变为一种带着苦意的嘲讽。丁务源左右逢缘,却没有任何才干;秦妙斋号称全能艺术家,却从没有人见识过他所谓的本领。有真才实学、有干劲的海归派尤大兴前来振兴亏损的树华农场,却不通晓人情世故,最终只得卷铺盖走人。而不学无术的丁务源,在沉沦之后仍然官复原职,甚至还借机赶走了曾经帮助自己回归的秦妙斋,并把原先属于他的房间以更高的价格出租,可谓一石三鸟。老舍笔下的树华农场不仅仅是一家农场,而是整个中国社会的缩影:一切问题只要不伤及面子,都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打通了人际关系,那就没有问题了。人际面子关系是主要问题,其他都是“不成问题的问题”。

导演梅峰给演员说戏。

在《不成问题的问题》之前,导演梅峰为人熟知是作为娄烨影片的编剧。他曾经将天涯论坛上的一篇长帖“看我怎么收拾贱男和小三”抽筋剔骨,改成了电影《浮城谜事》的剧本框架。而此次改编老舍的作品,梅峰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改编方法。

在电影中,梅峰加入了新的人物,农场股东许老板和他的三太太,另一个股东佟老板和他的女儿佟小姐。许家从上海来到后方,佟家是重庆当地的,两家有矛盾,所有矛盾又凸显在丁务源身上。跟小说相比,电影砍去了关于他的亲戚的部分,让这个人物如同无根的浮萍般漂浮于大时代之上,更体现出他的深不可测。而在两家股东的角力之中,又凸显出丁务源的处境与难处。就如影片甫一开场丁务源在镜子前的排练,对于周旋在各色人等之间的小职员来说,每日的生活就是表演。

片中演员背景各异:范伟一直以来被定型为喜剧演员;饰演秦妙斋的张超选秀出身,一直混迹于偶像剧;饰演许家三太太的史依弘是梅派大青衣;佟老板由冯满天饰演,他是中阮演奏家,也是这部剧的配乐之一。而将这些路数不同的演员安放在同一部电影里,还让他们都发挥出自身的光辉,不能不承认导演梅峰在选角上的独到之处。

范伟饰演丁务源

用老舍的形容来说,贯穿全篇的丁务源是一个“中外无别”的人,从他的言语中能找到北平、上海、四川的乡音。他并不俊秀,但令人喜爱。“四十来岁,中等身量,脸上有点发胖,而肉都是亮的”,这些描绘都像是依着范伟写就。而在十足契合的外表之外,丁务源股子里的精于人情、世故老练,都被范伟拿捏得分寸自如。无论于表于里,范伟的这个金马奖影帝确实拿得实至名归。

殷桃饰演尤太太

在133分钟的电影中,最让人怅然扼腕的人物是尤太太明霞。她只在影片的后三分之一段落出现,却几乎步步错招直接奠定了丈夫的失败。与一直自如游走在人情面子与里子间的丁务源相比,尤大兴与明霞的组合更让人能看到老舍笔下的讽刺与苦意。尤大兴留洋归来,思想先进,对一切“非文明”的传统深恶痛绝,但偏偏他的妻子明霞却正是这些传统安插在他身边的“间谍”,最终让他认清现实,回归失望。

电影的最后一个镜头定格在明霞的背影上。这个软弱、好心却又愚蠢的女人,站在高处俯瞰着曾经几乎是桃花源一般的农场,让电影格外笼罩上一层愁绪,这是老舍小说之外、专属于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的愁绪。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