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8 October , 2017

《英伦对决》的中文片名与前期宣传,很容易让观众先入为主地以为这是又一部典型的成龙式贺岁/过节电影。“前007”皮尔斯·布鲁斯南的出演,更坐实了观众对这部影片动作大片的映前预期。

《英伦对决》的动作戏仍然密集。不过,抱着看中外两大动作明星酣畅淋漓大打一场期望走进影院的观众,或许会对电影中皮尔斯·布鲁斯南几乎由始至终的“君子动口不动手”小有失望,同时对越来越“打不动”的成龙发出“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疑问和感慨,但《英伦对决》带给观众的惊喜远多于缺憾——这部近年来最不“成龙”的成龙电影,绝对也是近年来最好的成龙电影。而一贯以功夫喜剧巨星形象出现在银幕上的成龙,也继若干年前的《新宿事件》之后,再一次证明了自己饰演严肃正剧角色的能力。

《英伦对决》的剧情,多少会让人联想到前不久上映的另一部香港电影《杀破狼·贪狼》,不过格局更大,人物关系也更复杂。《杀破狼·贪狼》中,古天乐饰演的父亲李忠志,为找寻失踪的女儿李咏芝,牵涉进泰国政坛高官与人体器官贩卖团伙勾结的黑幕;《英伦对决》中则是成龙饰演的父亲关玉明,为找出害死女儿关小凡的元凶,卷入北爱尔兰政客与恐怖组织错综复杂的派系关系中。相较于《杀破狼·贪狼》中的李忠志尚有泰警崔杰(吴樾饰)与Tak(托尼·贾饰)的帮助,《英伦对决》中的关玉明,完全是以一己之力,发现和完成复仇行动。作为“孤狼”的关玉明,面临的形势更险峻,遭遇的威胁更复杂,因此也更让观众牵挂与揪心。电影中,关玉明几次险些被擒和负伤,强化了角色孤独英雄的凄苦形象。

无论是电影的原著小说名《The Chinaman》,还是电影的英文片名《The Foreigner》,都是“tiny title”(小标题),以身份代替名字,暗示关玉明这一小人物的寂寂无名与不起眼。影片前十余分钟的情节皆为文戏,成功塑造起关玉明“失独”老父亲孤苦、衰颓的形象。高超的化妆术,让人信服地呈现出经受丧女打击后的关玉明迅速衰老和憔悴的面容,但要达到使观众对角色感同身受的效果,绝非仅仅依靠化妆术即可奏效。

成龙在体态和眼神上对关玉明的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把握到位,其本人发音不甚标准而又吐词节奏较慢的念台词习惯,反而贴合角色底层移民的身份,更显得真实可信。成龙过往塑造过一系列或乐观或喜感的小人物形象,深入人心,以致观众一看到成龙招牌式的大鼻子,便忍不住想起他同样招牌式的滑稽“杂耍”动作戏。《英伦对决》中的成龙,对角色的控制力体现在“收”而非“放”上,尽管沧桑,尽管老态毕现,但与过去电影中的“大哥”形象划开界限,成功跳出自我重复的老圈子。

关玉明在政客敷衍了事的无尽推诿中失去信心和耐心,耗散家财,作别故旧,孤身走上寻找事件真相的复仇之路。电影用成龙眼神的前后转变,揭示人物内心血性的唤醒。前特种兵的身份,既与复仇前唐人街中餐馆浑浑噩噩小老板的形象形成反差,也为人物后续得以进行一系列行之有素的复仇行动提供合理性。电影不忘安排关玉明在郊野体能训练与制造掩体的镜头,表现人物为复仇所做准备及决心,也提醒观众关玉明毕竟老去,战斗力和身手均不复年轻时之状态。

《英伦对决》大概是近年来成龙打得最痛、也打得最慢的影片。动作设计尽管仍然干净利落、扎实有力,但过去成龙影片中以快打快的打法,被胶着僵持的贴身缠斗所取代,观众看得出关玉明在身体机能退化后的力不从心,以及格斗中以死相搏的绝望和拼命。而成龙惯于利用身边物事就地取材、灵机应变的打斗和脱困技巧,在过去影片中被设计为略带喜剧性和幽默感,在《英伦对决》中则成为其处于格斗下风时为求解困的自保之举,看得人捏汗,也看得人痛苦。

这正是影片意图传递的效果——关玉明能打而并不愿打,是被逼急了的绝望中的普通人。关玉明负伤后忍痛处理伤口,以及丛林中擒敌又放的两场戏,并不显得这位前特种兵软弱,都是在让关玉明常人化,因此其对复仇的执着,才更让人动容。

电影中好几场动作重头戏,在设计上都各有不同。影片也并没有对所有的情节做不分轻重的平铺直叙。关玉明几次潜入汉尼斯府邸,影片都不对具体过程予以啰嗦表现,而仅让关玉明沉默无声地出现于场景中。这种沉默是关玉明复仇行为的无声抗辩,也步步进逼皮尔斯·布鲁斯南所饰演的政客汉尼斯的心理防线,直至其接近崩溃边缘。

电影双线叙事,关玉明的复仇戏之外,汉尼斯与恐怖组织错综复杂的利害关系构成另一条主线。原著小说的年代离时下的观众太远,背景又是并不为国内观众所熟悉的爱尔兰共和军,因此尽管并不沉闷,观众稍有走神,也还是容易跟不上节奏。同样在大部分时间“收”着表演的皮尔斯·布鲁斯南,扮相上太过斯文君子,尽管有利于影片前段建立起汉尼斯富有欺骗性的表象,但多少影响到对影片后段人物罪行败露后歇斯底里败类面孔的塑造。原著小说的写作年代,与《纸牌屋》小说的写作年代相近,政治人物间勾心斗角的阴谋秘辛,也有相似。《英伦对决》将复杂的台上台下政治势力较量,集中在个把小时里讲述,也还是太仓促。

《英伦对决》在类型片的界定上,是单打独斗式的个人英雄动作片,紧密地结合了权谋诡谲的政治惊悚片。一周前在内地上映的另一部英国电影《惊天解密》,属于同一类型。《惊天解密》整体质素平庸,不过并不迎难而上,用单线叙事,集动作戏和权斗戏于一体。《英伦对决》将两条线分别交由成龙与皮尔斯·布鲁斯南完成,试图实现小角色与大人物的双雄对峙,毕竟还是有些勉强,让影片在相当部分的段落接近于两部独立影片的剪贴拼凑。这一缺陷是剧本内在固有的,导演和剪辑的腾挪调度,在剧本固有架构下已做到了尽可能的流畅自然,不过双线并轨还是来得略晚了一些,以致影片在中段汉尼斯的文戏段落,一度显露拖沓的败象。

英国电影沉稳冷峻的特点,在《英伦对决》中体现得尤为明显。电影气氛阴郁低沉、画面色调清冷、配乐克制收敛,与人物心境配合。影片收尾干脆,并不拖泥带水,同时给观众慰藉。刘涛饰演的配角林宝怡,戏份虽少,作用不轻。演员在化妆技术的帮助下,洗尽其在时装电视剧中略显浮躁的表演风格,显得朴拙敦厚,很好平衡了电影情绪。

《英伦对决》不是一部普通的商业动作大片。电影选择二十余年前的小说翻拍,但并不让人觉得陈旧过时。剧情虽然与普通人相距遥远,着眼点仍然是时下纷争复杂的国际局势里,小人物命运的悲欢离合。中外观众走进影院,固然是想为生活寻找消遣;而有严肃创作态度的导演,即使是拍商业作品,也还是会意图在商业性中植入对世事和人性的烛照。《英伦对决》较好地兼顾到了两方。

动作明星总有老去的一天。对于热爱和珍惜演艺事业的演员,转型期有风险也有机遇。观众往往潜意识里忽略动作明星们的演技。其实功夫片演员们如洪金宝,曾是香港金像奖的两届影帝;成龙本人尽管十次惜败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竞逐,也有两座台湾金马奖影帝傍身。至于昔日女打星惠英红,三夺香港金像奖影后桂冠,后两座奖杯所凭借的影片,更是纯粹的文戏。

留给老演员发挥演技的荧幕形象稀缺,女演员还可以去婆妈剧里过过瘾,近年来展现老年妇女情感世界的文艺电影也渐成气候。反倒是男演员老去后,如果过去并无太多令人信服的正剧出演履历,可以选择的角色范围比女演员更窄。洪金宝2016年的电影《我的特工爷爷》,文戏并不算弱,观众的注意力还是在“灵活的胖子”以一敌多的动作戏上。《英伦对决》中的成龙,最初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的或许仍然是精彩的打斗场面,但终于在文戏上有所发挥,是一次精彩的转型尝试。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