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3 December , 2017

王晶要翻身了。

这不是对他的调侃,而是对他新片的赞叹。打开他这部新片的豆瓣短评,会发现大家全都在惊呼,这居然会是王晶拍的电影。

事实证明,只要你手上功夫还在,那么无论你之前有过多烂的战绩,打赢一场就能回来。这几年,王晶陆续拍了绝世大烂片《澳门风云》三部曲与《王牌对王牌》,在观众心里他已经成了和刘镇伟一样死气白赖吃老本的代言人,但是谁也没想到,只要一部影片,就能让他回来。

《追龙》。

一、跛豪和五亿探长

《追龙》,翻拍自经典电影《跛豪》。

《跛豪》,荣获香港第十一届金像奖最佳影片与最佳编剧,同年和它竞争的分别是《五亿探长雷洛传》、《纵横四海》等最佳电影,以及《双城故事》、《逃学威龙》等片的最佳编剧。因此《跛豪》的金像奖可以说是甚有分量。实际上,它被称之为“香港版《教父》”。

此外,我也相信,王晶心中一定是有跛豪/五亿探长情结的。

和《跛豪》竞争的《五亿探长雷洛传》,其故事背景和《跛豪》一样,都发生在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只不过前者讲的是黑帮四大家族里的吴锡豪,后者说的是贪污腐败横行的警局里的五亿探长吕乐,当然在这两部影片里分别被改名为吴国豪与雷洛。

《五亿探长雷洛传》的监制恰恰便是王晶。很多年以后,王晶再次开拍同题材影片《金钱帝国》。

《金钱帝国》,由梁家辉和陈奕迅主演,该片讲述的是香港廉政公署成立前,黑社会及警察之间的一些幕后交易。虽然影片质量并不算高,但在王晶新世纪的作品里,仍旧可以算是矮子里拔将军了。

要知道,王晶上一部在豆瓣里获得评分过7的电影,还是1999年,那部电影叫《笨小孩》。十八年时间过去,王晶这次的《追龙》终于又拿到了7.5分。

这次不是矮子里拔将军了,而是真的好看。

先看演员阵容。从演员阵容上看我们就能发现,这次王晶是下足了情怀的,但不同于他以往的消费情怀,这次的情怀是给自己的。《跛豪》在市场上的受众显然不及“赌神”系列,王晶自也不必像拍“澳门风云”系列那样挖空心思去生搬硬造一些联系,但对熟悉跛豪/五亿探长的观众来说,看到演员阵容必可以会心一笑。

《追龙》里饰演探长雷洛的演员是刘德华,扮演雷洛岳父的则是老演员曾江。

时间拨回到1991年。

那年《跛豪》荣获最佳金马奖,在这部电影里尽管是以跛豪(吕良伟饰演)为主角,却少不了时代背景,而曾江恰恰在其中扮演了探长雷老虎。

而在同年,同题材的电影《五亿探长雷洛传》的主演则是刘德华。刘德华在电影里饰演热血青年雷洛,却在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大环境中被浸染成一代枭雄,影片从这样一个有正义感的香港警察逐渐堕落中勾勒出当时的社会背景。

在《追龙》里,二十六年后的刘德华再次出演了雷洛一角,而二十六年后的曾江则扮演了“自己”的岳父,其实从剧情上可以看出,《追龙》里是将吕乐(雷老虎与雷洛的原型)的故事一分为二,分别加在雷洛和雷洛岳父身上的。

除了这两位外,还有肥猫郑则仕。郑则仕在《跛豪》里扮演的是打断主角腿的肥波,以至主角变成“跛豪”,这也是这部电影名字的来历。到《追龙》里,郑则仕则出演了雷洛身边的讲义气小弟猪油仔,这个角色在《五亿探长雷洛传》里属于吴孟达,而在《金钱帝国》里却是王晶自己的心头好了。

那么,这部明显翻拍自《跛豪》的《追龙》,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据说,“追龙”是香港俚语,本来指的是一种吸毒方式,用锡纸加热海洛因会产生烟雾,这个烟雾有点像龙的形状,吸毒者会追随烟雾的方向来吸食,故称追龙。现在追龙已经成了吸毒的代名词,在香港应用相当普遍,香港反吸毒运动的口号就是:生龙活虎莫追龙。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王晶这次的电影片名对大多数观众并不十分友好,却很明显能勾出他的野心,他的野心很大,他想把《跛豪》和《五亿探长雷洛传》放在一起拍了,换而言之,他想拍的是香港六七十年代警黑勾结的大时代。

因此,相比于《跛豪》里着力于阿豪的发家史和《五亿探长雷洛传》里致力于雷洛的堕落史,《追龙》从故事一开始就有两条线,一是阿豪自己混黑帮最后变成大佬,一是雷洛在警局里慢慢往上爬最后吃下整个香港市场。

而这两条线的汇合,便是以阿豪的断腿为标志。阿豪和雷洛成为好朋友后,有一天阿豪发现警局里觊觎雷洛探长位置的颜童与自己的老大肥波勾结,想要拿下雷洛,为了救朋友,他身犯险境,单人匹马地把重伤的雷洛救了出来,却也因此失去了一条腿,成为跛者。与此同时,雷洛最终发飙,一举拿下了几大黑帮势力。等跛豪痊愈后,整个香港就是他俩的天下了。

这个剧情是在全片近一半处完成的,可以说是前半部分的高潮。和《跛豪》里阿豪是被肥波算计然后断腿不同,《追龙》里对断腿的设计更具有互动性,它将阿豪、肥波和雷洛、颜童有机结合在了一起,并以此画出一整个警黑结合大背景。

刘德华再演雷洛,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对这个角色依旧可以说是驾轻就熟,一开始小人物要往上爬的隐忍,心中残存的正义感,逐渐暴露出来的贪婪,以及对兄弟的情义,他在这几种不同的面孔里拿捏转换得极好。

而阿豪的扮演者甄子丹,则贡献了一次精彩的演出。甄子丹本就有一种亦正亦邪的气质,当年在《新龙门客栈》里饰演的大反派大太监曹少钦一角惊为天人,这几年却在一个个正义凛然的叶问、孙悟空等人物里难以发挥,而一旦他骨子里的暴戾之气发散出来,这个人物就成了。

《追龙》为了让跛豪这个角色更有多面性,给他设计了弟弟的角色。和哥哥不同,他弟弟是个四眼仔,生性懦弱,最后不幸沾染上了毒品。而自己卖毒品的跛豪却绝对不愿让弟弟吸毒,甚至放话出去,谁要是敢卖给他弟弟毒品,他就断了谁手脚。一个卖毒品的人却不肯让自己的兄弟碰一点毒,这是矛盾的,一方面表现出他内心知道吸毒是不好的,另一方面却也反映出他的贪婪使得他依旧去做这些不该做的事。

这时的跛豪显得甚有层次感。

也埋下了故事后半段人物命运急转而下的伏笔。

二、不再过火、也不癫狂

大卫・波德威尔在《香港电影的秘密》给香港上世纪九十年代电影下了一个判断:“尽皆过火,尽是癫狂。”而后这个评语成为香港电影的代名词。从历史意义看,很多影迷都认为,后来的《无间道》《黑社会》等片在《跛豪》面前都只能说是小儿科,这话也许不假,因为《跛豪》改编自真人真事,里面很多细节诸如断手、砍人都有真实故事做支撑,也是开了先河。但从纯粹的艺术角度看,和新世纪的黑帮港片比起来,《跛豪》还是粗糙了不少,“尽皆过火,尽是癫狂”在它身上依旧有体现。

《追龙》相反却显得很艺术。

也许这要归功于《追龙》的另一个导演,关智耀。关智耀于1983至1989年间,在香港无线电视明珠台担任摄影师,其后往日本东京摄影专门学院进修电影文凭课程,毕业后于香港沙龙电影公司担任摄影指导。2000年关投身广告界及电影界,并于2001年获美国国际电影节广告最佳摄影金奖。关任摄影指导的电影包括由SAW Teong Hin导演、代表马来西亚参选奥斯卡的《The Princess of Mount Ledang》和梁乐民和陆剑青的《寒战》等。

在《追龙》里,我们能看到许多充满艺术感的画面。

刘德华扮演的雷洛在担任探长初期,想方设法慢慢整顿不听自己话的黑帮,为此他要亲自去九龙城寨给一位地位高的老人送点礼品,希望对方能够和自己合作,当他走进城寨时,画面便得氤氲起来,迷雾、模糊、局促的展现给观众一种不可捉摸的神秘,以此造就对这场戏结果的未知感受——而恰恰就是这场戏,直接引发了全局的重新发牌,跛豪登场。

而阿豪刚插手黑社会的生意(赌博、卖淫、贩毒)时,影片罕见地使用了一次一分多钟的长镜头。镜头跟着甄子丹的身影慢慢推进,在促狭的九龙城寨小屋子里来回穿梭,镜头下,是整个黑社会生意的缩影,观众跟着阿豪(甄子丹)的视线能迅速看到当时的情形,也能通过阿豪的话得到关于阿豪地位、生意现状的信息。这场戏虽然是炫技,却是技术完全服务于故事,能在一部电影里看到这样的一分钟,《追龙》显然是有追求的。

而最值得称颂的,则是相比于《跛豪》,《追龙》自行添加的一个人物玫瑰。往往在一个成熟的本子上添加人物是大忌,会破坏整体的结构,但没想到这次添加的玫瑰却有如神来之笔,不仅将《跛豪》里轻描淡写一句“一九七三年,泰国鸦片大王罗新汉被捕,昆沙成为金三角毒品大王”扩充成了一场发生在泰国的打戏,还穿插在其中表现了雷洛和跛豪两个人面对彼此日渐增长的野心时的互相算计和戒备。

——因为玫瑰是他二人互相埋在对方身边的一根针,是双重间谍。

如果说这样的人物设置还不足够出彩,那么当影片揭晓玫瑰为何会死心塌地给其中某一方(不便剧透)卖命时,观众自会知道前面的某一场戏绝不仅仅是引发下一场戏的导火索,那场戏还能直接影响到现在。对有限故事、有限角色的不断利用次数,可以说是衡量一个剧本优秀与否的重要标准。从玫瑰的人物设置看,《追龙》的剧本很成熟。

然后玫瑰死了。

玫瑰死的那一场戏,则让我忍不住拍手叫好。为了避免剧透,不妨只说一句“真作假时假亦真”。

除了玫瑰外,还有不少增加的角色。

黄日华在里面扮演了一个从没贪污过的公务员警察阿正,无论是面对阿豪送礼行贿,还是面对黑帮欺凌,他都没有动摇过,在电影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再出现过,本以为只是一个不讲人情的警察过场,没想到在影片最后他出现了,而且派上了大用场。

影片最后,当阿豪的弟弟因为想吸毒所以被阿豪的敌人(英国警察亨特)所利用最后变成了植物人时,阿豪忍不住要去杀了亨特,而在香港,黑帮火并没有关系,杀英国警察却是大事,雷洛无法阻拦他,只好去找阿正。

雷洛说,只有阿正才能控制住局面。

因为阿正是真正的正义凛然,他不畏豪强,当跛豪要杀亨特时,他可以以逮捕的名义拿下阿豪,说是抓他其实是救他。

在这样一个环里面,相比于《跛豪》多出来的几个人物,如弟弟、阿正、亨特,全都有“用武之处”,不是那种硬塞的人物,而是为推动情节而产生的。

当然,《追龙》也有缺憾。

既然想表现的,是香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警黑勾结的大时代,那么在故事结尾,尽管以跛豪和亨特的对决为高潮很有戏剧张力,但是却弱化了廉政公署的力度,以至故事最后找不到一个走进新时代的宣泄口,只能匆匆收尾。

在《跛豪》里,后半段完全是廉政公署的故事。因为有了廉政公署的存在,所以观众自然能感受到跛豪和雷洛便不算完全正面的人物,而这时他们的形象也才更加有了深度。

当廉政公署的情结让位给最后的打戏时,不可否认甄子丹那场戏拍得很好,不是叶问那种“我要打十个”的开挂,而是实打实拳拳到肉的肉搏,场面调度和画面构建也很赞,打戏看起来很有美感。

——但大规模的打斗显然不如表现枭雄陌路更具有震撼力。

《跛豪》是这么结局的,吕良伟饰演的跛豪看到廉政公署要逮捕他时,一脸不相信,而廉政公署的长官跟他说:“你的亲信吴明到十五楼去了。”

跛豪听到后,一脸不相信,表现得满不在乎,却手舞足蹈,镜头跟着他的脚步往后移,吕良伟咧开嘴、声音变大,很明显开始心虚,心虚之余还有点期盼:“他太笨了,到十五楼去干什么?找条子保护他呀?我说过放过他啦,我不会再碰他啦。他现在在哪里?我来跟他说,没问题的,一说完就当没事情了。”

长官却这么回答他:“太晚了,他已经开始录口供了。”

当警察终于一个个走上来时,跛豪脸上虚伪的笑容尽散,他终于知道大势已去:“阿龙啊,怎么你连水警也要管啊?你真聪明,阿龙,该你升官发财。”说完这句话之后凶相毕露,一代枭雄始终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败了。

但是时势造枭雄,当时势没了,枭雄很快就会烟消云散。影片最后,跛豪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大虾我是不是醉了?”

和《跛豪》结尾的意味深长比起来,《追龙》的结尾就显得有点俗气了。

如果说以打斗代替时代的无情本就显得有点传奇,那么最后老去的跛豪和雷洛在近二十年后的一次通话,则显得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本来故事在跛豪入狱可以戛然而止了,却偏偏要多出这么一个看起来点睛的结尾,总要让两个主角说一句“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主旨,不免有些拖沓了。

好在这样一个结局还不算影响全片整体,《追龙》作为一部黑帮港片,散发出的史诗气质足以让王晶证明自己了。

结语 不会再给他们机会了

2015年9月20日,张曼玉五十岁生日那天,拍摄过《花样年华》的香港金雀餐厅结业。2016年2月15日,香港尖沙咀曾经拍摄过《无间道》和《色情男女》的嘉禾港威戏院关门。

观众已经累了。

观众不会像几年前那样对烂片无休止包容了,观众会用票房说明一切。从去年开始,烂片便开始一个个拿不到高票房,相反好片子则会因为口碑的发酵慢慢生长起来。

所以王晶再用《澳门风云》或《王牌对王牌》那样消费情怀的话,观众就不会再给他机会了。消费情怀不管用,但情怀是管用的。

好在王晶终于肯老老实实拍片了。

这时我们再看看前几天刚拍了一部网剧的刘镇伟,他拍的这部网剧叫做《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没有错,刘镇伟再一次炒起了《大话西游》的冷饭,为此我们只能摇摇头,然后用点击率告诉他,没有用了。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