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Wednesday, 13 December , 2017

73岁的上海足坛名宿时至今日仍然在足球一线奋斗。

【编者按】9月28日,徐根宝当选了新一届的上海足协顾问。这位73岁的上海足坛名宿时至今日仍然在足球一线奋斗,他把足球当成了终生的事业。从当年的球员,到后来的教练,再到后来的俱乐部老板,他为中国足球贡献了一辈子的时光。在《新民晚报》的《夜光杯》上,这位公认的上海模子撰文,写下了自己对于足球这项事业的追求,在这个年纪为何还能不辞辛苦乐在其中,因为他有最宝贵的足球财富。

字里行间你都能看到这位足球人对于在中国足球的热爱,还有内心那个魂牵梦萦从未更迭的足球梦。

这5年,我大概是全世界最辛苦的“老老板”,从一家中超俱乐部老板,变成了西乙俱乐部的所有人。为了足球,我在欧亚大陆的东西两头来回奔波,每次单程飞行13个小时再坐5小时车,在西班牙度过两个春节……身心俱疲,但为了能继续追逐足球梦,我又乐在其中。

西班牙当地时间2017年1月12日,洛尔卡足球俱乐部主席徐根宝宣布智利国脚何塞·罗哈斯加盟,南美足球强国现役国脚“下嫁”西班牙第三级联赛,引发轰动。徐根宝买下全部股份的洛尔卡将坚决力争冲入西乙A联赛。

为什么叫“老老板”?刚好就在这时间段内,我度过了自己的70岁生日。这个世界上超过70岁的有钱人很多,忙忙碌碌的老板也不少,但是像我这样一直不停地忙,还没什么钱的“老老板”,应该讲少之又少。

我没钱,但我有财富,我的财富是人——一批又一批踢球的孩子!

2012年,我担任俱乐部主席的上海东亚队跻身中超联赛,我也就成为了一支中超俱乐部的老板,大概是当时最穷的中超俱乐部老板。市领导来基地调研时,我们大胆地提出了了“631”目标,即:在中超第一年争取进前六,争取第二年进前三拿到亚冠资格,第三年争夺冠军。我们提的是“争取”,队内的最低指标是“963”,后来的两个赛季,我们都实现了:第一年第九,第二年第五……

徐根宝的财富是他的弟子。

成绩背后是巨大的压力,我要面对的客观现实是:当时中超的竞争对手,每年投入已经提升到好几个亿,甚至上十亿,在这样的竞争格局下想打亚冠,甚至想夺冠军,靠我的个人能力和原有的合作模式已经不行了,那一段时间可以说为了球队的未来一直在愁,最终在各方支持下,我将球队连同两个年龄段梯队卖给了上港集团。

后来连上港的领导看到我都说:“根宝,现在中超投入都是天文数字,当时卖球队的价格你吃亏了。”

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这样做是为了完成向市里承诺的目标,更是为了这批日益长大的球员未来前途,圆他们的冠军梦,也就是圆了自己的梦。

非常高兴上港队这几个赛季的表现越来越出色,今年在三线向冠军冲击。我本人也依靠这次转手,彻底解决了2000年开始搞青训的贷款负债问题,还留下了基地和一支年轻的球队。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上海市体育局支持下,我们基地球队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实现了全运会上海男足三连冠(2009年全运会男足甲组、2013年全运会男足甲组,以及包揽2017年全运会男足U20和U18两个组别),我们留下的这批少年球员也通过全运赛场成长起来,为上海争光了。

2015年我用出售球队剩余的钱,购入了一家西班牙第三级别的联赛球队,是半业余性质的。

这也是我慎重考虑之后做出的决定,足球对于我来说是“扑不灭的火焰”,逐梦的步伐是不会停止的。

现在这批孩子要超越我创办崇明基地培养出来的第一批武磊、张琳芃等球员,必须要有好的平台,去海外锻炼,以及在国内联赛锻炼,都是可以选择的方向,当然,锻炼的平台越高,就越有可能出顶尖人才、球星。

经过一年半的努力,我收购的洛尔卡队冲上了西班牙第二级别的职业联赛,这也是他们历史上的第一次,西班牙的媒体都有报道,为中国足球扬威,也为我们崇明基地的球员,将来登陆西班牙足球联赛,学习先进理念,接受更高水平锻炼,打下良好的基础。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