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Tuesday, 20 November , 2018

在沙特阿拉伯,死刑很常见,且为数众多。婚外 性行为、无神论、摈弃伊斯兰教而改信其它宗教、同性恋、巫术、赌博,这并不是一份在沙特阿拉伯王国可能被罚鞭刑1000下、蹲10年大牢或者彻底砍头的罪 行清单。据俄罗斯新闻门户网站LENTA.RU 在声明中指出,利雅得完全无视国际社会的愤怒,根本不打算弱化本国司法体系。

 

这是完全可以解释的:沙特阿拉伯绝对是一个神权君主国,整个司法体系建立在宗教基础之上。占统治地位的宗教是伊斯兰教。国家实行的是伊斯兰教教法。
所以,沙特司法体系同西方存在显著区别是不令人惊讶的:常常仅需誓言就能指控或者辩护,法官在法庭上的存在不被认为是必须的,且允许处死未成年人和精神病人。
按 照伊斯兰教教法,法官可以判处3种刑罚:固刑(Hudud),用以惩处违反道德、破坏社会秩序的罪行,包括酗酒、赌博、诽谤、淫乱等;报复刑罚 (Qisas),用以惩处杀人和严重伤人的罪行;酌量刑罚(Tazir),用以惩处破坏社会秩序的罪行,包括同性恋、通奸、在集市行窃、不服从当局、不守 斋戒等。
通常来说,固刑(Hudud)规定当众鞭刑;报复刑罚(Qisas)允许以金钱方式支付造成的损失;而酌量刑罚(Tazir)的变动范围极为宽泛:从训斥性谈话,到砍头后把犯人手脚钉在十字架上。
外媒经常关注的是鞭刑。虽然这种刑罚在整个穆斯林世界都很常见,但沙特阿拉伯在整个背景下仍然显得异常突出。因为该国不存在什么严格的标准:伊斯兰教宗教法官自己决定,犯人该挨多少下鞭子。
埃及人默罕默德•阿里•赛义德(Muhamed Ali al-Sayyid)是一个令人悲哀的记录:1990年他因抢劫被判处4000下鞭刑。利雅得向愤怒的国际舆论界解释说,实际上,他们已经向阿里•赛义德大发慈悲了:这名埃及人本该因被控抢劫而被判处砍手的。
还有一种公众刑罚的种类,那就是砍头,在人群大量聚集的地方进行。一般来说,在砍头后,犯人的尸首常被钉起来,置于醒目的地方示众,警示教育民众。
沙 特阿拉伯惩治外国人的最常见犯罪类型是违反伊斯兰教法典关于禁酒的严格律例。前年,沙特阿拉伯警方在吉达市(Jeddah)发现73岁的英国人卡尔•恩德 里(Karl Endry)私藏一大瓶家酿葡萄酒,就逮捕了他。虽然恩德里患有癌症和哮喘,但他在监狱里服刑1年多,还要面对鞭打350下的刑罚。
1999 年9月,在菲律宾人法乌斯提诺•撒拉扎尔(Faustino Salazar )的行李箱中发现了两板酒心巧克力。虽然撒拉扎尔辩称,自己是在沙特阿拉伯机场的免税店(duty free)中购买酒心巧克力的,但他仍然被判处鞭打75下的刑罚,且在监狱中服刑4个月。
实际上,宗教罪行被认为是非常严重的。最可怕的是判教罪,这不仅包括转信其它宗教,也包括无神论。巴勒斯坦诗人、艺术家阿什拉夫•法亚德(Ashraf Fayadh)在监狱中服刑,等待他的将是死刑:伊斯兰教的宗教法官们认为,他在自己所著的一本书中宣扬了无神论。
伊斯兰教法庭重要的活动领域是预防淫乱和通奸。而且这些概念还可以阐释得相当宽泛。
2009年10月,”沙特阿拉伯航空”公司工作人员马真•阿卜杜拉•贾瓦德(Mazen Abdul Jawad)在黎巴嫩电视台节目中说话不小心,讲述了自己性生活和同姑娘们的相识经过。在回国后,等待他的是5年的监牢和鞭打1000下的刑罚。
最 令人发指的是以”卡迪夫强奸案”(Cardiff)闻名的案例。2006年,7人攻击一名什叶派穆斯林姑娘及她共乘一辆汽车的男性同伴,绑架了他们,并强 奸了两人。犯罪分子被判处鞭打几百下的刑罚,并处在监狱中服刑。但强奸受害者却也因为并非夫妇却同在一辆车中而被判处在监狱中服刑半年,以及鞭打200下 的刑罚。
在沙特阿拉伯,同性恋也遭到严酷惩罚,犯人可能因此掉脑袋。但法官们通常会判处相当轻柔的刑罚,尤其是如果同因违反其它律例而被判的刑罚 相比的话。其中的一个原因可能在于,在沙特阿拉伯,同性恋广泛流行。严酷的伊斯兰教法典禁止非婚男女有性接触,这直接促使了男青年在同性之中寻找伴侣。这 导致双方自愿的同性恋或以强奸形式出现的同性恋演变为沙特阿拉伯学校由来已久的问题,因为那里按照男女性别实施分校教育。
如果说,沙特阿拉伯当局对同性恋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他们惩治巫师却是坚决而毫不妥协的。一般来说,巫术活动的判刑只有一种:斩首示众,先是砍头,随后手脚被钉在十字架上,以儆效尤,警示他人。
沙 特阿拉伯公民可以拨打热线电话向巫术打击局告发巫术犯罪活动,且该国打击巫术不分国界。2010年,黎巴嫩预言者阿里•侯赛因•西巴特(Ali Hussain Sibat)被砍头:他在电视节目中向想听者预言未来,并向观众提出建议。沙特阿拉伯特工部门跟踪西巴特几年,在他不小心前往沙特阿拉伯朝觐时逮捕了他。
LENTA.RU 网站指出,沙特阿拉伯所有这些特色都引起了西方的合法抗议。欧洲和其它文明国家的公民们多次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华盛顿和伦敦借口存在道德上的考虑而把 大量采用死刑的伊朗列入”邪恶轴心”,却对沙特阿拉伯王国的伊斯兰教宗教法庭作出更严酷的判决而视若无睹呢?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