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Scan the QR Code
Sunday, 23 September , 2018

从北京到甘南,有些路途遥遥,天涯海角的感觉。冬日里,带着一路的舟车劳顿,辗转抵达罕有游客的郎木寺时,看着那条熟悉的小街,有种情绪顿时了然,我只是想看看这个小镇没被游客包围的样子,安静的转转塔,听听经,怡然地去解读这里。

冰雪郎木寺,不负辗转

冬 天去郎木寺颇费周折,从兰州先坐大巴到合作,再打车前往合作的另一个长途车站,换乘到郎木寺桥头的大巴,桥头下车换路边停靠的面包车,最终进入郎木寺。虽 然名叫郎木寺,但郎木寺其实是甘南藏族自治州碌曲县的一个小镇。一条名叫“白龙江”的小河穿城而过,河北岸是真正的“郎木寺”一座寺庙,河的南岸则属于四 川若尔盖,有著名的“格尔底寺”。两座气势恢宏的寺庙,隔“白龙江”相望,还分属两省,想想是件有意思的事。郎木寺的夏天很热闹,身着冲锋衣的游客在镇上 唯一小街上来来往往,路边的餐吧、酒吧开门揽客,高亢的藏式流行歌曲从早到晚唱个不停。冬天呢,走在小街上的大多是藏民,穿着藏袍、皮袄蹒跚而行,也有一 身喇嘛红的僧人,停停走走。街上没有音乐,偶尔身边有喃喃的诵经声,几乎擦肩而过。

冰雪郎木寺,不负辗转

去 的前几天,郎木寺刚下过一场大雪,寺庙的屋顶、台阶上依然有些许雪季。先去白龙江北岸的郎木寺,原先检票的大门无人把守,下意识看看售票小屋,却发现一位 老人在里面挥手,示意直接进去。转寺的路几乎都是依山而开的坡道,第一站是不远处的小经房,然后去旁边的转经筒,再去各个大殿,从各主殿后方绕一圈,几乎 把郎木寺所在的半个山都走了一遍,下山时还要经过几排转经筒,有老人坐在那里晒太阳,休息一会,一些跟着家长转经的孩子跑跑跳跳,嬉笑打闹,成为冬日寂静 里的另一种音调。

冰雪郎木寺,不负辗转

跨 过小小的“白龙江”,就到了四川的若尔盖,山谷间的格尔底寺比依山而建的郎木寺,更简单质朴一点。为了拍照,照例爬上寺庙主殿斜对面的插箭台,那满当当地 簇拥着许多经幡。站在这,不远处的郎木寺像一幅3D立体画,层次毕现,色彩鲜明;近处的格尔底寺主殿、白塔外围,是许多低矮的僧舍,灰蒙蒙覆着薄薄的一层 雪,之字形的小道贯穿其中,是最日常不过的景致。插箭台没有夏季的长枪短炮,几乎是个私人专属观景台,而景色没的让人迷乱。

临近傍 晚,忽而听见格尔底寺鼓乐低鸣,也就个把分钟,许多喇嘛三五成群,像潮水般从僧舍四通八达的小路上,向主殿广场汇集。肯定有什么大事,插箭台呆不住了,我 在下山道上几乎小跑起来。到了格尔底寺广场,许多喇嘛已经坐定,面朝主殿开始诵经。问一位略懂汉语的藏族大叔,才得知元旦前后正赶上一年一度的寺庙辩经大 法会。为期三天的法会,吸引了四川藏区的很多信众,周围的寺庙的僧人也都纷纷前来参加,算一项盛事。而据观察,参加这项盛事的汉人不多,我算一个。

冰雪郎木寺,不负辗转

虽 然听不懂所诵经文的意思,但喃喃的语调和节奏也令人着迷。和许多老人家半倚在寺院广场的墙根下面老老实实听经,很偶尔才拍一张照,因为看见的都是后脑勺。 诵经结束后的辩经环节就热闹许多。喇嘛们站起来,自动分散开,三五成群的自行组合,开始辩经,虽然依旧是听不懂,但辩经的手势,语气,表情都很丰富,加上 夸张的肢体语言,让举着相机的人也莫名兴奋,在人群里穿梭拍照,不知不觉天色已晚。本以为随着夜幕降临,法会肯定也会随之结束。岂料一声排山倒海的吼叫, 格尔底寺主殿大门洞开,僧人们鱼贯而入。待广场的僧人走光,藏民也纷纷涌向侧门进入大殿,跟着来自四川藏族的玛多一家,我也进入殿内。藏民很宽容,他们把 靠前的位置让给我,虽然我一再表示我根本就听不懂。上高二的玛多说,没关系,我也听不懂,但是只要听着就行。

冰雪郎木寺,不负辗转

进 入大殿依旧是辩经,一位年长的老者主持,年轻的喇嘛们几个一组,站在大殿中心热烈争辩,此时因为有麦克风,声音激昂时几乎震耳欲聋。其他听辩经的喇嘛一边 喝酥油茶,一边摩拳擦掌准备上场。辩经声中,我饿的快要晕倒,叫玛多的弟弟和我一起离开辩经的大殿。在外面的小卖店,买了许多面包和饼干,让他带给玛多和 其他家人,因为估计他们还要在寺里继续呆上一阵。所幸小街上一家四川餐厅还开着门,我进去要了一份素菜和米饭,外加一个汤,吃饱喝足后,老板说,太晚了, 我是他们今天最后一个顾客。

本打算第二天一早离开郎木寺返回兰州。清晨一觉醒来,发现昨夜突降大雪,整个郎木寺白茫茫一片洁白,如一个前所未见的新世界。坐在床上思忖再三,又想起前晚四川餐厅的老板说,他家早点有美味的素包子,于是决定在郎木寺多留一天。

Share

For send comment you should be login to site .